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科巴尼战后余生

科巴尼战后余生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88期 A24] 更新日期:2016-04-08 下一篇

没有自来水,没有电,马路被倒塌的建筑物废墟堵得严严实实,孩子们在废墟上捡垃圾嬉戏,未倒塌的房子布满着枪孔。这不是“世界末日”主题小说里面的场景,这是玛格南图片社成员、秘鲁摄影师萨蒙(Moises Saman)镜头下2015年的科巴尼(Kobane)— 叙利亚和土耳其接壤的边境城市。

过去一年半时间里,科巴尼一直笼罩在被恐怖分子偷袭的阴影中。自2014年夏天起,“伊斯兰国”就以“地毯式”的推进速度攻占科巴尼周边区域,这里的平民被迫逃往土耳其。眼看着自己家园被恐怖分子蚕食,叙利亚的库尔德人组成地面武装部队,打起保卫战。“科巴尼之战是一场抗击蒙昧主义的战斗。”科巴尼战役女指挥官纳林·阿弗林(Narin Afrin)这么鼓励手下的战士。

今年1月,库尔德人地面武装部队在西方空军的助攻下,终于将盘踞在科巴尼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赶了出去。但是今年6月,“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却卷土重来,对科巴尼进行了报复性屠杀。他们乔装成库尔德军人,在夜间潜入科巴尼,对留守的居民进行疯狂虐杀。据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统计,有逾两百名平民在这场为期三天的恐怖屠杀中丧生,其中大多为妇女和儿童。最后,恐怖分子再次被库尔德军人赶出城外。

今天的科巴尼枪声远去,上空也没有了联军的轰炸机。曾经为躲避战乱的居民三三两两回乡探路。易卜拉(Mustafa Ibrahim)就是返乡队伍中的一员。科巴尼告急时,他带着家人逃往土耳其避难。科巴尼局势稳定后,他和妻子带着女儿回到家乡探路。他们是相对幸运的,他们的老屋奇迹般地躲过了轰炸。易卜拉欣的女儿只有四岁,对于这一逃难、返乡的曲折过程还是懵懂的。年轻女子阿林(Arin)和丈夫也带着孩子回到了科巴尼,但他们的房子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最后,两人决定在邻里的空屋中暂时安顿下来。这个临时住所并不是特别理想,天花板已经裂开,他们用泥土填上了墙壁上的枪孔,两人还有一对嗷嗷待哺的双胞胎。

独在异乡的难民生活异常煎熬,然而在废墟上重建家园同样需要巨大的勇气和魄力。“科巴尼70%的建筑物都已经被摧毁了,回乡居民现在正忙着清理废墟,有些店铺已经开了,但只卖一些粮油米面等基础用品。”萨蒙观察道。萨蒙造访科巴尼时,这里的重要干道全部处于瘫痪状态,大部分地区的自来水供水系统也被炸弹破坏,电力系统也极不稳定。镇上的Al-Alam医院只有5个医生,因为经常有断电的威胁,医生也不敢擅自给病人动手术,只能进行基础的诊断处理。另外,镇上的学校也仍然处于停课状态。曾经被“伊斯兰国”占领的教室里,黑板和墙壁到处都是恐怖分子留下的宣传

  • 1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