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SILVER LINING 阴云背后的 希望之光

SILVER LINING 阴云背后的 希望之光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88期 A26] 更新日期:2016-04-08 下一篇

内战爆发之初,大部分叙利亚人选择在土耳其、约旦、黎巴嫩等邻国避难。他们希冀祖国局势稳定后,返回自己的家园。然而过了5年,这场内战始终没有结束的征兆。留守的叙利亚人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邻国的难民营早已人满为患,不再是理想的栖身之所。于是,欧盟诸国被叙利亚人视为下一个避难目的地,2015年欧洲面临的二战后最大难民潮应运而生。

在对待难民问题上,欧盟内部出现了很大的分歧。波兰、匈牙利、捷克执政党纷纷表示不受理,而德国总理默克尔最终担任起了欧盟慈善标兵的角色,同意敞开国门,收容难民。霎时间,德国成了叙利亚难民的首选。但2015年11月发生在法国的恐怖袭击,又将难民问题推到了欧洲舆论的风口浪尖— 恐怖分子在作案现场留下了一本叙利亚难民的护照。欧盟的右翼势力趁机煽动境内的排外情绪,德国执政党内部对默克尔的政策质疑日渐强烈,德国民间甚至出现了针对难民营的纵火和袭击事件。

这些难民是否能够在德国找到希望,安居乐业呢?公民社会的互助精神是否能压制排外情绪?这是德国摄影师菲克( Maria Feck)一直以来关心的问题。2013年,菲克便开始在汉堡街头拍摄难民。今年,她在移民安置协会的帮助下,赴吕讷堡跟拍叙利亚难民。

“德国民间有很多慈善团体,为难民提供衣食住行方面的便利,比如翻译、自行车维修站、衣物捐赠中心、园艺活动、帮助难民找公寓等。”菲克告诉《周末画报》记者。

菲克镜头下的移民都是精神抖擞,笑容满面的。她很少单独行动,总会找一个民间志愿者陪伴,也会预留足够的时间,倾听难民的故事。2015年5月,菲克特地走访了来自大马士革的五口之家,看到他们其乐融融坐在一起喝咖啡的样子,菲克不会想到他们曾经差点命丧大海。叙利亚内战爆发后,这一家人逃亡到北非,再从北非搭船进入意大利。在这一段旅程中,他们的小船几近被淹没。女主人向菲克讲述这段经历时,仍旧止不住抽泣。

“每个难民背后都有一个凄惨的故事,但当我接近他们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是多么坚强,他们遭受了那么多磨难后,还可以笑看人生,还懂得感恩,我真的深深被这种精神所感染。”菲克感慨道。

在长期的拍摄过程中,菲克也观察到难民融入德国社会的种种困难。难民营里,通常是一家好几口人挤在很小的地方,噪音很大,脏乱不堪;走出难民营,找房子、找工作成了棘手问题,不少难民因为所持的学历得不到德国官方认可,只能从事一些屈才的工作。不过更让她担心的是,难民人数的迅猛增加已经逼近民间慈善机构应接能力的上限,政府却没有给予相应的调整对策。

“政治避难审核过程耗时长,即使通过,难民找房子也是件困难的事情。大多数人的心愿是能够找到自己的房子,休息一阵子,然后去找工作。但是,难民初来乍到,也不可能马上获得工作许可权。”菲克在分享自己的观察时说。

“我想,默克尔肯定认为拯救难民是一个人道主义者和基督徒不可逃避的责任,所以她才那么坚定地允许难民进入德国,但是就在不久前,CDU内部开始提出一些限制难民的措施,比如家庭团聚审批,强行融入政策。”她说,“我还

  • 1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