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半面妆”嘲讽了谁

“半面妆”嘲讽了谁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3期 A30] 更新日期:2016-04-12 下一篇

半面妆,出自《南史•后妃传》。

梁朝侍中、信武将军徐绲的女儿徐昭佩,有姿色,517年应召入宫,立为湘东王萧绎妃,生王子萧方等和女儿益昌公主萧含贞。萧绎是独眼,一次临幸,徐妃只作半面妆,即半面梳妆,半面未妆,知道她是有意嘲笑,萧绎拂袖而去,一连几年不再理睬她。徐昭佩嗜酒,喝多了吐自己老公一身,亦好色,勾引朝臣暨季江,为后世留下成语“徐娘半老”;最后,因与“小鲜肉”贺徽玩暧昧,加之萧绎怀疑她毒死了爱妃王贵嫔,549年被赐死,葬于江陵瓦宫寺旁。549年,侯景之乱,梁武帝萧衍饿死宫中,552年,萧绎即位,称梁元帝,又三年,灭国。

想起这个故事,是因为看到另一位政治徐娘,站在讲台上给人们灌输心灵鸡汤,色泽深绿。“我们不是要打败谁,我们要打败的是困境”,这种台词在《琅琊榜》里看看就好了,在地方领导人选举中说说也可以理解。现实中,梁朝孱弱不值一提,哪有什么江左梅郎。政治或者感情都一样,一个居于从属地位且被抛弃的老女人,谁也打败不了,更不要说困境此类哲学高度的东西。嘲讽与出轨,妒忌和报复,最后只会把自己折腾到枯井中。

存在就是这么冷酷,世界上角色有两种,国际事务的参与者和国际规则的制定者,也可以说,一段感情的参与者和男女关系的主导者,他们之间利益交换,用资源或者身体。大多数时候,前者只能在后者那里当乙方,昭佩有些不甘心而已。不甘心的还有那些阿拉伯国家,上个世纪70年代,1973年和1979年,因为第四次中东战争和伊朗伊斯兰革命,石油输出国组织中的阿拉伯成员国收回定价权并限产,全球经济陷入危机。不过,到了上世纪80 年代中期,它们受到了“逆石油危机”(油价暴跌给产油国带来的打击)的教训,当时北海和墨西哥油田产量急速上升,1986年油价从每桶不到40 美元跌到20美元左右,轮到中东产油国陷入财政赤字。

问题是,后宫金枝玉叶和海湾石油王子们,他们也许是在别人羡慕眼光中享受惯了,从没觉得自己弱不禁风,从没读过李商隐的诗句:“休夸此地分天下,只得徐妃半面妆”,毕竟历史记忆很容易被现金覆盖。115日,阿联酋亿万富翁哈拉夫•哈卜图尔接受媒体采访,放出豪言,如果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海湾阿拉伯国家会从美国撤出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投资,“我敢保证,美国会丢掉他们的生意,人们将取消去那里的一切投资计划”。

可是,2015年夏天起,随着油价崩盘,海湾国家的主权财富基金,占世界五大中的四个,已经大幅从美国资产管理公司中撤出资金,一个季度规模估算至少二三百亿美元,美国并没有怎么样;甚至沙特故意打压油价所针对的俄罗斯和伊朗,因为有多样化的工业体系,也没有怎么样。躺枪的是哥伦比亚这种产油小国,1月该国货币比索与美元的兑价已跌到史上最低,一些跨国能源公司也深受其害。据标准普尔数据,截至201511 27 日,全球年度公司债违约数达101起,创2009年以来最高,其中40%是石油、天然气等资源企业。

最受伤害的其实是发出嘲讽的海湾国家自己。2015年,沙特财政部数据,赤字创纪录达980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数字为1300亿美元。阿联酋自2007年以来每年举办的“阿拉伯电影节”暂停,阿布扎比旅游发展投资公司(TDIC)与路易•威登合建的阿拉伯最大购物中心也被延期,好在该国没有陷入也门山地游击战,迪拜罗浮宫还能在2016年如期开馆。事实上,现在智库讨论的不再是这种举动是否明智,而是沙特如此不计后果究竟有何动机,“半面妆”绝对不是智商问题。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15日文章,题为《沙特作阻止美国转向伊朗的最后一搏》,援引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院长瓦利•纳斯尔的话称,沙特人不能接受一个“美国国务卿用黑莓手机与伊朗同行通话的现实”。可是,美国人会不会像梁元帝一样反应?这要看能否撬动华盛顿的甲方。美国页岩油革命,以色列比沙特还忧心忡忡,这帮阿拉伯邻居真都变成了穷光蛋,还有消停日子过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