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穆蒂式交响乐 拒绝一味“高冷”

穆蒂式交响乐 拒绝一味“高冷”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9期 A26] 更新日期:2016-04-08 下一篇

“你可以爱他, 可以恨他, 却绝对无法忽视他。” 这是大多数乐迷在谈及指挥家里卡多·穆蒂时不约而同的评价。 在古典音乐爱好者的眼中, 他是温文儒雅的乐团灵魂人物, 指挥风格上与赫伯特·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的激昂、 夸张形成了鲜明对比。 绝佳的现场把控力和专注度令他在指挥界备受关注。 2010年后, 他的个人色彩更是深深植入到了芝加哥交响乐团的每一场演奏之中。

有人认为, 这位意大利名流口中 “21世纪最伟大的指挥之一”, 其实更适合被称作 “不苟言笑的暴君”。 对于演出和排练, 他力求完美, 要求极为严苛, 始终如一地坚持着阿图罗·托斯卡尼尼 (Aturo Toscaninni)关于 “精准主义”和 “忠于原作” 的艺术传统。 如此秉性让他一度成为了 “风暴的焦点” —因为对原著的锱铢必较, 他被指责过分忽略乐手和其他创作者的想法。 面对媒体时, 他的 “毒舌”常常会令人惊诧, 在 《新京报》 的一次采访中, 他表达了自己对部分欧洲歌剧的强烈不满, 批判一些表演已沦为歌唱家的 “个人秀”, 还不忘提醒亚洲观众 “小心欧洲的骗子”。

然而, 这一切并不足以撼动穆蒂在乐迷心中的地位。 作为当今芝加哥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 穆蒂因极具个人特色的指挥和歌剧指挥方面的天赋异禀, 在全球拥有了大批忠实的追随者, 其中不乏大量年轻人。 他告诉 《周末画报》记者, 多年来, 他始终坚信, 交响乐不应仅仅是一种高雅艺术,更应该是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自2010年穆蒂加入芝加哥交响乐团以来, 乐团相继参与了电影 《林肯》、 迪士尼 《幻想曲2000》, 以及当地各大体育赛事音乐的录制和演出, 而他本人也曾兴致勃勃地褪去燕尾服, 身着芝加哥黑鹰队队服出场指挥 。

平日里, 75岁的穆蒂绝非欧洲小报上塑造的那个难以接近的古怪老头儿, 他喜欢, 甚至热衷与年轻人交流, 来到芝加哥后更是如此。“芝加哥的学生们都有机会来观看我们的排练, 我很希望年轻人可以看到, 我们如何合作创造出一场扣人心弦的演奏会。 我希望他们融入其中, 成为表演的一部分, 也希望这种感受能促使他们继续来观看我们的表演”, 穆蒂表示, 他们正在试图运用一切办法, 让年轻人在交响乐中找到归属感。

“五大乐团”之崛起与没落

虽然重视文理教育的美国从不吝对国民艺术教育进行投资,但近十几年来, 交响乐行业在美国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关于乐团破产、 乐手罢工的新闻比比皆是。 早前, 颇具实力的明尼苏达交响乐团因乐手连续罢工, 损失了近一个季度的演出, 最终宣告破产。 捐款的减少和高居不下的开销, 以及越来越频繁的人员流动, 困扰着美国包括 “五大” 在内的每一个交响乐团。

早在20世纪中叶, 美国记者就创造了 “美国五大交响乐团” 这一标签, 并将其涵盖的波士顿交响乐团、 芝加哥交响乐团、 克利夫兰交响乐团、 纽约爱乐乐团和费城交响乐团划分为美国交响乐的 “第一梯队”。 不少人诟病这种分类毫无标准可言, 音乐的质量根本无法以分数衡量, 但从数字出发, 20世纪中叶的五大交响乐团无论在财力、 表演场次、 专辑销售数量以及电视直播方面, 都令其他交响乐团望尘莫及。

相比起欧洲交响乐的 “根正苗红”, 美国的交响乐更像是“舶来品”, 所幸它有着前者无法比拟的成长速度。 城市经济飞速发展, 中产阶级的崛起及其与日俱增的消费力为古典音乐带来了巨大的商机。 五大交响乐团更是得到大批欧洲乃至全球各地一线指挥家和乐手的青睐。 除此之外, 两次世界大战和俄国革命最终成了美国交响乐发展的 “助推器” —当其时, 从指挥家托斯卡尼尼到作曲家普洛克菲耶夫, 再到演奏家霍洛维茨, 大批一线音乐家从欧洲赶赴美国, 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资本对古典乐的重要性不容小觑, 而优厚的待遇, 良好的生活环境, 越来越多优秀乐手的集聚, 不过是美国一跃成为古典音乐大国的一部分动因。 直到今天, 美国人口仅10万的小城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交响乐团。 当然, 单就规模和品质而言,它们与当时的 “五大交响乐团” 相去甚远。 象征美国交响乐演奏最高水平的五大交响乐团, 可谓各具特色 —波士顿交响乐团狂放不羁, 纽约爱乐乐团简单随性, 而芝加哥交响乐团则以铿锵有力著称。 很多乐评人表示, 他们常常可以 “闻声识人”, 因为指挥往往对一个交响乐团的演奏风格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穆蒂告诉记者,“力量之美” 是芝加哥交响乐团的制胜法宝, 面对外界总对强势的铜管声部津津乐道这一事实, 穆蒂不忘一再强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