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比利时十字路口的宿命 恐袭唤起欧洲新战意

比利时十字路口的宿命 恐袭唤起欧洲新战意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902期 A16] 更新日期:2016-04-11 下一篇

2016年3月22日,在布鲁塞尔发生的恐怖袭击令全球为之扼腕唏嘘。机场和地铁站的双重爆炸导致31人身亡, 300多人受伤。恐怖主义的战火没有从巴黎烧到伦敦而是烧到布鲁塞尔,并非巧合。布鲁塞尔和巴黎存在着几乎相同的问题。郊区原先属于工业区,穆斯林移民比例高,产业外迁后经济未实现可持续发展,因而导致犯罪率提升和族群矛盾加剧。加上外部极端势力的渗透,移民聚居地成了恐怖主义的温床。欧洲各国有相似的移民问题、相似的恐怖主义风险,却没有统一的反恐行动,让恐怖分子在不同国家来去自如。土耳其表示去年把本次的自杀袭击者驱逐出境,并且已将其极端主义倾向通报比利时,后者并未重视;全欧洲都在搜寻的巴黎恐袭首犯竟然能躲在布鲁塞尔逃避追捕长达4个月之久。已经有呼声要求建立统一的欧洲情报部门。布鲁塞尔恐怖袭击造成的后果也许将与“伊斯兰国”的期望正相反:被难民危机所累的欧洲将重新振作——《周末画报》特约记者亲赴布鲁塞尔直击恐袭后当地居民如何面对悲剧,如何调整心态进入欧洲反恐新常态。

 

3月22日在布鲁塞尔发生的恐怖事件令整个欧洲为之扼腕唏嘘。扎芬特姆国际机场(Zaventem Airport)和马埃勒贝克地铁站(Maelbeek Station)发生的双重恐怖袭击事件至少导致31人身亡, 300多人受伤。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布对布鲁塞尔恐怖袭击负责。4名恐怖袭击分子中有一人在逃, 其余3人都已经在爆炸中身亡。 死亡3人的身份都已查明: 巴克拉维兄弟(Ibrahim et Khalid El-Bakraoui),之前以重大抢劫案闻名, 但其宗教极端思想并不那么为人所知;纳吉姆 •拉阿克拉维(Najim Laachraoui), 则策划了2015年11月13日巴黎恐袭。

直击恐袭后的布鲁塞尔

比利时全国上下一片震惊, 但是依然坚强地生活着, 庄严地沉浸在为期三天的全国哀悼中。 政府部门降半旗, 然后代表着比利时的黑、 黄、 红三色在各家各户的窗前、 阳台边绽放。 在马埃勒贝克地铁站, 至少有20名乘客遇难; 距此仅两步之遥的一间咖啡馆门口, 平日写有菜单的广告牌上如今只简简单单地写着 “We love Bruxelles ”(我们爱布鲁塞尔)几个字。走进去, 店堂里像往常午餐休息时间一样喧闹, 只不过桌上摊开的报纸上, 是扎芬特姆国际机场一位女性失魂落魄的表情特写。 这座城市继续着自己的生活, 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三辆警车鸣着警笛呼啸而过。路人驻足观看。“警察在埃特尔贝克(Etterbeek)和夏尔比克  (Schaerbeek)(布鲁塞尔的两个街区)进行搜查, 人们都很激动。”一名男子轻声说。

地铁站和火车站入口处, 士兵们有条不紊地搜查着行李。高峰时段, 人们安静地排队接受安检。 位于布鲁塞尔市中心的证券交易所广场成为所有不愿屈服于恐怖主义恐慌的人们沉思、 哀悼以及辩论之所。 在这里汇集着各种肤色的人群, 能够听到各种语言—英语、 西班牙语、 法语、 弗拉芒语、 阿拉伯语。随着时间推移, 古老的建筑表面被各种粉笔书写的留言覆盖:“Pray for Bruxelles”(为布鲁塞尔祈祷), 或者是习语 “生活是美好的” 的文字游戏 —“La vie est belge ”(生活是比利时的)。 一对年轻的情侣跪在地上, 认真地在人行道上画了数十朵花卉。“生活会恢复正常的, 就像冬天之后春天会回来一样。” 22岁的大学生尼古拉斯微笑着说道。“鲜花会不断地开放。 我们也一样, 他们袭击我们, 但是我们绝不屈服。” 79岁的老太太安妮庄重地说—她不顾女儿反对, 来到证券交易所广场悼念遇难的人们,“与其待在家里看电视, 我宁愿到这里来。 人们应该了解消息, 但是也不该了解太多, 不然会意志消沉。” 她不害怕,但也不愿就此忽略这场悲剧:“布鲁塞尔人受到打击。 昨天, 城市里一片死寂, 可是今天生活就已经恢复了。”

多元宽容文化不变

马埃勒贝克地铁站附近, 天低云暗般地消沉, 气氛截然不同。艺术之街 (la rue des Arts) 禁止通行, 警察设置的护板阻挡住了好奇的目光。 人们从远处隐约看见发生惨剧的地铁站入口: 警察在入口前搭起了白色的帐篷。 调查还未结束。 身着大衣和西服套装的一群男人走了过去: 其中一人将一束玫瑰花搁在毗邻悲剧现场的花园栅栏上。 接着, 他们低下头, 为死者默哀。这是欧盟委员会所在的街区: 这群自杀性恐怖袭击者的主要目标并不是比利时, 而是欧盟 —在欧盟最强大的决策中心所在地发动袭击具有象征意义。 针对扎芬特姆国际机场也一样: 爆炸发生在前往美国的航班登机口。 130人遇难的巴黎恐袭中, 法式生活方式是恐袭的目标; 与此相反, 比利时被袭击是由于它是欧洲的中心。 在这个欧洲小国的首都居住着1120万居民, 分为法语和弗拉芒语两大族群, 许多人为欧盟工作。 这一切使得这座城市成为古老欧洲大陆最多元文化、 最宽容的城市。

巴黎恐袭中,法式生活方式是袭击的目标;与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