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民粹之风刮向德国地方选举

民粹之风刮向德国地方选举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1期 A8] 更新日期:2016-04-06 下一篇

3月13日是德国地方选举的一个超级星期日,巴符(巴登-符腾堡)、莱普(莱茵兰-普法尔茨)和萨安(萨克森-安哈尔特)3州进行议会选举。选举结果显示,反移民的新兴党派AfD(以下称“选项党”)崛起,执政党基民盟因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而受到重挫。

选项党前身是“2013选举选项”,由一些持右翼、疑欧观点的地方官员、记者和经济学家在2012年9月推动建立的政治组织,第二年为了更好地整合其组织在2013年大选中的表现,于2月成立了选项党,并且于4月在柏林公开召开了第一次党代会。但他们在当年9月大选中并没有闯过5%的底线,未能进入联邦议会。

德国选民对难民政策表达不满, 默克尔该怎么办?

2014年,因为德国宪法法院对欧盟选举的新规定,未能达到联邦议会门槛的选项党成功获得欧盟选举机会,并且在5月的欧盟选举中,获得7.1%的全国票,争取到了7个欧盟议员的席位。在2014、2015年的地方选举中,选项党都有所斩获。今年的选举更因为其激进的反难民立场而受到选民的追捧,在巴符获得15.1%的选票,位居第三,在莱普获得12.6%,位居第三;在萨安获得24.2%的选票,竟然位居第二。3年前甚至都无法超过选举门槛的这个民粹新党,竟然在首都柏林附近的萨安州,成为第二大党,挤掉了传统右派党社民党(SPD)。

新右翼获胜的同时,意识形态明确左翼的绿党,获得了南方巴符州第一大党的宝座。与此同时,执政党基民盟更加(从右)向中间靠拢,其政纲比传统右派政党更加上了反核的观点。虽然默克尔的民意支持率因为难民造成的各种国内矛盾而下降不少,但整个基民盟(和巴伐利亚姊妹党基社盟)依然团结在默克尔核心的领导下,一些妄图反移民的背叛党员,都在这次地方选举中失败。

德国选民对难民政策表达不满, 默克尔该怎么办?

就这样,德国和美国选举政治出现了非常类似的对比:传统的保守政党(德国社民党和美国共和党)被自己阵营选民认为不够“保守”,导致了新民粹保守政治势力的崛起(德国的选项党和美国特朗普支持者),另外的对手党派(德国基民盟和美国民主党),在稳固中间基本盘的同时,一些选票也流向了更加左翼的政党(德国绿党和美国桑德斯支持者),因此也出现了领袖左倾(默克尔支持反核和难民,希拉里越来越采用桑德斯观点)。

换句话说,无论是德国还是美国,在民粹压力下,都出现了中间党整个向左靠拢,而保守党中民粹分裂出走的现象。《纽约时报》曾经解释过同样在民粹压力下,为什么民主党能保证完整,而共和党必然分裂的原因:民主党从政纲上,就是一个希望政府照顾弱者的框架,所以民粹来临,该党完全能够应对;而共和党在政纲上,却是希望政府不要照顾弱者的框架,这样的党,在政治哲学上无法被社会上保守的穷人接受。

在德国,新极端右派选项党崛起、传统右派社民党被挤压的逻辑和美国的情况一样。唯一和美国有区别的是,执政党基民盟还是比美国民主党稍微右派一点,其吸纳极端左派选民的能力不足,但之所以不会被左派绿党威胁地位,是因为默克尔不但是德国的总理,更是欧盟的权力女王,一个只有支持移民政策和反核环保的党,才有资格继续带领德国成为欧盟的领袖,这一点,德国人心知肚明。

德国选民对难民政策表达不满, 默克尔该怎么办?

所以虽然刮向西方国家的民粹之风非常强劲,但至今为止,依然看不到默克尔在党内有任何挑战,也看不到基民盟的独大地位会遭到哪个党派的挑战,因为所有的挑战,起到的最大作用是分裂了基民盟的传统对手社民党。选项党成功化解了默克尔的权力危机,反而让这个权力核心更加坚定。

而且,虽然从德国政治光谱上,反移民、反欧盟的选项党已经可以算极端,但和美国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相比,还是太温柔。特朗普可以大方说墨西哥移民强奸犯、拒绝所有穆斯林入境,但选项党只会说,有些穆斯林是罪犯、收紧移民政策,因为经历过纳粹时期的德国,对种族主义话语的法律容忍为零,选项党人是极端,但他们不会没事找事进监狱。

德国选民对难民政策表达不满, 默克尔该怎么办?

虽说默克尔权力并没有受到动摇,但更多选民发出反对继续接收叙利亚难民的声音,是她需要面对的政治事实,她需要从国内政治、欧盟领导力和内心道义几个方面做更好的平衡,才能度过这场关于善良代价的危机。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