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关心粮食和蔬菜

关心粮食和蔬菜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3期 A30]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海子,一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一边下决心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诗和远方都在苟且,世俗政治,更与吃喝拉撒脱不了干系。粮食和蔬菜,放在《新闻联播》的语境中,叫作“米袋子”和“菜篮子”工程,中国还处于不能完全吃得放心的初级阶段,刚刚学会不造假酒和掺苏丹红,保不齐还会有人把工业用盐卖到厨房里。美国肯定要先进得多,大概处于吃好后的阶段,客观上,一是新大陆的国民对口味没那么挑剔,二是信用体系保障下相对稳定和健全的法律,罗斯福年代制定的食品安全法用了好几代人,从1938年直到2011年,才被奥巴马修订。但是,美国人如今也担忧未来,特别是2016年参加总统竞选的这几位,竟然没人关心吃的问题。

2月,《赫芬顿邮报》向所有竞选人发出了一份含有8个问题的问卷,涉及全民营养辅助计划、转基因食品管理、健康校餐和农业补贴,可是没有一个竞选团队对此有回应;后来,非营利组织Food Bank也对竞选人发出类似问卷,同样未能得到任何反馈;3月,农业高科技公司“汉普顿溪流”开始在《纽约时报》购买整版广告,呼吁竞选人把健康食品体系的重建纳入竞选纲要,依旧没人搭理。

Food Bank的主席Danielle Nierenberg说:“这真令人感到羞辱,食物是我们所有人与竞选人、竞选人与竞选人之间唯一共通的东西。”但竞选人显然并不这么看,他们忙着去各家餐厅露出牙齿和食客们握手,他们唯一共通的东西是,食物是场景营销的陪衬,每一次握手,都是一次将一个人转化为一张选票的机会,他们不必爱那里的食物,也不必爱那里消化食物的一套套系统。举个容易理解的例子,副总统拜登策划了好几个月,在访华时把众多安保人员安置在画框外,拍张西城大妈和他一起在小饭馆里吃饭的照片,难道是想念卤煮不能自已?

事实上,关注食物背后的人,可以决定一个政客的未来。2012年,奥巴马对决罗姆尼,1022日,两人就外交政策展开激烈辩论,第二天《赫芬顿邮报》判断,奥巴马赢定了,倒不是因为两人对叙利亚政局或者亚太再平衡战略有什么本质上的高下之别,而是在此之前一家汉堡连锁店公布了民调:你更喜欢和谁一起吃汉堡,结果奥巴马以59%对41%占据绝对优势。

今年还没看到这项调查结果,如果有,我会投给特朗普,在一个胡言乱语的男人和一个做作的女人之间,两害相权取其轻,万一特朗普还带了貌美如花的老婆和女儿呢?与之类似的调查倒有一个,关于各位竞选人在过去几个月里花了多少预算买比萨饼。令人吃惊的是,前惠普CEO卡莉·菲奥里纳的团队竟然是0,这从另一面解读了为什么她肯定没戏,不管真实原因是脱离群众,还是对员工太好。人家奥巴马,健康饮食的狂热追随者,最喜欢搭配烤松茸和山羊奶酪的芝麻菜沙拉,想吃比萨,去的是芝加哥Fiesta Pizzeria意大利餐馆,新鲜的橄榄和番茄馅料,绝对不会去多米诺或者棒约翰吃那些冷冻的高热量垃圾食品,但选举是另一回事,你总是要去秀一下演技,同时让手下填饱肚子。

希拉里团队的比萨花费则高得离谱,达到9000多美元,是别人平均水平的倍。她家志愿者看来主要靠垃圾食品提供热量,以便为极端注重保养的主人服务。这倒也符合她的风格,精英阶层对民众的忽视和虚伪,就像孔雀开屏的两面,很美也很扯。竞选中,希拉里的确提过一个有关饮食行业的想法,即呼吁取消餐馆中的小费,推行最低工资制,她说这是平权的进步,可调查显示,81%的食客对此反对。他们跪求前第一夫人放过伟大观念,好好聊聊如何让更多美国人可以像她那样买得起健康食物吧。

问题是人家没有时间和兴趣,她只关心怎么能当总统。年初弗林特市曝出饮用水危机,奥巴马说是耻辱,希拉里赶紧跑过去赚分。他们才不管,那座城市还面临着健康食物危机,10万市民几乎买不到新鲜的蔬菜水果和辅食,因为没有连锁超市愿意进驻,因为40%居民收入在贫困线下,收入中位数只有2.5万美元。这导致了弗林特所在的县成为密歇根州“最超重的县”,密歇根则位列“全美肥胖20强”。2月初,弗林特市长公开宣布支持希拉里,也许她所推崇的转基因作物会成为终极解决之道?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