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不一样的强爸爸 创新教育让子女更优秀

不一样的强爸爸 创新教育让子女更优秀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3期 A16] 更新日期:2016-06-23 下一篇

有付出总有收获,有不离不弃的父亲使和谐从家庭扩大到事业,让两代人各有成就,皆大欢喜甚至形成互补。如法国总统奥朗德,一直全方位关注子女成长,而他的长子托马斯已成为资深律师,当年为父亲竞选摇旗呐喊,成功助父亲登顶,堪称对其倾力培养作出的最好回报。父亲们如何用创意身体力行,演绎家庭中基本角色并传承亲情,又在权力光环的放大镜作用下,具有了某种普世价值。一年一度的父亲节之际,让我们纵览当代正反例子,探寻富爸爸们的教育之道。

奥巴马:总统一职让我成为更好的父亲

权力令人痴迷,但也意味着舍弃─在多数情况下,代价是家庭生活。所以为了更好地展现角斗场勾心斗角的残酷,美剧《纸牌屋》设定了一对丁克夫妻,粗暴地回避了所谓“事业与家庭如何平衡”的问题。现实世界,即将告别总统宝座的奥巴马(Barrack Obama)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十分机智,他在去年月的一次演讲中说:“总统一职让我成为更好的父亲。”
这个回答大概会让英国首相卡梅伦感到尴尬,后者在某次聚餐之后,差点把女儿弄丢了。《太阳报》后来对此讽刺道:“难以想象。实在恐怖。一个首相竟然将自己女儿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在今年月的哈福德郡格罗夫高尔夫球场,奥巴马和卡梅伦两人一起坐在摆渡车上时,交流了什么话题。卡梅伦这样说:带孩子真的很困难啊,不如窝在沙发看《绝望主妇》。奥巴马回应道:关于这个,我的确比处理中美关系有更多经验。确保与孩子相处的时间是奥巴马的第一原则。在女儿玛利亚出生时,奥巴马夫妇花了足足个月时间,与宝贝女儿一起待在家里,给孩子建立牢固的初印象,尽管他当时忙得不可开交,要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书,同时在州议会也有份“兼职”。后来入主白宫,反倒让一家人每晚都能相聚。此外奥巴马还会准时出席女儿的家长会,甚至抽空观看玛利亚的网球比赛和二女儿萨沙的舞蹈演出。
随着两个女儿逐渐长大,敏感的问题来了。奥巴马要经历女儿穿高跟鞋参加舞会的担忧。他告诉女儿:只要对方尊重你们,我没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无论如何傍晚点半的家庭聚餐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晚饭后,他会有些家长式“唠叨”:“今天在学校过得如何?”“和朋友们相处得怎样?”以朋友的平等姿态认真聆听她们对世界的看法。以对话式相对宽松的方式渗透价值观,并不代表奥巴马放宽了对女儿们的生活管理:周一到周五,她们都不能使用电视、电脑和手机— 最后一样还要等到岁才能拥有;她们还被禁止开设 Facebook 账户,更别说文身这么另类的行为了。等到女儿渐渐长大,奥巴马交给她们的是如何在与人相处时保持优雅和谦逊,独立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他自己学习的则是缓慢地放手,接受餐桌边的空椅子。
奥朗德:全方位参与子女成长
欧式家庭价值观与美国人不同— 相对而言更为保守和苛刻,不过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coi s Hollande 教育孩子的方式和奥巴马却有异曲同工之处,或许在很多国际事务上也能达成一致,比如严厉打击“伊斯兰国”、提醒人们注意全球环境危机等。如果说在教育上两人有细微差别,就在于奥朗德更喜欢以多种方式参与到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事必躬亲。
奥朗德的大儿子托马斯回忆说:“对他来说,家庭聚会总是重要时刻。他的家庭定义只局限于伴侣和孩子。”奥朗德不喜欢和亲戚、朋友聚餐,反倒对孩子体贴入微,慈祥可亲,体现出父亲的责任心,他也喜欢拥抱他们。孩子很小时,奥朗德和他们一起做许多事情,一起逛商店,看电影,还在星期天一起到影碟店淘新浪潮导演们的DVD— 戛纳电影节来临时,他们还一起观看电影节放映的各国电影。当然他们也看足球与赛车比赛,有时会打打网球。奥朗德似乎也并不介意孩子们玩游戏,有年圣诞节,他送给孩子一部游戏机,并允许两个男孩一直玩到通宵达旦。
等孩子长大了,奥朗德开始严肃起来,灌输一些生活哲学:思维要灵活,不要绝对化;还向他们解释,如何使自己摆脱纠结和困扰。然后实时地,奥朗德开始讲述历史,如法国大革命。最重要的,在奥朗德的教育历程中,是保持
乐观的家庭氛围,尽管孩子们经常搞恶作剧,他也极少发脾气。他这么做其实有着国度背景─在感性的法国人看来,家庭氛围对于孩子未来个性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埃隆·马斯克:奔向星辰
身在政坛,一言一行都有可能被无限放大,即便教育子女这么私人的事情,在外界揣度来看,都难免带有珍惜羽毛、积攒额外政治资本的意味─中规中矩体现和传递良性价值观,反倒不如其他领域的领袖人物那样特立独行。如“当代钢铁侠”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对下一代的教育思路就与众不同,他因为不喜欢孩子的学校,于是自己建了一所。
这所学校创立于年,也就是SpaceX 成功发射运载火箭、马斯克宣布超级高铁的创想之后的一年,当时他身兼数职,同时运营多家企业,每周工作超过个小时,无暇照顾自己的孩子。但他注意到孩子在学校所受到的随大流的“劣质教育”:“普通学校在教授学生如何解决问题上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教授解决问题的方法或者讲解问题本身而非解决问题的工具,这一点很重要。”联想到他童年时代在南非学校经常受人欺负,他决定在SpaceX 公司内部建一所学校,聘请那些有创造力、责任感以及细致的教师,传授给孩子真正的知识、技能,以及最重要的,培养他们的创造力。他将这所学校的名字命名为Ad Astra,意思是“奔向星辰”,意味不言自明,既表达了自己的抱负,也包含对孩子的希望。这所专门为SpaceX员工准备的“子弟学校”规模很小,而且非常低调,不像其他美国学校那样有网站和社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