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血色恐怖之殇

血色恐怖之殇

上一篇 作者:冯柯 来源:周末画报 [842期 A32] 更新日期:2015-02-04 下一篇

《查理周刊》的枪声犹在耳边,利比亚又传来血案的消息,恐怖袭击继续在全球兴风作浪。澳大利亚经济与和平研究所(Institute爁or燛conomics燼nd燩eace)2013年的数据显示,当年因恐怖袭击丧生的人,82%来自区区5个国家,其中包括尼日利亚;当年绝大多数恐怖袭击来自4个组织,其中包括“博科圣地”(Boko Haram)。诞生于尼日利亚北部的“博科圣地”像是“伊斯兰国”(ISIS)的孪生兄弟,打着宗教的旗号消灭异己,无恶不作。7个村庄,40多条人命,是它近日武装扫荡的最新“战绩”。3年来,德国摄影师Andy Spyra在“博科圣地”的活跃地区记录了一桩桩惨案,捕捉活在恐怖阴影下的众生。如今总统大选在即,人们对尼日利亚政府铲除这颗“毒瘤”的决心和行动有了更加热切的期盼。

荧幕前,一位13岁的尼日利亚姑娘脸部被打满了马赛克,她惴惴不安地搓着花布头巾,嗫嚅良久才支支吾吾道:“爸爸把我卖给了‘博科圣地’做人肉炸弹。”““博科圣地””直译过来有“禁止西方教化”的意思,但是,这个成立于2002年的宗教极端组织却远远不止这一点野心—除了培养预备军和修建学校,他们更要打造一个真正的“穆斯林王国”。
如果追根溯源,“博科圣地”起源于基督教盛行、穆斯林文化被不断边缘化的尼日利亚北部,不同宗教间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另外,尼日利亚是全球遭受“资源诅咒”最为严重的国家,贫富差距扩大,政商内外勾结 ,使得尼日利亚北部成为穷人的聚居地。这一切都为“博科圣地”崛起,宣扬穆斯林教义埋下了导火线。
因为扩张迅速,很多人将“博科圣地”称作“非洲的ISIS”,然而相比之下,他们的手法竟更为残暴。早年骑着摩托扫射警察、政客已是家常便饭,如今,他们屠杀平民,绑架、贩卖少女,甚至直接逼她们做压寨夫人。这个组织拒绝打游击战,每每发起攻击,必定要实现占领或屠城。2014年,“博科圣地”绑架了200多名少女,组织领袖谢科那一脸邪恶的笑容至今令人不寒而栗。2015年,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发布了卫星地图,记录了“博科圣地”屠城后的一片死寂,并公告其恐怖袭击已造成超过2500人死亡。
“博科圣地”赶上了对他们来说“最好的时代”—西方与穆斯林之间因文化差异而起的冲突愈演愈烈。仅2013年一年,全球就发生了1万多起恐怖主义事件,相较2012年增幅接近1倍。2015年伊始,《查理周刊》遭遇袭击,ISIS把魔爪伸向了日本,而利比亚宾馆又有9人丧生。此消彼长的全球恐怖主义仿佛在挑衅地昭告,本·拉丹和“9·11”从未远离。
对于无辜的老百姓,这或许是“最坏的时代”。通过长达3年的跟踪拍摄,Andy Spyra捕捉到的尼日利亚当地村民,和众多生活在恐怖主义阴云下的民众一样,面对日渐嚣张的恐怖主义,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
不过,正如伟大的尼采所言,那些没有消灭你的东西,会令你更强大。很多村民依旧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和家园,继续开展着自己的人生。
“博科圣地”的杀戮引起了国际社会对尼日利亚的关注,美国甚至愿意出资700万美元征集组织成员的聚点。而这对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来说未必是雪中送炭。以前,在石油不透明交易、打击恐怖组织不力等种种指责下,这位总统往往人如其名,好运连连,通过在政坛运筹帷幄使自己屹立不倒。但是,面对2月即将来临的尼日利亚总统大选和全世界人民如炬的目光,他确实有必要向“博科圣地”动真格了。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