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东欧设计奋斗史 异军突起显生机

东欧设计奋斗史 异军突起显生机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4期 A24] 更新日期:2016-04-12 下一篇

26年前,大批东德人开着他们的小型汽车“Trabant”从东柏林浩浩荡荡来到西柏林,成为两德统一进程中一道别致的风景。随着冷战的结束, 大量西方资本涌入原东欧阵营国家, 那些和 “Trabant”类似的原东欧计划经济时代商品迅速被淘汰, 几乎所有的东欧国家都面临严峻的经济转型问题。

回望1959年, 时任苏共第一总书记赫鲁晓夫与时任美国副总统的尼克松在一间美式厨房展示厅里, 展开了围绕东西两种生活方式的激烈辩论, 史称 “厨房辩论”。 面对着琳琅满目的美式日用消费品, 苏联领袖的话锋开始变得苍白。 为了奋起直追, 苏联在两年后正式提出一份名为 《关于通过艺术建设提高工业产品质量和国内消费品的建议》 的官方文件, 它被视为苏联最早关于“设计”的内容表述。 然而,苏联大部分的日用品设计抄袭西方同类产品的事实并未因此改变。

捷克与波兰:占据先机

身处经济改革浪潮中的东欧设计师, 经历了一条与西欧同行大相径庭的发展道路。

整个前东欧阵营中, 捷克和斯洛伐克算是工业最发达的地区, 捷克和斯洛伐克人也被认为是最西化的斯拉夫人。 时至今日, 基于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为数众多的熟练工人,玻璃工艺品、 玩具、 陶瓷和珠宝等小型设计产品成为了捷克的设计主打。 相较之下, 其玻璃工艺品设计最受外界瞩目。

在过去数个世纪以来, 捷克波希米亚地区是威尼斯之外欧洲玻璃工艺制作的重镇。 新一代捷克设计师决心传承并且发扬波希米亚的玻璃匠精神。 捷克年轻设计师塔德斯·波德拉茨基 (Tadeáš Podracky) 不但继承了波希米亚工艺匠人的传统, 还善于以其它文化为灵感进行创作。 波德拉茨基是2014年捷克设计大奖的赢家, 他的玻璃装置系列 “Dioscuri” 结合了希腊古典瓷器的结构和捷克传统的精妙技术, 是一套实验性作品。 该系列问世之初, 已让其他欧洲国家惊呼叫绝。 有设计杂志评论道,波德拉茨基作品中体现的幽默感和对物料的灵活运用, 非常具有捷克特色。 笔者和他取得联系时, 这位东欧设计新星正好在杭州参加设计论坛。 他说自己非常享受学习中国传统物料(瓦片、 竹筒和木雕) 的过程。 短短不到几天时间, 我就在他的官网上看到了用竹筒搭建的中国特色概念式家具。 捷克人吸收世界外来文化的开放豁达可见一斑。

与捷克人的包容性相反, 另一个东欧大国波兰则狂热地坚守民族传统风格。“为什么你们波兰人那么执着于历史?”一位波兰朋友跟我说, 来自北欧的男友经常向她发出这种质问。 其实在冷战年代, 东欧阵营成员国被迫压低各自的民族文化特征, 波兰也难以幸免。 冷战结束后, 来势汹汹的西方资本一下子把那里的原有商品生态冲垮, 直到2000年之后, 波兰的民族设计才出现在西欧的各大展会上。 为了洗脱 “共产主义印记”, 波兰年轻一代设计师正重新探求母国的民族遗产。

20世纪初, 民族主义风潮在中东欧地区兴起, 当时的波兰依然被德国、 俄国和奥匈帝国瓜分占领, 民间艺术成为了波兰复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分子的情感寄托。 在属于奥匈帝国的扎帕内地区, 统治者对波兰民族的文化镇压相对宽松, 其民俗风格得以完整保存。著名民族主义艺术家和设计师斯坦尼斯瓦夫·维基维奇 (Stanislaw Witkiewicz) 在扎帕内一条小村庄设计的农舍, 被认为是波兰复国前夕民族主义设计流派的开山之作。

不少波兰设计师尝试延续维基维奇的香火。 波兰丰厚的民间剪纸艺术成为了波兰设计师设计产品的灵感, 几何图形和简洁的色块拼凑逐渐成为波兰设计的显著风格。波兰年轻设计师Magdalena Lubińska Michal Biernacki以波兰民间剪纸艺术为灵感的地毯, 赢得了2008年国际红点大奖。 该设计将当代高级物料和波兰民间风格合二为一, 是波兰当代设计的代表作。

巴尔干地区:绝处逢生

如果说设计是商业社会中实操性强的应用学科, 那么设计产业在波兰和捷克等国的崛起,表明这些国家已经开始融入西欧的商业经济秩序。 然而, 在相对贫穷的巴尔干半岛, 否也存在设计行业呢?

  • 1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