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重建“梅特涅体系”

重建“梅特涅体系”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7期 A30] 更新日期:2016-04-11 下一篇

美国外交家亨利·基辛格的第一本著作 《重建的世界》(1957), 讲述的是1812~1822年间拿破仑战争及战后欧洲重建史。 基辛格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史学家, 他的写作目的当然不是单纯地钩沉历史, 而是为二战结束后重新洗牌的国际政治格局提供另一种选项, 亦即拿破仑战争结束到1914年一战爆发前维持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和平均势外交政策。

均势外交在19世纪的倡导者是奥地利外交大臣梅特涅和英国外交大臣卡斯尔雷。 从基辛格着墨的重点来看, 梅特涅当属均势外交的核心人物。 在传统历史教科书中, 梅特涅给我们的印象不过就是那个建立 “神圣同盟” 阻挠革命思想传播的专制反动派, 和在1848年欧洲革命期间着女装逃跑的政治小丑。 但在基辛格看来, 梅特涅却是19世纪最伟大的外交家之一。 基辛格作此评价并非凭空捏造、 故作惊人语, 而是从当时的具体历史情境中推衍出来的。

19世纪初的奥地利帝国是一个多民族、 多文化的复合型帝国。 拿破仑战争爆发后, 奥地利面临两件棘手的事: 一是抵抗法国入侵, 二是维持国内稳定。 尤其国内稳定更为重要, 因为即使帝国能从战争中幸存下来, 也难以确保其不在战后的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鼎沸的情况下分崩离析。 可以说, 梅特涅的均势外交正是从反对法国革命和反对超级霸权的实际需要中而来的。

基辛格写道, 梅特涅反对革命, 并不是因为革命是邪恶的, 而是因为它是 “反自然” 的。“革命是对欲望和权力的要求, 但存在的真髓是均衡, 它的表现形式是法律, 它的机制是平衡”, 革命和自由主义带来的是无政府主义, 是对秩序的破坏, 不可能长久, 也注定是要灭亡的。 梅特涅认为各国团结一致的均势原则要高于革命, 基辛格摘引的这段话堪称梅特涅外交思想的灵魂:“孤立的国家只不过是所谓的哲学家提出的抽象原则。 在国际社会中每个国家都有利益, 使它与其他国家联系起来。 政治学的伟大原理来源于对所有国家真正利益的认识。 保障生存符合普遍利益, 而特殊利益只是次要的, 虽然不安分和目光短浅的人认为追逐特殊利益是一种政治智慧。 现代历史表明了团结和均势原则的实际应用, 表明了为推动恢复共同法则, 国家间团结一致努力反对一国霸权 (的重要性)。”

梅特涅最初提出均势原则, 并没有在欧洲大陆引起反响。 其时反法同盟内部热衷撕逼, 拿破

仑正好坐收渔翁之利, 各个击破之。 梅特涅在欧陆孤掌难鸣, 幸而有汲汲介入欧洲大陆事务的英国的提携和相帮。 英国外交大臣卡斯尔雷 “和平系于均势而非霸权” 的想法与梅特涅不谋而合, 两人联起手来, 重新打造反法同盟。 他们敦促奥地利与普鲁士搁置领土争议重修旧好, 借助英国的强大实力调和各国之间的 “普遍利益”, 甚至不惜让俄国躺枪、 利用各国对俄国的恐惧来实现彼此的精诚合作。

不过, 梅特涅与卡斯尔雷的均势外交有一重大原则性区别。 那就是卡斯尔雷本人同情自由主义, 且其国内政府实行 “不干预内政”的政策, 这就大大限制了英国在欧洲大陆事务上的介入程度。 尤其是,“不干预内政” 迥异于梅特涅以实力 (包括敦促改革和军事威胁) 打击追求 “特殊利益” 的冲动的观点。 因为在梅特涅看来, 政治外交问题与社会民生问题是决然不能分开的。

这一重大区别决定了拿破仑战争结束后, 梅特涅均势外交遗产的双重性质: 一是战后各国政府和社会对团结与秩序的渴望成为强大的政治杠杆, 推动均势外交的要素纷纷到位, 从而确保了其后一个世纪没有发生像拿破仑战争那样具有全欧规模的战争; 二是梅特涅通过强力维持奥地利帝国稳定的同时, 却再没有力量消解那些可能打破均势平衡的其他国家内的具体问题。 其结果就是, 保守主义的奥地利帝国被历史淘汰, 激进主义的德意志则崛起颠覆了均势格局并酿成了更大的灾难。

基辛格写 《重建的世界》 有其强烈的现实需要。 彼时冷战已经打响, 基辛格希望美国和欧洲能够联手制衡苏联以避免 “热战”。 十多年后中美关系 “解冻”, 也可说是基辛格均势外交的实践和深化。 而从今日来看, 此书又有不凡的前瞻性。 欧盟如何应对穆斯林移民, 美国如何实现亚洲再平衡, 以及全球如何迎战恐怖主义威胁等等, 都涉及区域安全与局部利益的协调问题。 某种意义上, 今天的世界仍处于梅特涅政治遗产的影响之下。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