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正在颠覆自我的雀巢

正在颠覆自我的雀巢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5期 B14] 更新日期:2016-07-05 下一篇
会扼杀神经元,阻止神经和大脑之间的连接,从而使大脑无法指挥行动。这些神经元逐渐变黑。目前没有药物能阻止这种疾病的发展进程。
贝特格认为,食品可能成为一种全新药物的基础—包括预防药物和治疗急症的药物。他认为,做成食品的药物可能缓解衰老的影响,减轻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症状,甚至减缓认知能力下降的速度。贝特格称,这个研究所正在做的许多工作“就像一家制药公司”。“其他制药公司在筛选新的化学实体,我们在筛选天然产品,尤其是来自食品的原材料”,例如从蘑菇、西红柿和其他植物当中提取出来的成分或纯化的分子。他的团队建造了一间实验室,对万多种这样的复合物进行试验。
雀巢最想实现的就是个性化,利用每个人在饮食和病史方面的数据设计量身定制的药剂组合,这些药剂可以装在一个胶囊里—想象一下,也许可以做成一个Nespresso 咖啡胶囊的样子,只不过是针对高胆固醇的人群。贝特格还用到了一系列闪亮的基因测序仪。弄清楚导致某些人减重或增重的遗传因子,可以让雀巢向消费者出售针对个人基因量身定制的纤体计划。
介于食品和药品的新行业
格雷格· 巴哈尔Greg Behar 是另一位不怎么吃奇巧巧克力的雀巢管理人士。他的Jawbone 健身追踪器显示,这位游泳冠军每天平均要走万步。他主管Nestlé Health Science,一个和贝特格的纯研究机构一起成立的子公司,旨在将研究机构的发现商业化。巴哈尔手下有多名员工,其方针就是开发“一个介于食品和药品的新行业”。该公司收购了一些初创公司的股权,如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的Accera,该公司制造一种奶昔粉,据称对阿尔茨海默病有益。巴哈尔称,Nestlé Health Science有潜力成为一项年收入亿瑞士法郎的业务。即使对雀巢这家全球最大的食品公司来说,这也是个无比庞大的数字。
尽管贝特格主管机构的研究尚未诞生任何实际产品(公司高管说这种情况很快会改变),Nestlé Health Science却凭着收购和自身研发获得了一批品牌。这个部门通过几十种现有产品,每年收入约亿瑞士法郎。这些产品包括Betaquik,一种针对癫痫病人及其他病症的类似牛奶的饮料,还有Meritene Regenervis 调味混合饮料,主要是舒缓疲劳和增强肌肉功能。对于癌症病人,该公司推出了Resource Support Plus,这是一种高蛋白饮品,有香草和枇杷芒两种口味可供选择。对于肥胖人士,有Optifast,这是一个由奶昔、汤和零食棒组成的产品系列,需要在医生监督下使用。其中的部分产品作为“医用食品”而受到FDA的监管。现年岁的巴哈尔年从德国制药巨头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Ingelheim 跳槽到雀巢。他每天早上至少锻炼一个小时,早上点来到游泳池,每周骑行约公里以上。他每年要完成到个铁人三项赛,而且还保持着这个年龄组的米仰泳瑞士国家纪录。巴哈尔是Jawbone手环的第一批使用者之一,部分原因是他的兄弟伊夫 · 巴哈尔Yves Béhar 是负责这个产品外观的工业设计师。他永远在发送消息,他把自己的活力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每天喝一袋Regenervis。他说:“这是一小袋粉末,调在水中喝。感觉比吃粒药丸好得多。”
巴哈尔称,有很多针对活动能力、肠胃健康、大脑等领域的产品正在研发之中。他们关注的焦点领域是益生菌以及对关节和骨骼有益的蛋白质及维生素混合产品。目前,一种针对克罗恩氏病的“基于食品的治疗药物”正在准备最后阶段的临床实验。他说:“在记忆力、情绪和焦虑等认知能力方面将很快出现革新。我们正在研发这些领域的产品。”
雀巢正在研究的这些概念如何产品化?反正不会是以额外成分添加到甘脆Crunch巧克力棒里这么简单。雀巢前首席财务官沃尔夫冈 · 赖兴贝格Wolfgang Reichenberger 称:“如果你发现了某种真正突破性的东西,却只是把它撒在酸奶里,那么就算运气好也只能多赚几分钱。”他现在供职于Inventages,这是一家专注于食品和健康结合的风投基金,雀巢是其主要的投资者。雀巢打算以独立医药产品的形式出售研发成果,这类产品利润率较高,而且与超市食品比竞争也少。
如果说让消费者变胖是一盘大生意,那么,让他们变得健康可能是一笔更大的买卖。制药行业每年规模达万亿美元,而且还在增长。尽管有如此大的潜在回报,金融界仍然弄不清雀巢的大跨界是怎么回事。法国Exane BNP Paribas的消费者分析师今年月发布了一份关于这种转型的深度报告,这些分析师表示,他们“不是医药专家”,需要和同事一起钻研这项业务。
而为表明自己的想法有着坚实基础,雀巢在洛桑建造了一个占地约平方米的办公楼,用于进行人体临床实验。它由莫里斯 · 博蒙Maurice Beaumont 负责管理,天性快乐的博蒙以前是法国空军的医生,研究缓慢释放的咖啡因对军队飞行员的影响。
另一方面,许多医生和健康维权人士依旧强烈怀疑各种营养补充剂,一家植根于糖果世界的公司可能无法让他们改变想法。毕竟,对许多人来说,对身体最有益的事情之一就是尽量少吃雀巢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在卖的东西。而对此,雀巢的首席技术官,瑞士神经科学家斯蒂芬• 卡齐卡斯Stefan Catsicas 表示,尽管大型食品公司还有待改进,但在涉及饮食、运动和生活方式的复杂争论中,食品行业一直被不公平地贴上“责任人”的标签。另外,他说,是否做出健康的选择最终还是取决于个人。如果他们不幸生病了,雀巢希望能为他们提供帮助。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