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100%剧场惊艳 《狮子王》 冲击中国舞台

100%剧场惊艳 《狮子王》 冲击中国舞台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1期 A14] 更新日期:2016-06-07 下一篇

我们生活在一个消费娱乐市场疯狂膨胀扩张的时代,如果问及你这个世界自天地鸿蒙开始时至今日收入最高的单项娱乐演出是什么,不知有多少个“爆款”会进入人们的脑海成为猜测的选项。而实际上,经过详实缜密的统计,这个勇拔头筹的娱乐消费单品对我们来讲,不算陌生也还未及熟稔,因为国人尚未大规模消费过它— 这个“爆款”,就是百老汇传奇音乐剧—《狮子王》。
历史维度的票房之冠终汉化
这部脱胎于年同名迪士尼动画片《狮子王》的音乐剧,目前全球票房已超亿美元。倘若找个参照物的话,全世界有史以来最卖座的电影是年的《阿凡达》,这个票房状元全球累积敛财的总和是亿美元。据统计,迄今走入剧院观看过音乐剧《狮子王》的人数高达惊人的万人次。当然,音乐剧其本体是需要依仗高度重复,从而回收成本达成盈利的艺术形式。因此,达成亿美元的票房积累,音乐剧《狮子王》一共用去了年。
自年月日开始在美国百老汇新阿姆斯特丹剧院公演,《狮子王》从此便开启了一票难求的霸气神话,并独揽了年座托尼奖。可以想象,仅靠百老汇一家小小的剧院多个座位,定然无法完成万人次的天文数字。当年《狮子王》在纽约百老汇成功后,随即乘胜追击开始了全美巡演,并打出了朝向海外不同文化娱乐市场输出转译的策略,前后制作过个不同版本。现在,全世界每天都有个“狮子王”操持着英、德、日、西班牙四种语言走上荣耀石。每一天都有不同肤色种族的“蓬蓬”、“丁满”在伦敦西区、汉堡、东京、马德里、墨尔本、墨西哥城各自逗趣打诨,环绕着地球上演生生不息的非洲大草原故事。
有趣的是,马上会有一个说着普通话的“狮子王”出现:伴随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开园,这个百老汇制作将会以中文版的形式,成为中国华特迪士尼大剧院的常驻演出,也意味着这个全球最历久弥新的娱乐“爆款”,在全球总演出小时数加起来已经相当于年后,终于用汉化版的方式闯进了中国的消费市场。
提起“狮子王”这个名号,国人并不陌生。年,一部名为《狮子王》的迪士尼动画长片电影席卷了全球。时隔一年,年中影公司将其作为分账大片引进了中国大银幕,那一年动画电影《狮子王》与《阿甘正传》《生死时速》等电影一起走进了中国人的娱乐视野。片中眼睛大大名叫辛巴的小狮子,以及山猪蓬蓬、猫鼬丁满这些教科书式的好莱坞卡通角色,成为了那个时代不少人的集体回忆。Hakuna Matata(意思类似英语:Don't worry)这句古老而神奇的非洲祖鲁语谚语,也因为主角们的欢唱,而成为了人们对非洲最摩登也最诙谐的好莱坞式认知。

改编之笔,青出于蓝
当下我们所处的原创思维稀缺的时代,让我们见识过太多的“改编”,任何优秀作品、美好故事,都急不可耐地用新技术重现,或是转换成不同的艺术形式,踏着捷径重回市场开启再一轮的敛财。套用一句当下时髦的话,“狮子王”是个使用了多年的大IP。即使这部音乐剧有各种大奖加身,在不了解这个剧目的人眼中,也不免会被想象为一个将原始的电影故事用毛茸茸的可爱人偶在舞台表演出来的热闹过场秀,利用情怀就能去巧取豪夺人们的荷包。
可实际上,如果说动画片《狮子王》是一部能将人们带回到童年的良药,那音乐剧《狮子王》绝对不是简单换个糖衣就重新上市,它更像重新调配过药方的一颗仙丹,而大银幕上的那些回忆,只是一味药引子,能让人更畅然地走进舞台上的生命传奇。
这位配出仙丹的“药剂师”叫茱莉· 泰默(Julie Taymor),她在百老汇就像是神话一般的存在,是第一位获得托尼奖(Tony Award)最佳导演奖的女导演。每次讲起这部《狮子王》,她总是骄傲回忆起一件趣事,当年电影《狮子王》大获成功后不久,还在迪士尼动画公司当执行副总裁的托马斯· 舒马赫(Thomas Schumacher)拨通了她的电话,表示希望她改编《狮子王》为音乐剧,诚挚邀请她担任这个项目的总导演。
“什么是《狮子王》?我根本没看过那部电影。”她坦言从小就不喜欢传统的美式审美,尤其是大圆眼睛扮可爱式的风格。那种极度美式欢乐、纽约梅西百货游行中的大气球人偶,对她来讲形同噩梦。作为一名先锋艺术家,她对和大娱乐公司合作充满抵触,更别提还是一些“大眼睛”的东西。得知迪士尼希望将“狮子王”纯粹进行舞台化、艺术化的转译,而不是简单将二维动画毛茸茸立体化以后,他们最终达成了协议。
就这样,音乐剧《狮子王》去除了电影中甜腻的可爱,她没有让舞台上的非洲动物,如同美式球队吉祥物般把演员全身包起来,而是利用头顶面具,呈现演员自己的面孔,自由喘息。她摒弃了好莱坞对数码技术的痴迷,没有使用炫目的镭射激光。观众可以看到油彩的面具、东方扎染风情的服饰,一切元素都和非洲草原上牛羚的惊奔、 野兽群的追逐、 大象的墓地并行不悖。她加强了影片中女性角色的笔墨,提前年宣扬女性力量,就如今天的美国娱乐文化。当然,茱莉· 泰默理性并充满敬意地保留了电影版那个莎士比亚式的经典故事,以及那些总能让人瞬间回到美好回忆的经典旋律。可以说,音乐剧《狮子王》虽然在电影版成功后年就顺势而出,但它绝不是一个生产链下对一个IP 的匆忙打造。
在纽约百老汇观看完《狮子王》以后,我买过一只小小的辛巴玩偶作为留念,而几日前的中文版《狮子王》探班,我又获赠了一只同样的小辛巴,两只辛巴唯一的区别是一个标签印着纽约明斯科夫剧院(Minskoff),一只标注着上海迪士尼度假区。这两只看上去样貌材质一模一样的辛巴,却绝对不是简单的复制粘贴,背后有着无数的付出和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