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虎子X晕晕X华东X刘敏 松散和严谨的相互吸引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743期 D18] 更新日期:2013-05-05 下一篇

 

分别来自两支乐队的四个人,早就在音乐节等各种演出场合听说过彼此的名号,却因为去年年底在欧洲的一路巡演成了同甘共苦的伙伴。在几乎每隔一天就是一场演出的高密度体验期间,一起在阿尔卑斯山下买菜做饭、听歌聊天的三天时间成了他们对那段旅程念念不忘的回忆。农历正月十五的晚上,两个从未在国内合作过的乐队在北京的愚公移山一起登台演出,为从北京出发的欧洲巡演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晕晕:我和虎子是在 2001年的朋友聚会上认识的,那之后在“业务上”有些来往,他做音乐我做设计,我还在上大学,他给我介绍一些活儿勤工俭学。然后 2008年宠物同谋刚成立,他想到找我去试一下,歪打正着。华东:我和刘敏是大概十二年前认识的,我是南京人,她来南京演出,我们就认识了。和虎子、晕晕之间,是原来就互相知道但不熟,主要是通过去年欧洲巡演认识的。那是芬兰文化部组织的一个巡演,我们两个乐队一起去了芬兰、丹麦、瑞典、西班牙好几个国家,大家一直在一起演出。另外原来我是写乐评的,还夸过虎子出的唱片。虎子:那一个月吃住都在一起,有时我们还住一个房间。

在欧洲的那一个月时间,除了演出,你们还一起做什么?
虎子:巡演比较辛苦,几乎每天都要换一个城市。中途有三四天休息,我们去瑞士阿尔卑斯山下一个朋友的房子里待了几天,大家每天聊天,感觉非常好。对我们来说,最有意思的活动可能要算是“赌博”了,比如到了北欧的动物园,就赌那儿有没有熊猫、鳄鱼甚至王八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因为演出跟旅游完全是两个概念,有时候凌晨2点钟演完,早上 8点就又要出发,很累的。晕晕:我们有一次是凌晨 4点演完,早上 6点就要走!那个赌博游戏,一开始我们不是特别有兴趣,但是虎子喜欢,还找到了刘敏这个玩伴,所以后来所有人就都一起赌了。华东:我们四个人在阿尔卑斯山的别墅里住了三天,很放松,其实就在山里的超市里买点东西,自己做饭吃。刘敏:我们其实没有时间玩儿,一个月演了 14场。

怎么想到回北京之后两个乐队还一起做一场演出的?
华东:是茶余饭后聊起来的,在欧洲一起演了那么长时间,总觉得在国内再演一场就完美一点,感觉好像从北京出发再到北京结束。而且我们在国内没一起演出过。晕晕:刚才他们在调音,我在后台休息,一下就想到了在欧洲巡演的日子,特别感动。

演出之外,你们一起聚会都会做什么?
虎子:我们两个乐队的成员之间,关系比较像,大家可以玩儿到一起去,都是夫妻档,好搭配。华东:其实私底下聊音乐很少,就是普通朋友之间那种什么都聊。地点上也不一定在哪儿,比如第一次是在虎子家吃饭,第二次是在通州的一个饭馆。

之前听过对方的音乐么?熟了之后对彼此的印象有什么变化?
刘敏:之前肯定是个粗浅的认识,只有交流过才能更深地去认识他们的作品。对我来说,他们是一个特别专业的乐队,很有特点,因为有两个主唱在台上,有两个外国人和两个中国人,但对音乐类型我们不了解。在国外的时候,只有我们是中国人,就能感觉我们是一起的。华东:之前谈不上什么印象,第一次见到他们是什么时候都忘了。在瑞士的山上,虎子放了一夜他们喜欢的音乐,我觉得很好听。巡演让大家有一种相互依赖的感情,有两三天他们去了德国,当他们再回来,我们就特别高兴。虎子:前年在草莓音乐节上,我第一次完整地看他们演出,“重塑”是我能在中国看到的编排上我最喜欢的一个乐队,他们把很多时间放在音乐上。他们做事情是很严谨的,这是我身上没有的东西。其实熟了之后没太多改变,但巡演时大家都没那么严肃了。而且巡演对大家的关系很有好处,因为所有城市对我们都是陌生的,大家可以相互温暖。

你们希望自己学到对方的特质吗?
刘敏:我们真不是他们那种类型的人!虎子:都三十多岁了,大家的性格都已经定了,只能说你觉得对方有很有意思的地方,但真的去改变自己就太难了。华东:在一起好玩儿,就因为他们身上一些“松散”的东西吸引我们,并不是说我们非往那边去靠。如果大家一样严谨或者严肃,也许欧洲巡演就会很闷,相处也不是那么高兴。可能就因为性格不太一样,交流起来没那么多事儿。刘敏:他们能缓解我们内心的焦虑。我们乐队对演出有些洁癖,会很紧张,欧洲巡演那种密度会每天都很紧张,如果没有他们的调剂,我们估计就崩溃了。不光是演出,而且那边的冬天下午 3点半天就黑了,没有太阳,特别压抑。

眼下你们每个人都在关心什么事?
刘敏:赶紧排练,今年很多事儿接踵而至,要忙起来了。华东:今年的计划都安排好了,所以赶紧开始动起来吧。虎子:我最关心以后的生活吧,对未来有一些迷茫,可能音乐是一方面的问题,但最多的还是关于生活的。比如我以后要生活在哪儿,因为我这一两年不太喜欢待在北京,想换个城市但没想好。今年还是想在生活上有些变化。晕晕:其实我和虎子有点像,因为我刚结束之前差不多八年的工作,想调整一下,我在想要不要改行,或者和朋友合作做点别的东西。我一直喜欢手工制作的东西,也许我会往那个方向发展,也许找个师傅学一下。

2013年会做什么好玩的新鲜事吗?
刘敏:十几年来我们一直都是排练、演出、写歌、出唱片,重复干同样的事情。虎子:我们每年大概都会腾出一个多月的时间做巡演。宠物同谋做了五年了,我想放慢些去做事情,可能会有意思一些。音乐很重要,不管好玩儿的音乐还是不好玩儿的音乐,自己觉得这东西有意思就行。对我们来讲,完全没计划,可能提前三四个月有一些演出计划,再往下就完全不知道了。晕晕:可能是性格关系,所以“重塑”身上有很多我们特别想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