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别了,德国“宫廷乐长”

别了,德国“宫廷乐长”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0期 A20] 更新日期:2016-04-13 下一篇

1989109日傍晚, 东德城市莱比锡的街头上人头攒动。 他们不断高喊着“我们才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 的口号; 另一边, 荷枪实弹的东德政府军警严阵以待。 对德国乃至整个欧洲来说, 这确是命运攸关的一刻。 突然间, 扩音器里传来了浑厚的男中音:“我们请求大家保持谨慎和冷静, 只有这样, 我们才能够开展和平的对话……” 最后, 人群和军警之间没有爆发冲突, 莱比锡街头没有出现腥风血雨的一幕。 此后未及一年, 柏林墙被推倒, 东西两德实现一统, 冷战走向终结。 当时在莱比锡马克思广场上回荡的那把雄浑的男中音, 正来自于不久前以88岁高龄作古的德国伟大指挥家库特·马祖尔。

传世之乐,和平之声

在其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民主德国 (前东德), 马祖尔是尽人皆知、 德高望重的一位指挥大师。 他棒下领导的莱比锡布业大厅乐团, 有着三百多年的历史,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交响乐团之一。 这个乐团象征着莱比锡辉煌厚重的音乐遗产 —这里是巴赫的故乡, 而门德尔松则是这个乐团史上最著名的指挥家。 如同历任教皇皆为圣彼得的继承人那样, 执掌这个乐团的指挥家, 无一例外的,被视作门德尔松衣钵的正宗传承者。 多少个世纪以来, 莱比锡市民们都把这个乐团的指挥尊称为 “宫廷乐长”(Kapellmeister)。 冷战时期, 东德的莱比锡布业大厅乐团和西德的柏林爱乐乐团地位相当, 两者是各自政府最负盛名的文化王牌。

作为一个伟大乐团的领导者, 马祖尔自然得到了当时东德党政军一定程度的尊重。 1970年代末, 通过不断施压, 马祖尔成功说服了东德总书记昂纳克为乐团修建一座新音乐厅, 这座音乐厅的每一个细节都经由马祖尔亲自过问拍板。 尽管不是党员身份, 但马祖尔对东德执政党的影响力非同一般。

1989107日, 东德举行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阅兵仪式, 以纪念民主德国成立40周年。 众多异见分子在街头被逮捕。 东德军队驻莱比锡指挥官君特·卢茨在莱比锡官方报纸上发表了 《不能再容忍敌对势力》 的文章, 却对自己儿子早已加入 “敌对势力” 街头队伍的事实浑然不知。 东德军警拿着扩音器对民众高喊:“我们是人民警察”, 民众却高呼 “我们才是人民” 进行回应。 从此, 这句话成了两德统一前夕最深入人心的口号。

更大的一波示威人群, 在同年109日的白天开始集结。

东德政府紧急命令所有医生待岗和增加血浆储备。 冲突似乎一触即发。 下午2点, 莱比锡市委宣传部长库特·迈耶拨通了指挥家马祖尔的电话。 马祖尔在电话中预测道, 今晚集会的人数应会增加, 莱比锡市委当局和文化名人, 有责任尽力避免悲剧收场。

不多时, 马祖尔便在他卧室的书桌上起草了一份以和平为诉求的呼吁书。 三位莱比锡市委委员, 及包括马祖尔在内的三位当地名人, 在这份呼吁书上署名, 他们组成了所谓的 “莱比锡六人小组”。 下午4点半, 这份呼吁书被发往布业大厅打印,随后通过电台对全市广播。 当晚, 莱比锡爆发了东德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 约7万多名市民举着蜡烛, 从尼科拉大教堂出发游行至东德特务组织 “斯塔西” 的莱比锡总部。 东德军警随时有可能接到开枪的命令。

是马祖尔的声音, 让整个莱比锡沉静下来。 示威者们相互监督, 防止过激行为出现; 而政府方面也按兵不动, 无人扣动枪上的扳机。 接替昂纳克出任总书记的克伦茨一直拿不定主意, 因而失去了下达开枪命令的时机。 无愧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