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一城之国新加坡: 亚洲艺文枢纽

一城之国新加坡: 亚洲艺文枢纽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7期 A26] 更新日期:2016-04-11 下一篇

除闻名遐迩的鱼尾狮像之外, 新加坡其实还有很多地标, 例如头顶着一艘 “宇宙飞船” 的金沙酒店, 例如直到2014年仍稳居世界最高的飞行者摩天轮 (the Singapore Flyer)。登上偌大的观景舱, 我享受着37分钟奇妙的匀速升降, 将入夜后流光溢彩的新加坡尽收于眼底。

听说在白天, 摩天轮上的人们只需稍稍凭栏远眺, 便可发现约45公里外的景色, 包括印度尼西亚的巴淡岛、 民丹岛, 以及马来西亚的柔佛州。 很难想象, 弹丸之地如新加坡,历经建国以来短短半个世纪, 竟然厚积薄发,不仅展示了金融、 航运、 旅游等方面的坚强实力, 还孕育了兼容并包、 独具魅力的文化艺术氛围及相关产业。 自2013年起横空出世的新加坡艺术周, 更是与新加坡双年展、 新加坡艺术节等盛事, 一同构筑了此处异彩纷呈的文艺“地标”。

艺术周“铁三角”

前有2010年张开双臂欢迎Art StageSingapore(中文译为 “艺术登陆新加坡”,以下简称 “Art Stage”) 展会进驻, 并出台所涉交易税费全免的利好政策, 后有2015年透过周边艺术机构的联合邀请, 扩大宣传力度,推出 “艺术旅游 (Ar ts Tourism)” 计划, 新加坡政府近年来在文艺板块一系列的投入和收效有目共睹。 带有市场属性的Art Stage, 与始终坚守前沿阵地的各大艺术博物馆、 将环境及人文合二为一的艺术社区群落, 堪称这次新加坡艺术周的 “铁三角” 布局。

来到第6个年头,依旧喊着 “WE ARE ASIA(我们就是亚洲)”的霸气口号, 依旧吸纳了75%的亚洲画廊, 依旧选址滨海湾的金沙会展中心, Art Stage的执着用心令人感动。 组织形式和内容上与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的近似, 致使两者经常被放在一起比较, 但内行人都清楚, 这背后实乃新加坡和作为巴塞尔亚洲举办地的香港之间在 “明争暗斗”。 对此, Art Stage创始人及总监劳伦佐·鲁道夫 (Lorenzo Rudolf)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所看到的不仅是 (两地)彼此之间的竞争, 而是在整个亚洲如此大的区域, 却只有几个国际化的艺博会来展示整个亚洲的艺术。他们不应该是竞争的关系, 而应是合作的关系。”的确, 劳伦佐秉持的这种理念贯彻到了展会的每个细节 —场馆内没有西方及亚洲画廊泾渭分明的区隔, 西班牙的代理人为潜在客户讲解草间弥生各式各样的 “南瓜”, 或是某个德国艺术新贵为自己的新加坡首秀站台, 都不过是稀松平常的景观。 尽管达明安·赫斯特 (Damien Hirst)不出所料, 以160万美元夺得此次活动成交价之王, 但更加吸引我的, 是那些以新加坡为代表的东南亚艺术家, 和他们带有浓烈个人文化印记和不同生命力的作品。

这类值得挖掘玩味的本土或区域性艺术创作, 较为系统地分布在新加坡定位各异的博物馆内。其中, 201511月重新出发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成为了爱好者们的首选。 精致优雅的馆藏, 和由原新加坡市政厅及前最高法院大楼改建而成的馆址空间, 形成了经典与现代、 感性与理性的交织呼应, 颇有阴阳调和之感。 以 “Siapa Nama Kamu”(马来语,意指 “你叫什么名字”)为题的艺术展, 充分体现了 “依循历史脉络, 找到个体与东南亚各民族身份定位” 的意蕴, 是该馆目前最受欢迎的展览之一。 因绘画等相对主流的资源流向了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先前体量最大的新加坡艺术博物馆 (Singapore Art Museum)转型主打装置艺术。 而获得政府支持, 将福康宁艺术中心纳为己用的巴黎 “碧娜可泰”(Pinacotheque de Paris), 作为新加坡首间国际性私人美术馆, 既因地制宜, 集中呈现了东南亚和欧洲在艺术风格上的趋同与对话, 也另辟蹊径, 开发出 “印象派涂鸦” 这样非同寻常的策展项目。信步徜徉新加坡街头, 我禁不住叹服,艺术和创意早已深入这个社会的肌理。时下最热门的文化王牌 —吉门营房艺术区(Gillman Barracks) 是政府的杰作, 总共耗资1000万元新币。 穿梭于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廊, 从安迪·沃霍尔的传说中世上第一张自拍照, 到威尼斯双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