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寻找属于自己的“模式”

寻找属于自己的“模式”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9期 A28] 更新日期:2016-05-23 下一篇

《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初版之时,美国刚刚步履艰难地走出越战泥潭,连年征战使得美国元气大伤,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透支了人们对于政府的信任,自信的丧失导致政治上出现极化,整个美国弥漫着孤立主义的气息。而在太平洋的另一端,以“吉田路线”为指针,站在二战废墟上的日本则以贸易立国,迅速实现了经济上的腾飞,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傅高义曾两度担任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主任,因《邓小平时代》而被广大中国读者所熟知,是著名的日本问题和中国问题专家。作为年代“日本热”的“始作俑者”,傅高义教授一再强调,如本书副标题所示,这是一本由一位美国学者用学术的眼光在特殊历史时期下为美国人写的畅销书。抑或说,这是一份对于美国社会的“诊断书”,而日本,则是傅高义给出的“药方”。
进入到年代,整个日本列岛的日常似乎都是在无数个银座的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中度过的,大量投机活动支撑起了“平成景气”(日本在年代后期到年代初期出现的一种经济现象)的纸醉金迷。此时此刻的日本人在国际舞台上不再是配角,无论是中曾根康弘面对闪光灯时自信的微笑,还是活跃在世界各个角落的日本商社,抑或是日本企业各种豪气万丈的海外并购,都在向世人宣示着一个强大日本的王者归来。
或许是察觉了日本人内心的膨胀,日文版《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于年付梓,一时洛阳纸贵。在序言中,深谙东方智慧的傅高义教授在一如既往地坚持说明,此书的初衷是面向美国读者的同时,却不无深意地为日本读者引述了两则古希腊神话,期望善于隐喻的日本人能读懂他的担忧:“悲剧之所以为悲剧,是因为主人公天资聪颖,初获胜利便得意洋洋,结果却走向反面,自招沦亡。”
可惜的是,傅高义似乎并没有叫醒在一座快要倒塌的房子里熟睡着的日本人,得到翅膀而欣喜若狂的伊卡洛斯,最终还是径直向太阳飞了过去。“日本第一”、“日本模式”,这些原本开给美国人的“药方”,最终却变成了日本人“自我麻痹”的“毒药”。
年,索尼的创始人、被誉为“经营之圣”的盛田昭夫,与曾经获得芥川奖的小说家,同时也是著名右翼政客的石原慎太郎,合著了声名远扬的鼓吹反美民族主义的《日本可以说不》—用一种戏剧化的方式迎接了随之而来的泡沫破灭,以及失去的年。
其实,傅高义在书中并非戴着玫瑰色的眼镜在看待日本,日本存在的诸多问题,他也是毫不避讳。东亚权威精英官僚体制、依托传统的终身雇佣制、更注重平等的日本企业文化这些优点本身也并不是没有弊端,这些曾经因为“日本奇迹”被捧上神坛的制度文化长处,在危机最终来临时,却成了阻碍变革的桎梏,不合时宜的民族主义在此时更是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以说,处于泡沫经济最后阶段的日本,在“日本第一”的赞美声中迷失了自己,深陷“日本模式”的自我陶醉中无法自拔。在五光十色的泡沫中,他们选择性地忽略了一直以来就存在着的诸多问题,全然忘却了当年岩仓使节团远涉重洋的初心。然而,对于“和魂洋才”的执着,而非因循守旧的故步自封,才是日本在明治以降跻身工业化强国之林的精髓所在。

泡沫经济的破灭让日本人冷静下来,再一次审视自我,重新找回自我的他们又一次以美国为师。日本人终于明白了一点:因循守旧终将会妨碍其自身对于国家强盛的追求,而社会和政治的自由,将会成为那种强盛的唯一来源。从这点看来,新世纪伊始那个打出“脱离派阀政治”的竞选口号、力推日本邮政民营化的小泉纯一郎,能够在一群暮气沉沉的旧官僚中脱颖而出,并且持续在日本国内享有高人气,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切都仿佛似曾相识,没有人怀疑中国很快就会在经济总量上超越美国成为第一,甚至连文人骚客这些年也靠着大唱赞歌圈了不少钱,但是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如今的中国相比当年的日本,共同点或许也仅仅是经济总量上的坐二望一而已。“大舰巨炮”的胁迫和“支票簿”的收买无法赢得他人的尊重,社会的公平正义和每一个个体的尊严才是对内认同的真正来源。傅高义曾说过:“我相信邓小平绝对正确,他呼吁中国不要跟随任何一种模式。”或许,在《日本第一》再版之际,是时候放慢自己的脚步,静下心来思考一下属于我们自己的模式了。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