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德国统一幕后 功臣根舍的一生

德国统一幕后 功臣根舍的一生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4期 A28]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对者来自英语世界。以对东方强硬著称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经常就冷战格局问题与根舍展开激辩,根舍则不时奉劝“铁娘子”应该更加关注欧洲的和平和团结,与东方阵营展开对话与合作,而不是一味采取你死我活的敌对态度。

在代表新保守主义的里根总统就职初期,美国政府对根舍的东欧对话政策并不认同,甚至质疑出身东德的根舍是否有一套不可告人的计划。然而根舍对东欧社会制度的了解,让他成为第一个认识到苏联体制内部将会迎来前所未有巨变的西方政治家。到头来,还是根舍说服了美国总统里根和撒切尔夫人与戈尔巴乔夫打好私人关系,以谋求改善对峙局面。

作为一个德意志外交家,根舍追求的一个理念自然是终结德国被东西方分裂的状态,完成民族统一大业。位于德国东部的家乡哈勒在根舍心里始终代表着一种难解的乡愁。在1980年代后期,随着年岁增长,根舍越来越频繁地前往哈勒探望自己的乡亲。毕竟,在逃往西德的路上,他的母亲选择留在了这里终老。在同一民族的土地上推倒分割家庭的冷战高墙成为了根舍的一大政治理想。

实际上,“根舍主义”在东西方营造的桥梁作用,为两德统一营造了一个比较友好的氛围。根舍与苏联乃至东欧的领导人缔造了非常良好的私人关系。好像德国这样一个处在欧洲核心位置的国家,其分分合合牵动的是各个大国的利益,因此德国的统一没可能单靠民族内部解决。冷静地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根舍展开了“4+2”外长会谈,把东西两德和英法美苏四个国家的外长拉到一起谈判。

彼时的根舍应该处于一生中最忙碌的时刻,穿着黄色马甲游走于机场和谈判桌之间的身影传遍世界各国的媒体。根舍几乎每个星期必定到外国出访,苏联外长甚至嘲笑说世界上任何两台擦肩而过的客机,必定有一台装载了根舍在上面。根舍孜孜不倦为德国统一奔走,不断游说英法美苏四大国放下对一个统一德国的戒心,同时向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等其他东欧邻国一再保证,统一之后的德国不会威胁它们的安全。

对冷战后欧洲格局的巨大影响

1989年,冷战终结在即。最难啃的苏联终于签下了德国统一的协议,那条割裂德国和欧洲的藩篱即将被彻底拆除。11月3日,柏林墙倒下;次年10月3日,两德宣告统一。即使到了苏联解体前夕,根舍对戈尔巴乔夫政权的援助提供到最后一刻,释放的更多是善意而非敌对。

冷战结束后,根舍全身心致力于构建欧洲一体化大厦工程。作为一名在战火中幸存的欧洲人,根舍始终坚信德国的强大要以一个紧密团结的欧洲作为依托。根舍始终不能认同基民盟保守派的新“强国道路”和民族主义主张。在他看来,民族自大主义一旦在德国重新抬头,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样的灾难就会重新发生。

然而,这位毕生致力于缔造欧洲和平的外交家也有犯下错误的时候。1991年,根舍代表德国率先承认前南斯拉夫共和国克罗地亚的独立。德国的这一决定不仅引起南斯拉夫内部塞尔维亚族人的反对,也招来了许多政要的批评。大学者哈贝马斯指出,此举变相鼓励了巴尔干地区的民族狂热情绪,与根舍一向提倡的欧洲一体化理念相悖。曾经被根舍背叛下台的施密特更加尖锐地批评科尔和根舍缺乏历史常识:南斯拉夫作为地区强国,在巴尔干半岛这样一个复杂的地区无形中起到维持稳定的作用;削弱南斯拉夫而不介入其他军事力量只会引来新的动荡。

果然没过多久,巴尔干局势急转直下,波黑种族仇杀骤起,那个发誓不让欧洲再流一滴血的德国外交家没能阻止战争再次在欧洲爆发。巴尔干议题成为了根舍外长生涯后期的一笔败笔。

在那不到一年后,根舍宣告辞去外长和副总理职务。这位穿着黄色马甲的老者由于常年奔波在世界舞台上,已经患上了心血管疾病。他继续留任国会议员,直到1998年彻底离开政坛。

欧洲大团结是对德意志民族犯下历史罪过的一种回应。它也是对那场惨烈世界大战的回应。到今天,这个理据依然成立。”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