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看不完的“第二世界”

看不完的“第二世界”

上一篇 作者:则颐 来源:周末画报 [842期 A30] 更新日期:2015-02-04 下一篇

这个月,世界又迎来了各种魔幻潮,先有《第七子》,再有《霍比特人3》,远古年代和中土世界的“第二世界”让人们在现实世界的烦闷之外找到了一个邪不能胜正的完美英雄桃花源。因此,魔幻潮只会没完没了地越拍越多,而票房,会因此水涨船高吗?

魔幻电影在英文中写作:Fantasy-movie,其中的“fantasy”一词可以追溯到古希腊语“phantasia”,指代的是“制造出的幻象”。电影业在进入21世纪后,迎来了在“制造幻象”上全面加速的全盛时代,《指环王》、《哈利·波特》、《纳尼亚传奇》……以文学为蓝本逾越到大银幕的魔幻题材作品屡见不鲜。
近期又有一部改编自文学作品、带着魔幻奇观噱头的系列影片问世—《第七子:降魔之战》(Seventh Son),这也不禁撩起人们的疑问:为什么这种“组队打怪”的魔幻电影越来越多,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尽头?而就目前的情势来看,或许这个潮流只能是—没完没了。

被复制的魔幻潮
《指环王》系列小说的作者约翰·托尔金有一个知名的理论:第二世界。他认为第一世界是神创造的世界,也就是我们日常生活的这个庸常尘世。而不屈于第一世界的束缚,人们喜欢用“幻想”去创造一个想象的、架空的第二世界。
其中,托尔金的“中土”,C·S·刘易斯的“纳尼亚”,J.K. 罗琳的“霍格沃兹”便是作家们各自作品中架构的“第二世界”。这些年,这些个知名“第二世界”通通被好莱坞电影公司买断,透过视效大片的霸气形式对全球大众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轰炸和告知。这让观众早已对各色“第二世界”拥有着高度认知,对于那些与现实并行不悖的谱系文明、地域宗教、哲学思想,那些无可避及的统治与被统治、血腥争斗和自由欲望,人们早就烂熟于心无师自通。
以《第七子》为例,这个英国小说家的原著作品没有出口引进到其他海外国家,但电影产品直接投放全球却不会遭遇理解认知障碍。本片的“第二世界”设定在传奇与魔法相碰撞的远古年代,年事已高却苦寻接班人的武士必须在满月前找到预言中拥有神奇力量的第七子,并训诫和引领这个年轻人蜕变为英雄,去迎击邪恶而强大的女巫马尔金, 以及她那支包含各类妖孽鬼怪的刺客军团。
带点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强悍的北欧神话路数,也有些爱琴海克里特岛的古希腊英雄史诗style,甚至也能品出些欧洲骑士文学的气焰。《第七子》中出现的这种混搭魔幻世界观如今已成为一种通用、讨巧的电影语言,比起科幻电影每一部都要费力着墨解释一个全新的思维体系,魔幻电影的理解门槛格外亲民,仿若我们就生活在其中一样。而越来越多相关的作品问世,又在继续丰厚着这种熟稔感。
就这样,《第七子》安然享受着一个现成的十分成熟的框架:男主角在通往光明的艰险旅程中,一边打怪一边理清善恶。各路西洋“金角大王”“白骨精”时不时变身巨龙,化身猎豹,或是战斗中变出额外一对手臂。就这样,高超的视觉特效处理,促成了横亘在虚拟与现实间界限的消弭,也给了观众值回票价的心理安抚。《第七子》就像是魔幻片的标志范本,这种讨巧的世界观“顺风车”,也会被以后的魔幻片不断地复制延续下去。

魔幻将“没完没了”
不得不承认,文艺作品中“第二世界”与现实世界其实在地理、历史和社会结构上存在着相似同一性,虚无的魔幻偶尔也能担当着影射现实世界诟病痛脚的功用。无论魔幻电影多么的浅显幼稚,但至少人类与怪兽,神明和巫师之间所有的争斗和欲念最终只追求一个目标:最终的强者都希望建立一个种族和信仰的多样性受到肯定,且没有偏见歧视的社会。这是我们这个刚刚遭受“查理”事件痛击的现实世界,努力求索多年却始终尚未达到的“所有群体和谐共处的美好境界”。
如今,魔幻潮流已经成为了一种世界性可供借用的语法体系。以《第七子》为例,导演谢尔盖·波德罗夫来自俄罗斯,他与三获奥斯卡奖的艺术指导丹特·费雷蒂打造了一个跳脱传统哥特风格的古代世界,《第七子》是一个混杂了伊朗、古罗马、摩洛哥、波斯湾甚至中国风的“第二世界”。人们的衣着也不受朝代地域限制,卡拉瓦乔风格的软衫、安徒生童话式样的小裙,连鏖战沙场的骑士盔甲也可以有的像塞尔维亚骑士,有的像俄罗斯的基辅罗斯军队。
这么说来,比起动不动就要被提醒警示不够贴合事实的历史题材,魔幻题材绝对能让全世界电影工作者都掺一脚,是不受文化、族群约束,可以任凭想象力撒欢儿放纵的安全地带。
当然,如今电影帝国的话语权还掌握于西方文化的控制之下,所以全球魔幻电影题材还是以西方传统为主。不过随着各类欧洲题材开发殆尽,好莱坞总会转向东方这片沃土。到时候,我们老祖宗留下的魑魅魍魉、天庭地府想必也会加入这块“第二世界”的巨大版图,以飨大众。
早在电影诞生伊始,魔术师和杂耍家出身的法国人乔治·梅里埃,就借助“停机再拍”、“叠印”、“多次曝光”这些伎俩,创作了《仙女国》(1899)、《月球旅行记》这种先锋式的奇幻作品,奠定了电影呈现奇观魔幻的价值和意义。所以说,如今电影业的这股魔幻潮流想必将继续“没完没了”下去,因为这是早在电影诞生之初就烙印在DNA里的一段排序。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