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 奥巴马:美国重生的梦

奥巴马:美国重生的梦

上一篇 作者:DAVID BROOKS 来源:周末画报 [529期 A26] 更新日期:2009-02-12 下一篇

对奥巴马的挑战在于,如何将过去十年来的社会修复演绎在政治和国家治理的修复上。如果奥巴马的团队能带来全面的革新,并恢复美国政府的平衡机制,那么“大动荡”时代将会真正地结束,美国历史将会在一个更坚实的基础上谱写出新的篇章。

丹尼尔·贝尔在1962年出版了《意识形态的终结》一书。这个标题反映了当时一种普遍的观点:1930年代以来到冷战时代早期笼罩美国的意识形态的政治即将被摆脱。人们相信冷静的实用主义将会是1960年代的主旋律。凯恩斯模式将会被科学地运用于管理经济,重大决策将会以经验为基础。
 
“大动荡”时代
然而,我们迎来的却是后来被弗朗西斯·福山称作“大动荡”的时代。信息经济开始取代工业经济;女权运动扰乱了性别关系和家庭结构;民权运动打破了社会次序;越南战争让当权者信誉扫地。总的说来这些动荡是有必要的、是好的,但是这样的过渡期却是充满了阵痛。人们不再尊奉往日的社会守则,但是新的一套却还没有成型。结果就是混乱。离婚率突升;犯罪率猛涨;对现存制度的信仰破灭;社会中的信任感大为降低。当社群解体的时候,个人的独立感就会上升。自由派推动个人从旧道德中获得解脱,而保守派则推动个人在经济上的解放。两者合力的结果便是社群和社会凝聚力的丧失,这被社会评论家克里斯托弗·拉什称为“自恋的文化”。
 
“大动荡”时代带来的决非意识形态的终结,它恰恰制造了意识形态的政治。社会规范的衰落导致了各个群体之间为了建立新的规范而进行激烈的交锋。个人的恩怨都带入了政治领域。各个群体为基本道德模式而争斗不休。
 
共和党在竞选中更具优势,这是因为自由派意味着混乱而保守派看上去在设法重建秩序。双方都采用了必定要粉碎对方的做法。政治不仅仅是分配资源,它还是两党之间在价值观、生活方式和社会地位的竞争。在两位婴儿潮时代出生的总统—克林顿和布什期间,这种恶性竞争主导了政坛。
 
奥巴马代表自我修复
但是社会总是会缓慢从结构上进行自我修复。2002年,里克·沃伦写了红极一时的畅销书《目的引导生活》,第一句话就是“这并不是关于你个人的事情”。这标志着“表现型的个人主义”走向终结,新的社群形式和社会规范正在形成。 犯罪率和青少年怀孕的概率开始下降,其他的一些社会问题也在好转之中。大批年轻人参加为社群服务。夫妻们在保持着传统价值精华的同时,也享受了女权运动的成果。 同时,文化领域的“大动荡”也在成为过去。新的社会规范和模式开始稳定下来。奥巴马的上台正好代表了这种社会的自我修复。他来自一个破碎家庭,但是他自己却建立了一个非常传统化的家庭,夫妇两人都在本专业领域中卓有成就。在一种令人不可思议的程度上,他体现了自律和平衡。正如彼得· 贝纳特在《时代》中所说的那样,在奥巴马的领导下民主党看上去更像一个有纪律的政党,而共和党则毫无章法。
 
对奥巴马的挑战在于如何将过去十年来的社会修复演绎在政治和国家治理的修复上,在就职演说中能够部分地体现这个过程。我们期待着他强调责任和团结的主题;期待着他批评如今在金融界中依然存在的那种不择手段的文化。
 
这个过程的另外一部分将会通过他治理国家的风格来实现。他致力于实现丹尼尔·贝尔等人在1960年代早期所瞥见的那种非意识形态化的政治。他自视为一个实用主义者和经验主义者。对于他来说,政府不是个人感情用事。他不会将政治上的分歧变成不同类型的人之间地位的争夺。他相信绝大多数美国人在政治上都很有分寸。
 
这个过程还将通过他积极地与各类人联系而实现。他已经与共和党人进行合作。他拒绝旧式的民主党强硬派中那些报复或惩罚对手的要求。
 
但是真正的考验还是政策上的。接下来的几个月政府将会推行大量刺激经济的措施。如果谁没有被匆匆投注8000亿美元所带来的前景吓倒,那么他一定没有花时间研究过经济教科书和政府实际行事的区别。
 
而在那以后,奥巴马的团队希望能带来全面的革新。那就意味着建立团结的文化,双方作出牺牲让步以解决问题比如减少赤字、重整老人医疗保健制度和社会保险、改革医疗体系。在分裂和缺乏信任的年代,这些问题难以得到解决。在2010年的冬天,奥巴马的总统任期将进入顶峰,,奥巴马将会恢复美国政府的平衡机制。
 
如果他能做到的话,“大动荡”时代将会真正地结束,美国历史将会在一个更坚实的基础上谱写出新的篇章。
 
●历史为奥巴马铺路
1863   林肯总统在解放宣言中,让17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