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保守的主意

保守的主意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9期 A30] 更新日期:2016-05-23 下一篇

我老婆是个不关心政治的人,更搞不懂什么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但她有自己的主意,没那么多奢望。比如,今年· ,饿了么被当作OO行业反面典型,很多人在哀叹不道德,我老婆的观点是,那些叫块钱盖饭的本来就是脑残,没资格抱怨,美团明明有可以从鼎泰丰或者眉州东坡送餐的服务,互联网解决的是便利,而不是味道和卫生。

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讲述过一个预言:城市里每个人都是贼,每天晚上,每个人都去别人家里偷一样东西回来,自己自然同时被偷走一样东西,这样大家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决定不出去偷,这样导致另一个人也没办法去他家偷,于是世界变了。世界变成什么样,并不是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区别,他们的区别在于,觉得世界可以变成什么样。
在保守主义者那里,世界不管变成什么样,个体责任总比政府组织靠得住,不管有没有互联网,足够常识和人民币至少可以保证少吃地沟油,就像那句犹太谚语所说:“如果我不替自己着想,谁还会替我着想?”在自由主义者那里,总有些乌托邦的冲动,互联网应该搞定所有需求,政府应该确保每个人相亲相爱和盗亦有道,于是经常走向反面。毕竟,在一个越来越复杂的治理体系中,要让人们最终慢慢变得都不去偷,需要的时间太长了,这让设计者非常煎熬,仿佛一个处男的春梦,总在清晨解开情人裙子的时候醒来。
奥巴马的梦做了年,现在快醒了。年月日,他在开罗大学演讲,柔软的身段,讲述“新中东思维”,寻求建立“一个美国与穆斯林世界的全新开端”,那天早晨,陪他一起吃早餐的是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年半以后,年月日,奥巴马的特使见到老穆,告诉他“最好转向真正的民主”,第二天,老穆发表讲话,宣布任期结束交权。奥巴马又追过去一通电话,问老穆能不能立刻交权,回答是“不行”。挂掉电话,奥巴马发表声明,要求埃及权力转移“马上开始”。
实际上,从那天起,一个自由主义者所带来的变革希望已经变形,当奥巴马准备留下最后一份外交遗产,历史性地访问古巴,空军一号降落,没有哪位古巴领导人站在哈瓦那机场迎接。与他相比,希拉里在道德上的弱点,使她从一开始便很难激发人们的伟大梦想,人们太了解这位前国务卿了,她在班加西之夜选择睡去,没有接听夜里点打来的电话,她号称为伊拉克战争后悔,后悔的却不是做出当初的决定,而是没料到后来的剧情。
特朗普自己则对进入“梦工厂”索然无味,他肯定不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同时也很难被贴上典型的保守主义标签,但他确实有些主意。这些主意可能不招人喜欢,但毕竟是些主意,好比甭管别人怎么偷,老子自有一套。于是,那些习惯在偷与不偷之间纠结的知识分子,会觉得脑洞大开。月日特朗普首次外交政策演讲,有兴趣的可以找来原文看一看。他说新的方向,“用目标取代盲目,用战略取代意识形态”;他说混乱,“始于一个危险的想法:让那些没有经验或者没有兴趣成为西方民主国家的国家成为西方民主国家”;他说中东,“我们应当对那些永远不会成为我们朋友的组织抱有清醒认识,相信我,不管我们做什么,他们都是敌人”。

这思路很清晰啊,其实比特朗普更清晰的人还有,只是清晰过头也挺骇人。科罗拉多州最近出了个岁的小伙子,叫阿莱克斯·贝恩斯特恩,他征集到了足够的支持,将在月日该州共和党众议员初选中挑战已经做了三届的斯科特· 迪普顿,而他的选举政策就一条,要求结束美国与沙特的关系。

他认定沙特是“· ”事件背后的主谋,所以他要谋求进入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干三件事:将沙特加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对沙特实施制裁,冻结所有与恐怖组织有关的沙特组织资金。被吓坏的自由主义者现在给特朗普们贴上一个新的标签,民粹主义,以为可以吓到选民。问题是,在那群被他们背叛了太久的人面前,以前定义为负面和危险的概念恐怕已无法起到鸣枪的作用,这进而导致精英们更多的恐惧。看看媒体刊登了多少关于特朗普的歇斯底里的漫画便知道了,完全没有一点点道路自信:美国会因为特朗普灭亡吗?美国会因为民粹主义而变成希特勒的德国吗?特朗普虽然“杀死”了共和党,但他的前方有更多的人等着给他找碴。即使最后的结果真的让人大跌眼镜,主意和主义毕竟有一字之差。请相信,美国是个伟大的国家,可能会轻易堕落,但不会轻易衰落。这也是互联网的伟大之处,可能会作恶,但不会去作死。守住些主意,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