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迈克尔·基顿 从蝙蝠侠到影帝

迈克尔·基顿 从蝙蝠侠到影帝

上一篇 作者:小托 来源:周末画报 [843期 A20] 更新日期:2015-02-13 下一篇

从1989年《蝙蝠侠》一炮而红,到2014年的《鸟人》,25年间,迈克尔·基顿大起大落,品尝过荣耀,也经历过落魄,他似乎就是“鸟人”的缩影,经历了事业与家庭的中年危机,而最终与人生和解。基顿对“鸟人”入木三分的演绎让他在2014~2015年的颁奖季中多项影帝加持,让过去这25年来的事业阴霾一扫而空,他新的戏剧人生,或许才刚刚开始。

迈克尔·基顿最近身体有些抱恙,这边厢他在约见记者采访,那边厢,助手就给他安排了跟诺丁山某位医生的预约。
基顿约摸是忙病了,从1989年他因为《蝙蝠侠》一炮而红,到2014年这25年间,他只拍了30部电影,这绝对不是一个好莱坞当红演员的节奏。然而,从2014年后半年以来,他参加见面会,接受采访,出席各种颁奖季晚宴,甚至得奖的次数,恐怕都是过去25年来的总和,一切只因为一部电影—《鸟人》。
《鸟人》讲述过气演员解决中年危机的故事,似乎与基顿自己沉浮多年的经历不谋而合,这戏里戏外的强烈巧合,让他的表演散发着戏剧性的化学反应,也让他久违地出现在领奖台前、电影新闻中,以及大众的关注里。

并不是自传的“自传”
在拿到今年金球奖喜剧/歌舞类影帝时,迈克尔·基顿在台上哽咽流泪了,神情很是激动:“真该死,我也在领奖台上做了两件我不想做的事情,哭成一团和比空气引号。”他的激动与凌乱令人感慨,毕竟在好莱坞,他已经有了近20年的没落与空白。
他的故事似乎与《鸟人》中的角色有重合之处,《鸟人》的故事并不复杂—一个年过半百的过气男星里根·汤姆森曾是风光无限的好莱坞明星,他塑造过一个家喻户晓的超级英雄形象:飞鸟侠Birdman。而时光荏苒,荣耀不再,过气的里根决定转战百老汇,试图改编雷蒙德·卡佛的短篇名作《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谈论什么》,希望用老牌的戏剧艺术重新赢得人们的关注与尊重。
无奈现实总和理想有太大的差距,剧组经费吃紧,糟糕的男主角被灯砸头,刚从戒毒所出来的女儿萨米(艾玛·斯通饰)的各种扰乱,毒舌戏剧评论员箭在弦上蓄势待发,此外请来救场的好莱坞当红小生麦克·珊农(爱德华·诺顿饰)乖戾张扬,屡屡染指篡改里根殚精竭虑打造的戏剧总之,想去解决中年危机的路途中,困难无穷尽地增加着。
这是一部简单的、个性的、直指中年危机的影片,通过一个明星、一部舞台剧、一次戏中戏来呈现好莱坞明星解决中年危机的方案,基顿的表演堪称恰如其分,将片中里根质疑自我又不屈不挠,在疯狂与理智间的不断跳跃演绎得入木三分。
本片导演是墨西哥三杰之一的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曾执导过《爱情是狗娘》、《美错》等电影的他,把自己风骚和癫狂的风格在《鸟人》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影评界津津乐道着他的无敌长镜头、逆天的运景走位以及堪称暴力的台词,而与其风格混搭精准的是迈克尔·基顿生猛的表演,从颁奖季开始,基顿便一直拿奖到手软,锁定了大多数影评人奖的最佳男主角,如今更是剑指奥斯卡。
每一个人都认为,基顿和男主角里根之间有一种近乎暧昧的化学反应,他和这个角色的经历太类似了,同样演过超级英雄,也同样因此而落魄。就因为这种类似的设置,让这部电影打破了人物虚假的定式,这也让这部风格化的表现跳出了其电影本身,散发着一种真实而残酷的气场。但基顿自己并不承认,他说影片并没有太多涉及自己经历的部分,虽然和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讨论过这个问题,但都很快转移话题了:“这部电影更多的还是导演自己的情绪表达,是关于自我认知和其对艺术创作的影响,并没有太多涉及我、诺顿或是艾玛·斯通个人的部分。事实上,我扮演的就是一个人,平常人而已。你可以说我和他有点联系,但也可以说没有啥联系。”

前前前前任蝙蝠侠的价值
如果说有联系,那真的得从迈克尔·基顿在上世纪饰演的蝙蝠侠说起,这是他荣耀的开始,也是落魄的开始。
1989年,哥特艺术大师蒂姆·波顿拍摄了一部“横空出世”的《蝙蝠侠》,比起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现实主义,上世纪的蝙蝠侠夸张、漫画又艺术化,整个哥谭像个顶光聚焦的喜剧舞台,而其中最大的亮点则是由奥斯卡影帝杰克·尼科尔森饰演的反派小丑。
1989年版的《蝙蝠侠》可谓众星云集,其中相对平凡的却是主角蝙蝠侠,当时的迈克尔·基顿已经38岁了,不算一线,只是一个参演过几部低成本喜剧的小演员。而最终,这部《蝙蝠侠》以其卓绝的风格和不凡的先驱性,在全球收了4.1亿美元的票房,也让迈克尔·基顿以一个“还不错的喜剧演员”跻身成为好莱坞炙手可热的超级明星。可以说,蝙蝠侠黑暗、阴沉甚至有些抑郁的风格,就是基顿和波顿共同缔造的,也是他们让DC的英雄体系重新回到大众文化视野中,首位“银幕蝙蝠侠”—迈克尔·基顿当之无愧。
首部蝙蝠侠电影的成功让迈克尔·基顿正式成为蝙蝠侠代言人,1992年,他与导演蒂姆·波顿合作了续集《蝙蝠侠归来》,任性的波顿让这部超级英雄大片更个人、更暗黑也更艺术化了,这相对削弱了电影的商业属性,最终电影票房失利,只取得了2.6亿美元的全球票房。
华纳公司认为波顿的个人风格影响了蝙蝠侠的商业价值,于是找来了乔·舒马赫执导下一部蝙蝠侠电影,基顿对新导演和新片定位有所异议,放弃了1500万美元的超高片酬,选择从“蝙蝠侠”身份中退休。
基顿的离任让上世纪的超级英雄电影,尤其是蝙蝠侠电影一度进入了争议和混乱的阶段,直到2005年克里斯托弗·诺兰的重拾,才让“蝙蝠侠”的黑暗阴沉重新焕发生机。
但也是从1992年开始,离开了蝙蝠侠光环的迈克尔·基顿也失去了星路和生机,大概是蝙蝠侠的烙印太璀璨也太沉重,他始终无法寻找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