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连黑帮也缺乏工匠精神

连黑帮也缺乏工匠精神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6期 A28] 更新日期:2016-04-29 下一篇

和颐酒店是面镜子, 折射着最现实的中国, 就像 《布达佩斯大饭店》 是面镜子, 对照着中欧 (Mitteleuropa) 知识分子寻找精神家园的路程。在和颐这面镜子里, 社会风气只是浮尘, 直接让人不适,但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框着, 出不了边儿, 不会出现新年夜科隆火车站那种大规模和赤裸裸的犯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不是说了吗, 甭废话, 什么镇东单、   镇西单, 公安局全镇。 什么叫老炮儿? 老炮儿不就是进过市局看守所两趟以上的流氓犯罪分子吗, 以前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在东城区炮局胡同, 出来了, 就叫老炮儿。



镜子里的中国, 根本特质是不专业。 看看在朋友圈刷屏的媒体就知道, 一夜之间全变成了防身术教练, 指导单身女性如何徒手应付歹徒, 问题在于, 打架这事儿跟上床不一样,上床是本能, 天生就会, 打架是专业技能, 需要功夫和经验。一般女性的身体协调性、 柔韧性、 肌肉反应速度, 碰上五大三粗的男性犯罪分子, 看过什么招儿都没用, 身大力不亏, 一力敌十会。

链接在新闻客户端下面卖防身用品的就更不靠谱, 一位普通女性, 一把刀, 面对扑上来的坏人, 她知道这刀怎么用吗? 她敢攥着刀, 像 《本能》 一样照人眼睛来一下, 然后带着眼球拔出来吗? 实事求是地说, 弱者, 手里拿着一件武器, 基本就等于, 给坏人提供了一件武器。

这件事里最应该被鄙视的是男人。 先不说违法犯罪, 出来混之前, 能不能专业点? 判断一个女人到底是住店客人, 还是抢生意的外围, 有那么难吗? 明显上岗培训不足。 他的出现证明一件事, 中国现阶段没有黑社会, 只有流氓犯罪团伙。 黑社会也有组织行为学基础, 真要分析起来, 足够成为EMBA教学案例, 绝不是说找一帮愣头青, 剃个光头, 穿上黑西装、   黑皮
鞋, 系上黑领带, 背后文个皮皮虾, 就是黑社会了。 那种最多只能叫作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

不管黑道白道, 做领导的, 好歹要看看新闻联播。 最近大家都在讲什么? 工匠精神嘛。 好的工匠, 必须有专业态度和专业技能, 这个过程就是从市场社会到市场经济发展的过程。 市场社会是无序而不专业的, 就像农贸市场, 混乱而有活力; 市场经济是有序和专业的, 就像交易所, 整齐可能也无聊, 譬如邻近的三个德语区国家, 德国、 奥地利和瑞士, 集中了全球制
造业55%的 “隐形冠军” 。“隐形冠军”这个概念由德国管理大师赫尔曼·西蒙率先提出, 指的是一大批在细分领域做到全球领先却不为外人所知的中小企业。

日本黑社会合法, 称为暴力团, 也像企业一样经营, 也有“代言”, 日本媒体说, 高仓健是山口组的, 北野武属于稻川会。去年下半年来, 山口组日子不太好过, 因为原本收编进来的神户山口组又反了出去, 两边火并比较多, 这时就体现出了工作的规划性和细致程度。 2015年万圣节前, 山口组在网上发布通告, 今年这个传统的没有糖就捣乱的活动取消, 因为怕到时候出事误伤孩子。 日本黑社会的经营反应速度和想象力同样一流, 比如2011年日本海啸, 福岛核电站泄漏, 事后需要人工清理核泄漏, 除了专业人员, 还需要一般民工, 他们抓住商机,迅速进入市场。 据说这群工人里有1/10是黑社会弄来的, 都是欠黑社会高利贷的 “债奴”, 去福岛, 干活还债。


工匠精神的另一个基因是传承。 传承是价值观, 更是组织体系, 德国和奥地利的 “隐形冠军” 植根于中世纪以来的学徒制度, 黑手党是家族式管理, 俄罗斯黑帮则非常不同, 他们不允许结婚或和固定伴侣保持性关系。 俄罗斯黑帮老大叫 “党魁”, 能被称为 “党魁” 的, 就属于黑社会团体最高层。 这个词起源于上个世纪苏联的古拉格劳改营。 那时候, 其实古拉格劳改营里绝大数是刑事犯, 而不是索尔仁尼琴们, 黑社会成员肉身进去服苦役, 组织没散。 作为囚犯, 如果在狱中对抗当局管理, 显得很有天赋, 就会被吸纳进原有黑社会组织, 得到组织里至少3个在职 “党魁” 同意, 此人就可以自封为 “党魁”, 自己拉一个小帮派, 然后用纸条把新 “党魁” 的姓名和绰号通报劳改营各个区。


中国没有这种有传承的黑社会, 上世纪中的青红帮只是传说, 好处是恶势力邪不压正, 坏处是老有些二货出来犯些黑色幽默的案子。 更要紧的是, 不仅黑社会, 正常社会也没有像样的传承, 因而也极度缺乏专业态度, 压根没有工匠精神的基因。 所以, 只能幻想, 什么时候和颐学会管理酒店门禁、 携程知道职业公关经理有多重要、 去哪儿网不靠欺骗拼缝、 饿了么知道 “羞耻” 二字, 镜子中的这个国家, 也算有了一点进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