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红发戏痴迷影史

红发戏痴迷影史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0期 C14] 更新日期:2016-05-31 下一篇

“你不知道我有多害羞”
“《他与她的孤独情事》(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三部曲你看过吗?最喜欢其中的哪一篇呢?”Jessica Chastain反过来问我。她讲述这部电影,由她出演并担当监制,故事并不复杂:从男人的角度、女人的角度和综合角度,描述夫妻双方感情受挫后的心事。她曾说,所有角色中,Eleanor Rigby(《孤独情事》中饰演的角色)和她最像。“女性观众对Eleanor Rigby这个角色更感同身受,男性观众则可能觉得做作。”8点半,美国西海岸的还看不见初升的太阳,只能见到尘埃折光的清晨,这位好莱坞A-list演员已经开始思考关于电影的事情了。很快,她将赶赴一场通告,晚上,出席丽晶剧院的《猎神:冬日之战》(The Huntsman: Winter's War)首映。
我们认识Chastain不过五年时间,她已给观众带来了二十多部电影,类型包括文艺、哥特、独立电影、科幻,她与当代最伟大的演员和导演大导演合作,她在每一部戏中的造型、口音、举止各有不同,以至常到电影的最后演员表浮现时,人们才会意识到,原来那一位,又是她。都是她。从《星际穿越》 (Interstellar)中让人心疼的Matthew McConaughey的女儿、《火星救援》 (The Martian)中冷静但音乐口味古怪的女队长,《相助》 (The Help)中前凸后翘南部口音的金发肉弹,或者《刺杀本拉登》 (Zero Dark Thirty)那个偏执的执着的CIA女探员 & &在距她遥远的中国,“劳模姐”这影迷给的称号,比她的真实名氏更易被记住,lady model worker,她忍不住欢喜地提了起,这个昵称目前是她的最爱,因为“终于有人懂我了!”
而电影之外,她常常流露出让人难以想象的无所适从,比如,她很害怕坐飞机,搭乘飞机则有着奇怪的迷信,觉得如果不能在进入机舱前用右手触碰飞机外壳,便会有不幸发生。一档晨间节目中,主持人邀请她对镜头用苏格兰口音讲几个句子——因为《猎神》的人物设置带有苏格兰血,在被要求的瞬间,这位39岁的获两次奥斯卡奖提名的著名演员,突然脸颊绯红,手足无措:“不不!我不行,我讲不出口 & &”
是那种在深海里感受到各个方向的压力快要窒息似的声音。
Chastain描述受邀出演《猎杀本拉登》的情景,当时她正在多伦多演《妈妈》(Mama),晚上,结束了拍摄,打开手机,一条消息跳出来,“‘嗨,我是Kathryn Bigelow,愿打回给我吗?’看到消息,我在车里快吓炸了!我之前没见过她,不得不镇定了一会儿,才回电话。”并非每个人都喜欢电话,尤其一些敏感的灵魂,Chastain大概是其中的一员。她多次提过自己的害羞。“我很害羞/你不知道我有多害羞。”她常常使用这样的句子,为自己的害羞感到歉意。去年11月,在布拉格拍《动物园长的夫人》 (The Zookeeper's Wife)的时候,有个朋友带她去麦当娜的巡演,当舞者穿过人群邀请她是否愿意上台一同表演,她当即拒绝,同去的朋友着恼,她才鼓起勇气,上了台,即兴跳了一段舞,还扇了几下麦当娜的屁股。
很有趣,Chastain的很多行为都如此,性格中似划行着两道线,一道意味着她柔软羞怯的本我,抗拒的、闭塞的,另一道则意味着总在她自闭的时候跳出来的另一个自我,为本质的她发声,那是她大胆的一面。
大胆的一面 & &约是她7岁的时候浮现的,7岁前,她差不多是个“独行侠”。直到外婆Marilyn带她去看韦伯的音乐剧,《约瑟夫的神奇彩衣》(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olor Dreamcoat),告诉她,台上人们是专业的演员,演戏是他们的工作。台下的小小的红发姑娘没有说话,眼里全是光。“那时候,我很少和别人有情感上的互通,但又是个想象力丰富的小人儿,外婆可能看到我心里有很多能量需要释放。她还送我去学跳芭蕾。”看完戏回家后,她决定,演戏是她的未来工作了,她常常央求母亲带她去洛杉矶拍广告,做一个小童星,母亲坚定立场没理她。
她是个古怪的孩子,一旦认定了目标,“开始觉得人生有了意义。” 在那个年纪,就会读Barbra Streisand等影人的传记。在学校里,她的戏剧天赋一开始并未显现,那时候读公立小学,成绩好的孩子才能在戏剧课上领到前排角色,而她的成绩不佳,也不善于争取。10岁时,她组织街区的孩子们在草坪上给大人演戏,表演迪士尼动画,表演的方式,是扯着嗓子高声唱。
2011年,Chastain出演的《罪孽》(Touch of Evil)、《存身》(Take Shelter)、《科里奥兰纳斯》(Coriolanus)、《生命之树》(The Tree of Life)、《相助》、《德州杀场》(Texas Killing Fields)相继上映,媒体对这位年纪不算轻的新人演员(彼时34岁)感到好奇,却又不知该如何与她交谈。她不愿意谈论自己的出生地,甚至不愿说出自己的真实年龄,显得很慌张。当然现在这些对她来说,都是说熟了的内容:在加州州府萨克拉门托长大,1977年3月24日出生,白羊座 & &其姓氏Chastain,追随母亲,不随养父Michael Hastey,更不随生父Michael Monasterio,一名摇滚乐手—17岁的时候,让16岁的妈妈生了她。Chastain曾暗示道,她的出生纸上,“父亲”一栏是空白(意指没有证据指出Monasterio是她父亲)。Chastain曾有一位同父同母、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