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笑话变奇迹 “特朗普总统”最后冲刺

笑话变奇迹 “特朗普总统”最后冲刺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10期 A18] 更新日期:2016-05-31 下一篇

印第安纳州初选结果明了后,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克鲁兹走上台。“今晚,我很遗憾地宣布……”他的支持者们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即将听到的消息,原本安静的会场,响起了一声声悲伤、令人难以置信,甚至愤怒的“No”。

这些呼喊,也许是所有“NeverTrump”(倒普运动,誓言阻止特朗普提名共和党的运动)的参与者的共同心声。特朗普的竞选,也许是美国历史上最分裂的、回响最激烈的一次。他也碰巧来了一次利害关系甚大、一输或成千古恨的选战。美国的司法、行政、立法三个分支都面临变动,除了总统选战之外,共和党要在此次选战中保卫国会两院多数党地位,特朗普的极端言论得罪了拉美裔、女性选民、穆斯林,甚至外国盟友政要元首,他的大嘴控制不住的话,损害党派形象,会威胁其他议员的选战。同时,在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后,若能提名保守大法官,就可以在包括反医保、移民等众多议题上为共和党打开局面,保住均势。
特朗普提名已定,建制派只能团结
随着克鲁兹(Ted Cruz)、卡西奇(John Kasich)相继退出选战,团结党内、为迎战希拉里做准备、备战国会和地方选举已成共和党迫在眉睫的任务。按照此前选战的经验,一党的总统提名人,将是选举年重要主角,大量的竞选资源包括广告费用、选民登记动员、数据民调等都将围绕这个中心,帮助他入主白宫。一个令选民兴奋的参选人,将会明显刺激下级选票的选情,这也就是所谓的“Down-Ballot Effect”。但这次共和党领袖们为了团结,为了打败希拉里,迅速支持特朗普,更像是兵行险招,国内涌现的这股民粹、反现状与系统制度的愤怒,让他们看到可以借势进入白宫的可能性。
特朗普自然知道自己崛起背后的民意,连共和党建制派都不敢小觑,但他也深知,如果继续自掏腰包竞选,他无力抵抗大选期间希拉里Super PAC狂轰滥炸的广告战。自己靠大量媒体曝光所得到的免费广告机会,进入大选之后,会失去优势。他急需共和党各阶层组织拥有的人力资源、选民数据资料,并迅速建立起自己的地面选民动员部队。目前共和党内的大金主因为对他言论和政策观点不满,都还不愿意掏钱为他捐款,而是关注“下级选票”(Down-Ballot),把资金注入了国会,尤其是参议员选举中。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自然是识大局,抛出了橄榄枝。特朗普先是旋风走访华盛顿,与普利巴斯、参院共和党领袖麦康纳尔(Mitch McConnell)、众院议长保罗· 莱恩(Paul Ryan)等党内领袖闭门会谈。会面前莱恩仍表示未下决心支持特朗普,会面后则信誓旦旦团结党内。
经过密集谈判,特朗普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达成协议,将建立两个筹款委员会,一个是特朗普必胜委员会(Trump Victory Committee),将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特朗普竞选团队和个州的共和党地方委员会筹款。
第二个是特朗普让美国再次强大委员会Trump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Committee,该筹款委员会将仅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和特朗普竞选团队筹资。这也就是正式将特朗普与共和党的命运绑在一起。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筹款负责人卢· 艾森伯格(Lew Eisenberg)被指派负责新的联合筹款委员会,他是党内极有人缘和威望的建制派代表,这一步棋无疑更显示出特朗普党内最高地位。
除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支持之外,州级共和党领袖们也开始迅速处罚州内反特朗普的人士,要求他们跟着大部队走。他们持续传递的信息就是:特朗普不完美,但希拉里当总统将更加糟糕。
特朗普如何逐个击破?
稳定财政之后,特朗普也利用他高超的驾驭媒体能力,继续他的形象修复之举,对共和党内对他仍旧存疑的群体进行逐个突破。
近一周来,特朗普负面新闻不断。纽约时报披露他“直男癌”的报道(采访了多位与特朗普共事过的女性)一经推出,他就猛批记者偏颇,前女友为他辩护之后,他的妻子女儿又继续出场,争取舆论阵地。他给曾与他结怨的福克斯电视台女主持梅根· 凯利(Megan Kelly)一个独家专访,原本那个霸道、脾气暴烈、不服输的富豪,在镜头前温和平静,甚至为此前推文骂梅根胸大无脑道歉,两人一团和气,除了在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特朗普甚至独创性地用自己的推特直播了这次专访。而在路透社推出独家采访,将他愿与金正恩坐下对谈解决朝核问题,要重新谈判气候协定等雷人雷语放在头条时,他又驱车前往共和党内最有名的外交专家基辛格的家中请教,让所有的人都屏息关注这次会面。
共和党内精英建制派,尤其是安全和外交领域的人士,此前一直是反特朗普的急先锋。在会晤基辛格之前,特朗普在华盛顿旋风之旅中还与詹姆斯· 贝克(James Baker)见面。贝克曾任里根的幕僚长、老布什的国务卿。特朗普欲借贝克、基辛格这些代表现实主义外交的党内权威人士,来为自己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外交理念寻找支持与背书。如果现实主义派系代表可以成为特朗普的外交顾问,无疑将为他加分。而安全外交领域的倒普人士无疑也希望从基辛格、贝克对特朗普的态度上,来为自己未来的下一步寻找指示。
为了拉拢党内保守人士,特朗普甚至迅速推出了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人。这一个人的法官提名名单被不少保守人士视为是“梦之队”,每个人都是共和党总统提名的法官,都是联邦主义者协会(Federalist Society)网站上列出的专家,这个机构支持宪法原教旨主义,和离世的斯卡利亚大法官信仰一致。几位提名人与党内的倒普运动人士有关联,比如托马斯李(T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