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有一种新生, 以美为名

有一种新生, 以美为名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89期 A22] 更新日期:2016-04-14 下一篇

韩国,首尔市,江南区;地铁号线,狎鸥亭站—— 这是一条“哈韩”女孩们心驰神往的游览路线。狎鸥亭不大,却囊括了韩剧中屡见不鲜的一切浪漫与繁华。比起成为单纯到此一游的街头点缀,部分女孩显然更渴望化身回头率爆表的主角。狎鸥亭,亚洲知名的“整形一条街”,放眼望去,整形医院密密麻麻、鳞次栉比。

韩国是世界公认的整形大国,其整形业萌芽于1960年,1980年代后期经受市场化洗礼,竞争日渐激烈。近半个世纪的酝酿过后,一条极为成熟的产业链已经形成。更值得一提的是韩国整形业的学术氛围,受访的学者们告诉笔者,整形外科在韩国不仅仅被视为一种商业化的存在,它更是医学和科学领域的亮点。除了难以计数的各大整形医院,类似大韩整形外科学会这样的学术组织,在韩国也颇具影响力,培育了一大批医学界和整形界出类拔萃的人才。

在中国,人们从曾经的谈“整”色变,渐渐演变至今天的“整整”也无妨。感性和理性的双重作用下,越来越多中国女孩开始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拥有日韩明星一样姣好的容颜。

L的心路历程

20159月的某日下午,笔者与L在一家小餐馆相遇。L 是一名留美研究生,带着北方女子的爽朗气质,又不乏南方女子的玲珑身段。

她告诉笔者,此次首尔行,目的就是整形。“这其实是我第3次整形了”,她坚持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因为喝拿铁时,如果有阳光打在脸上,会很好看。

“第一次是两年前吧,也是在这次打算进行手术的医院。”当时,L做了下颌角整形手术,也就是所谓的“削脸”。为了配合脸形,她又在第二年做了双眼皮手术。而这一次,L打算用软骨填充鼻梁。“我以前的脸很大,单眼皮不说,还有一点点大小眼。最开始并没有想过要整形,只是尝试用打阴影,双眼皮贴这样的化妆手法来修饰。可是每次卸了妆那种心理落差真的太大了。我意识到,只有整形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才是我想要的。”谈及整形的起因,L 这样娓娓道来,“毕竟谁都想变得更美,对吧。”

由于网上关于整形的宣传大多和韩国有关,所以最初决定整形时,L 就更倾向于来韩国。她也搜集了大量日本整形的信息,却因当地整形医院的消费极其昂贵,只好作罢。L 发现,日本整形医院数量少,要价居高不下,也是一部分日本人会选择来韩国整形的原因。通过联系中介,她顺利找到了现在的这家医院。据悉,现在有相当多中介,都在靠推荐整形医院给中国客人来维生。

笔者仔细端详了一下L 的脸。脸这样被切开,骨头这样被削下,她必定经受了长时间非人的疼痛。“第一次手术之前很紧张,但一想到很快就能变美,兴奋就会压过恐惧。真正进入手术室以后,我的脑子里就变得空空的,什么想法都没了。麻醉以后顿时就昏睡了过去,所以整个下颌手术进行时,我毫无知觉。”这次手术结束以后,L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头部加压包扎,并且只能吃流食。据她描述,那个时候自己的样子特别狰狞,她连照镜子都会害怕。相比之下,双眼皮手术轻松得多,也不需要住院。但是L在眼睛恢复过程中没有遵从医嘱,总是看电视、看电脑,导致眼睛浮肿,在拆线的时候疼到近乎晕厥。“一定要乖乖听医生的话,不然会很惨。”L 把“一定”强调了好多遍。

坐在笔者对面喝着拿铁的L,真的很美。她的至亲和朋友,那些知道她过去的人,对她整形一事持什么态度呢?解释过太多遍的她,对笔者这番发问并不反感,“在动了整形的念头之后,我第一时间告诉了爸妈。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要在脸上动刀子,怎么也要征得他们的同意吧。”L说到这里笑了笑,“我对朋友同样开诚布公,他们都很支持我的这个决定。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又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没什么好隐瞒的。”有趣的是,L 那个极其开明的妈妈,看到她的双眼皮手术如此成功,竟然说自己也要去试试。经年累月,无数像L这样远赴韩国、日本寻美的姑娘,成就了两国整形业的盛景。

整形“工厂”探秘

狎鸥亭地铁号出口不远处,就是韩国梦想整形外科医院。十余层高的大厦几乎全部被其占据。起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