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法兰西有酒不成席

法兰西有酒不成席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84期 A32] 更新日期:2016-04-15 下一篇

无酒不成席,法兰西有红酒。

酒席对政治的促进作用,包括办公室政治,不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英国伯明翰大学高级学者伊恩· 米切尔月在澳大利亚独立学术网站“The Conversation”发表研究,称酒精会让人对自己圈子里的人更亲切友善,还会让人觉得圈内人更具吸引力。

翻看二战中罗斯福、斯大林和丘吉尔三人的交往史,酒精是最佳助推器,主要品种为法国红酒、伏特加和杜松子酒。在雅尔塔会议上,英国代表团刚抱怨没有柠檬来配杜松子酒,苏联红军士兵第二天就给他们送去了几棵柠檬树。1942-8月,丘吉尔第一次去莫斯科,没有带去斯大林期待的好消息,特别是暂时不会开辟第二战场,然而回国前丘吉尔发报说,“我们的关系达到无比诚挚和友好的程度”。关键是最后一晚,斯大林请丘吉尔去寓所喝一杯,那顿酒喝了6个小时。

194410月丘吉尔再去莫斯科的时候,俩人显然已是圈内人,109日晚克里姆林宫的晚宴于是发生了“百分比协议”。根据丘吉尔描述,大家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他递给斯大林一张现场随手写的纸条,上有战后中东欧势力范围划分:罗马尼亚:苏联90%,英美10% ;希腊反过来;南斯拉夫和匈牙利一半一半;保加利亚:苏联75%,其它国家25%。斯大林拿起蓝色铅笔在纸条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钩,递还给英国人。然后是沉默,丘吉尔说,这似乎有点草率,别人会说咱们玩世不恭,把纸条烧了算了。斯大林说:“不,你留着。”

米切尔的研究还说,酒精同时让人对圈外人更苛刻,而且看外人还是外人。1943年德黑兰会议,被三巨头酒桌上排斥的便是蒋介石和戴高乐。罗斯福和斯大林都同意,中国人是优秀武士,但重庆领导太拙劣;而法国人没有本钱,也没有资格享受权利,战后倒是该去检查一下法国殖民地。当然,事情后来有了变化,因为戴高乐194412月主动去了莫斯科,收获了《法苏互助同盟条约》,这一条约提高了法国和戴高乐本人的地位。

这些大国根本不会喝醉,只是利益转移,酒还在喝,圈子在变。928日,普京与奥巴马趁联大开会见面,午宴上两人坐同一桌,中间只隔着一个座位,席间捧杯,奥巴马表情严肃,普京略带笑容。法新社评论,奥巴马向其他领导人致意,可轮到普京时,他的表情立马变僵硬,两人碰杯对视,却在延续叙利亚战场上的较量。这种“硬邦邦喝酒”的方式不仅在联合国罕见,更让法国人感叹浪费了那瓶好酒。

很快法国人也碰到钉子,巴黎遭遇恐怖袭击的那个周末,伊朗总统鲁哈尼出访欧洲,1117日会见奥朗德。法国官员一开始准备安排正式宴会,红酒自然必不可少。这很重要,关乎伊核协议达成后的贸易机会和遏制中东地区危机。但是,伊朗礼宾提出,宴会应该使用清真食品,没有酒,该国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便实施了禁酒令。法国人无法接受,于是提议,干脆搞个早餐会,不带酒,得到的答案很简洁,“too cheap”。

最后,饭局没有,面还得见,大家虽然不是圈中人,可还有利益必须勾结。只是法国人由此产生的心理阴影面积更大,他们正在争论,到底应该强调法国民族特性,还是呈现对多元文

化的包容性,尽管包容性也被认为是民族性的一部分。这么说太学术,落实到饭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