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埃德·米利班德 会是下任英国首相吗

埃德·米利班德 会是下任英国首相吗

上一篇 作者: 来源:周末画报 [846期 A20] 更新日期:2015-03-06 下一篇
他的身上总是混合着最冲突的元素,以至于充满戏剧性:媒体塑造的呆板僵硬形象与私下的自信和近乎孩子气的真挚形成强烈反差;在政坛名气曾经不如兄长,却脱颖而出一举夺得工党党魁;有人认为他勇气十足、不怕打击,有人却诟病他避世,远离议员团队;他想“劫富济贫”,却让商界人士怨气十足。还有2个月时间,英国大选将擂响战鼓,这次,埃德·米利班德能否带领工党一雪2010年的前耻? 

商界领导人不满他反资本主义,漫画家把他画成憨豆先生,他的个人支持率也不容乐观。可是,如果工党赢得即将进行的大选,他将会成为下一任英国首相—他相信自己有这能耐。
埃德·米利班德到访贝尔法斯特北部的黑佐伍德学院,在学生支持者间刮起了一阵“旋风”。他那天看起来放松、谦虚,和大家打成一片,与那个一直以来被抨击者形容为呆板、倒霉蛋、选举毒药—更有甚者认为他会让工党在5月7日大选中大败—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埃德在年轻人面前畅所欲言,他和他们讨论社交媒体的隐患,主张给予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投票权,攻击偷税漏税的跨国大企。没有了平时办公室幕僚给他写的谨慎的媒体说辞,他今天可风趣幽默了。然后,有学生问他,政治是不是特定阶层才能参与的玩意儿。埃德眼睛闪现光芒,“我父母是为了逃过纳粹而躲到这里的移民,”他说,“如果你跟我祖父母说,我是工党党魁,甚至可能成为下一任英国首相,那可会把他们吓得不轻。”
如果埃德真拿下了首相之位,被吓到的可不只他祖父母。卡梅伦说他“没用”;布莱尔暗示过他的工党计划太偏左,很难帮他入主唐宁街10号;商界领导人抱怨他无心推动资本主义经济—药房品牌博姿的老板前不久表示,埃德政府会是“一场灾难”。从来没有哪一位反对党领袖能在领导才能和经济竞争力都落后于现任首相(帕普勒斯民意调查专家瑞克·奈尔说,在一次“闪测”中,当选民们被问到是否能想象埃德入主唐宁街时,结果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下,仍能赢得大选。财长乔治·奥斯本说,如果工党能在大选中跨过这两大障碍获得胜利,那“水将要往高处流了”。
然而,埃德看起来并不意志消沉。一大早在清冷的阿尔斯特,学生们簇拥着他,纷纷拿起手机玩自拍。大家都很意外,埃德原来不是相传中那个“怪诞”到极点的人—在最近一次民调中,受访者中有41%的人用“怪诞”来形容他。“我觉得他是个很棒的演说者,”17岁学生Caoimhe Boyd说,“他比我预想的还要接地气。”另外一个六年级生Leo Kamutsi也说:“我觉得他人很好,是个很真挚的人。他应该是个合适的首相人选。”但问题是,埃德要拉拢的不是黑佐伍德的学生,工党也不是要在北爱地区推选候选人,何况这里大部分人都还没到可以投票的合法年龄。埃德和工党需要的,是国家其它地区的选民。距离大选还有2个月,这位工党党魁没多少时间剩了。

双面埃德
不管人们见到埃德时对他印象如何,民调显示,他是有史以来支持率最低的英国反对党领导人—尽管现在没一个主流从政者是受欢迎的。2010年11月刚当上工党党魁时,他的支持率是+20,4年后,他在YouGov调查里获得的支持率跌到-55。
尽管埃德在学生面前魅力四射,但在面对充满敌意的质问时—比方说,一群从商者—他会变得木讷且自我防备。
“当他和一群人在一起,说起他感兴趣的话题时,他是个很棒的人,”一位支持工党的商人说,“但如果他和对方出现意见分歧,他会板着脸,也不积极互动。”就连埃德的贴身顾问们也承认,他的表现反差极大,既可以光芒四射,也会沉默不言。“你永远不会知道哪个埃德将登场,”其中一位顾问说,“而卡梅伦嘛,就永远是那个卡梅伦。”
英国保守党贵族阿什克罗夫特勋爵最近进行了一项调查,要民众用动物来形容英国的政治领导人。首相卡梅伦被形容说像“狐狸,聪明、圆滑,也可以说是不那么慷慨,或是一头长颈鹿,居高临下地看着所有人”。至于埃德,则是那种“去到动物园你可看可不看的动物之一”。
于埃德个人而言,这些民调的结果一直都很残酷,以至于让人很容易忘记他带领的政党还打算要赢得新一轮大选。但其实,这位工党党魁很有自信会在2个月之后成为英国首相,相信选民会支持他针对财富分配不均和控制资本主义膨胀的计划。
如果你对埃德的印象是通过媒体的恶意丑化或者他在电视上死板僵硬的讲话而来,那么亲自见到本人,你会觉得大受冲击。在贝尔法斯特机场的咖啡吧,埃德啜一口美式黑咖啡,言语风趣生动,还散发着一种接近于孩子气的真挚。没有了电视台那些强光照明,他那轮廓深深的眼眶也显得没那么“熊猫眼”。
“其实,我觉得反对党领导人从来打的都只有硬仗。”他回想起2010年秋,工党是如何在当年大选遭遇“滑铁卢”,自己又是如何在几个月后竞选成为党魁时说,“4年半前,如果你跟我们党内的人说,我们会拿下这次大选—我是真的这么认为的—相信大部分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工党内部的反对者们就没有埃德那样有信心了。去年秋,党内政要商量着要不要来场“政变”,把他拉下台,让拥有高人气的前工党内政大臣艾伦·约翰逊上台。埃德拒绝谈起去年11月的“政变”事件,并直斥那是“无稽之谈”。但据《金融时报》了解,两名工党政要—英国前商务大臣曼德尔森勋爵和布莱尔的前新闻官阿拉斯泰尔·坎贝尔—就曾向约翰逊试探是否有意上位。“艾伦坚决地拒绝了。”一名工党下议院议员说。另一名党内高官则称至少有40名议员支持这次“政变”,甚至有人认为不止40人。
埃德对内斗感到生气,但盟友则说,其实这场风波显示了这位工党党魁鲜为公众所知的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