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西班牙政治中的数学

西班牙政治中的数学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89期 A7] 更新日期:2016-04-14 下一篇

当传统变得不灵,往往是新情况出现了。1220日,西班牙大选选出了自-1989年民主化之后第一个分崩离析的议会,西班牙政治从稳定的人民党/ 社会党的两党制,突然变成了新的党派—“我们可以党”、公民党加入后的四雄纷争。现任执政党人民党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因为所在党票数不过半,面临着新政府组阁难题。

两党制度,即便没有经过美国总统制的洗礼,在欧洲本身也能在议会制度中发芽,因为为了保证政治的稳定,议会选举在制度设置中就为小党的崛起设置了门槛:必须达到每区选票的才能得到议会席位。这样的门槛,在稳定的时代,的确有效地保证了大党的地位。更何况,两党制比较符合西方文化中善恶/黑白/ 正反/ 敌我的二分法,做政治动员相对简单,只要社会不发生激烈震荡或战争,基本上左右两党能轮流长期执政。

但显然在今天的西班牙,无论是政党制度门槛,还是选民认知心理,都无法阻止新党派的崛起。传统的左右两党,在新的议会中选票跌至民主化后的历史最低。目前的执政党、中右阵营的人民党,只获得下院350席中的123席,而原来的反对党社会党,只获得90席。激进左翼的新党“我们可党”,获得69席,而中右的公民党,稍微逊于“我们可以党”,获得了40席。

四雄纷争的局面,并不是政客和选民乐见的局面,很多西班牙选民在投票时因为难以分清楚各党观点,自己做选择时非常别扭。西班牙政治从超稳定结构走向类似希腊政治的局面,也肯定是因为新的重大因素引入。

“我们可以党”2014-1月才成立,迅速崛起成议会第三大党和全国党员第二多的党派,其关键的外来新因素就是“欧盟”。因为西班牙是欧盟的重要成员,也是欧洲央行的支柱之一,所以传统的两党,无论是左翼的社会党还是右翼的人民党,都是亲欧盟党,因为只有主流西班牙政党进入欧盟政治核心,西班牙才能继续在欧洲政治中保持地位。

但随着德国的紧缩财政政策作为央行救助西班牙的条件而输入该国,对欧盟的不满,在这个不应该反欧盟的国家,不断滋生。虽然左翼社会党也反对紧缩政策,但它还没走到要求重写《里斯本条约》的地步—西班牙社会党是欧洲议会社会党的重要领导成员。所以,这就给了反欧盟的“我们可以党”天然的舞台,活生生地把传统左翼选民,分出了一半给这个诞生才两年的新党。

同时,“我们可以党”的反欧盟立场,也使得该党成为分离主义者的最爱,因为在政治表达中,很难把反欧盟的西班牙民族主义和加泰罗尼亚/巴斯克民族主义在逻辑上完全分开。所以“我们可以党”虽然在全国都有斩获,但最强的支持地区恰恰在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

新的中右政党公民党,比人民党更加注重个人自由。但更重要的是,“公民党”诉诸西班牙统一,获得了分离地区支持西班牙主权的人的坚定支持。

就这样,传统的左右经济/ 政治对垒,在今天的西班牙,被加入了欧盟和分离主义两个新的因素,造就了亲欧盟反分离右翼(人民党),亲欧盟反分离左翼(社会党),反欧盟左翼(“我们可以党”),反分离右翼(公民党)四个不同选项,分裂了全国选票。

为了组成-176席的新政府,目前西班牙政客们有以下几种方案:按照左翼组合:社会党“我们可以党”,票数不通过;按照右翼组合:人民党 公民党,票数不通过;按照亲欧盟组合:人民党社会党,票数通过,但被社会党党魁拒绝,因为这么做,社会党选票会继续流向“我们可以党”;按照支持西班牙统一组合:人民党社会党 公民党,票数通过,待商谈,但社会党同样有上述危险;为了政治平衡组合: 人民党“我们可以党”(甚至再加上社会党),票数通过,但非常难成立这样的组合。

可以看出,如果希望避免重选,最关键的因素是社会党是否愿意牺牲自己:如果可以,人民党组阁顺利,但未来可能左翼选民都流入“我们可以党”;如果社会党不愿意牺牲,那么人民党必须和“我们可以党”达成一个艰难的跨政治联盟,这完全得看“我们可以党”党首伊格雷西亚斯(Pablo Iglesias)的个人政治决策。

不过既然“我们可以党”是不按规则崛起的黑马,伊格雷西亚斯的选择也许会出乎大家的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