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缅甸:站在变革的十字路口

缅甸:站在变革的十字路口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0期 A12] 更新日期:2016-04-12 下一篇

大选之后,缅甸街景的改变是可观的。仰光吸引了更多的国际游客,离昂山素季“官邸” 不远处的茵雅湖畔,每天都有人在草坪上野餐,高谈阔论,古都曼德勒周末出现了堵车,当然改变最大的就是新首都内比都,它从一个“空城”变成了淘金人的冒险乐园。

当 Sai Lwin 住进位于缅甸心脏地区的新首都内比都时,这里几乎没有任何人迹。今天的内比都却充满人气。私人运营的公交车站,开始零星地在各个集聚地排布;各类货物车取代以往的摩托车频繁地出入内比都市;旧戏院重新开业,偶尔上档一两个最火的电影;为数不多的大型商场上,开始排布商业活动,驻场歌手嘶哑着喉咙,唱着西式曲风的摇滚歌。这是Sai Lwin第一次看到,这个城市开始动了起来。导致这一切改变的原因当属去年举行的缅甸大选,当然大多数来这里经商作业的人都将自己的“钱途”押在昂山素季领导的新政府上。

“淘金人”挺进内比都
内比都原本是一块荒地。2005年,缅甸前军阀政府弃置首都仰光,在缅甸中部一片荒田中硬生生开垦出比纽约市面积大五倍的新城,在通往国会的道路上,一条二十车道的、允许数辆战机同时起飞的马路成为内比都的标志,人们流传着,“住在宫里的人希望得到庇护,或者赶在美国军队攻下之前逃走”。除了庞大的、沉默不语的军人公务员队伍和挖金者—从各地跑来疏通关系的玉石老板,和如Sai Lwin一样,从破败的农村前来寻找工作机会的人—外,你无法找到缅甸的市民社会的土壤。在城市西南部,已建好的别墅区,在2008年的一场泡沫后,至今有价无市,无人问津;新建设立的机场、数十家五星级酒店,被强力推行者运转,但每一天都在亏损。从各个方面看,这曾是一座不被看好的城市。

相比内比都,缅甸人对仰光有着更深的感情,因为仰光见证缅甸命运。1990年,当民盟第一次在大选中获胜,军人集团从最初的犹豫不决,逐渐转向绝不交权。军方初期要求,新政府主要成员必须经过军政府审核,军队不得改组,不得干预军队人士安排。民盟拒绝了这一条件,军人集团随后宣布“大选无效”。25年后,历史的转折点再次交到民盟手上。他们选择了合作,但并没有满足军方所有的要求。

缅甸人民的希望,首先是让昂山素季当选总统。但四个月的交谈后,3月10日的总统提名中,这一愿景残酷梦碎。军方没有答应昂山素季的请求,昂山素季也没有选择用可能激怒军方的方式反抗,她选择了亲手指派一位资深民盟党员代替她成为总统。她表示,会致力继续说服“一名勇敢的士兵”,在国会中投下赞成修改宪法的关键一票,在此之前,代总统将执行她的意志。

百废待兴的缅甸
昂山素季指派的代理总统将在4月1日就职并组阁,并在三月底之前,任命国家和地区的首席部长。一旦议会修订了宪法(f)条款,该代理总统也必须准备下台。如果议会重新修宪,这将是意味着民盟已经成功地与军方建立相互信任和理解。
不过,摆在民盟面前的不仅是实权,也是各方面的挑战。

民盟在选举期间曾提出,农业改革、农民的权利和农村发展是未来执政后的首要政策。但缺乏经验、即将卸任的政府的预算掣肘、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率,以及扩大的贸易和财政赤字,成为民盟即将要面对的挑战。另外,民盟还需要悉心应付外国资本的引入。就目前来说,日本外资是缅甸的家常客。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即将协助民盟任命的部长们开展工作。《缅甸时报》援引JICA在缅甸首席代表庆一郎泽称,JICA与民盟经济委员会、教育委员会等多个部门长期联系,并即将共同协作,就缅甸Thilawa经济特区的发展进行讨论,内容包括供电、供水、为穷人提供补贴、协助制定城市发展规划。

军队将是经济改革的最大的障碍。缅甸经济控股有限公司和缅甸经济委员会是国防部控制的两家控股公司。在过去的年,军方巨头在银行、矿业、交通运输、房地产等领域有庞大的利益。只要这两家公司保留在军队手中,将确保大部分军队的收入流保持在账外,无法透明。如果国家的土地使用政策获通过,将有望设置框架,结束前军政权下的大量非法征地。

经济之外,民盟还将面临和平挑战。自二战以来一直困扰缅甸的民族冲突是如此难以捉摸和复杂。昂山素季对缅甸北部几乎毫无控制力。少数民族武装在掸邦与缅甸军方激烈交火,双方互不退让。少数民族武装不愿意放下武器,因为这将影响他们对丰富的金矿,木材和宝石的区域的控制力。虽然缅甸军方与地方少数民族武装的停火协议谈判一直紧张进行并持续保密;昂山素季聘用前军方二把手瑞曼,也恶化了民盟与军方当权者的关系,不过,瑞曼的内幕知识和军方背景,可以使民盟更好地掌握军政府的行动与思维。

尽管拥有一个新的民选政府,且享有巨大的民意支持,缅甸看起来不太可能摆脱已限制该国几十年的美国的制裁。“现在选举已经结束,美国政府想要看到全国民主联盟可以不受干扰地治理国家。预计短期内(美国政府的制裁政策)没有任何戏剧性的变化。”《缅甸时报》评论道。

缅甸会发生怎样向好的变化?这是民盟选举勾勒的蓝图,也是必须要兑现的诺言。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