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百年普利策 向新闻捍卫者致敬

百年普利策 向新闻捍卫者致敬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4期 A18]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自1917年的首届普利策开始,这个新闻界的诺贝尔奖已走过百年历史。它慢慢变成美国乃至全球新闻业的北极星,通过每年评选,树立了社论、调查报道、突发报道、摄影、漫画等不同新闻传播形式的标杆。

创立伊始,普利策奖就建立了关注民生、监督权力的传统,并保留至今。去年《纽约时报》的利普顿(Eric Lipton)就靠一个系列报道获得调查报道奖。报道讲述了说客(lobbyist)和律师为了争取客户利益,大肆要求各州检察长放弃调查、更改政策等,或者向联邦监管机构施压。这类揭丑报道不但没有扰乱美国的社会秩序,而是使民众知情,履行了媒体的监督责任,是替弱者发声的有力武器。而有的突发新闻摄影作品甚至能推动一国政策改变—1972年的《战火中的女孩》(Napalm Girl)就加速了美国在越南的撤兵。可以说,让人们每一年都带着敬意期待这个奖的原因可不是什么自我营销,而是苛刻筛选出来的低调、扎实的作品—那些冠上普利策奖光环的作品,如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以2003年调查性报道得奖作品为蓝本的《聚焦》,显然和该奖项本身有着相通的气息。来到普利策奖100周年,即将在4月18日颁奖之际,封面故事将聚焦历届得奖作品,致敬踏实前行的新闻专业主义。 

第8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聚焦》,讲述了《波士顿环球报》揭露天主教会成员性侵儿童的丑闻;电影出彩点之一,在于本身就像一篇杰出的新闻报道,冷静、清晰,步步追踪中让人物一个个浮出水面,在务实、匆忙的行动中演绎价值观。这部堪称新闻人从业指南的佳作,比《新闻的骚动:狄波顿的深入报导与慰藉》(The News: A User's Manual)更为生动、感人,因其灵感源头正是新闻界奥斯卡—“普利策奖”的一篇重量级报道。

由电影引发人们对该奖项的关注,看起来就像一个不咸不淡的玩笑。设立于1917年的普利策奖,似乎在信息传播多样化的背景下失去了原有的巨大影响力。但就当许多人在质疑它正在边缘化的时候,不同渠道的高品质佳作还在印证它的权威存在,而绝不是一块鸡肋。让人们带着敬意期待每一年普利策奖的原因,可不是什么自我营销,而是苛刻筛选出来的低调、扎实的作品——那些冠上普利策奖光环的作品,显然和该奖项本身有着相通的气息。

矢志新闻专业主义

现在追溯奖项创办人的故事,就难免和行业变迁的曲线交织在一起。约瑟夫·普利策,一个生于匈牙利的混血美国移民,自20岁获得美国国籍后,便开始雄心勃勃地想在自由之地实现梦想—尽管他获得了律师资格,但念念不忘的是新闻,于是在几番历练之后,终于在31岁那年创办了自己的第一份报纸—《圣路易快邮报》,靠着针砭时弊的热忱、简洁明快的文风赢得了一大批读者。这份报纸在家长式的统治之下,普利策虽然总是想着控制一切,但事实证明他的每一次判断都有先见之明,包括对民主党人的坚定支持,对民生事无巨细的关注等。此后,普利策进军纽约,收购了《纽约世界报》,吸引着另一个阶层的读者。但仅凭这些,普利策还不足以被奉为现代新闻业的领路人。

他一生中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出现在1892年,这年普利策已在纽约赢得了巨大声望,他开始发起新的挑战,向哥伦比亚大学提出创立新闻学院,但第一次建议遭到了拒绝—尽管纽约人当时有阅读报纸的习惯,但多数人把新闻当成一门手艺,而不是真正的学问。事件披露之后,很多很多报纸也在嘲弄普利策的想法,但他本人对之置若罔闻,只想到要促成这件事还需要更成熟的契机。多年以后,他在一篇文章中回答了那些质疑的声音:“(创办新闻学院)是为了培养更好的记者,让他们办出更好的报纸,以更好地服务于公众……我希望开展一项运动,把新闻提高到一个学术性专业的层次。”另一方面,他也和一些大学校长,如哈佛校长C.W.埃利奥特探讨如何使得新闻更加专业化,于是最早的现代新闻业课程与相关教材应运而生。普利策的愿望在去世一年后终于实现了,哥伦比亚大学接受了他的捐赠及计划,宣布成立新闻学院,它后来成为美国乃至全球最负盛名的新闻学院之一;为了纪念普利策,学院主持评选一年一度的普利策新闻奖。

让权力敬畏的监督者

每年春季,普利策奖评选委员会14名会员迎来了最忙碌的季节,从全球大量新闻中遴选最值得表彰的佳作,稍后交给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正式颁发。普利策奖分为新闻界和创作界两类—新闻界的获奖者可以是任何国籍,但是获奖作品必须在美国日报或周报发表;创作界获得者必须是美国公民,唯一例外是历史奖。新闻奖的评奖标准十分有趣,比如强调值得赞许的公众服务、突发新闻报道、调查性报道、有意义并复杂的主题、富有知识性的专题报道、拥有高级文学水准的特写报道、能够影响公众舆论的杰出社论等。

这些标准至今仍为现在多数报纸奉为圭臬,可谓是奖项为新闻事业留下的宝贵遗产。尤其是普利策奖最为看重的调查报道,真正扮演了权力监督甚至介入者的角色,成为至高无上的无冕之王,最佳案例便是我们开头所提到的对于教会性侵案的报道—可以说,普利策奖不断完善的评奖标准,在漫长岁月中构筑了一套新闻价值系统,从而让整个行业令人敬畏,使之在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