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小心上瘾

小心上瘾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98期 A30] 更新日期:2016-04-08 下一篇

春节长假,有个朋友去皖南晃悠了一圈,每天必在朋友圈晒出一张臭鳜鱼的照片,美则美矣,群里还是忍不住出现提问:“上顿接下顿,姐们儿,行不行啊?”

吃上瘾,是很多人真实的经历,然而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吃上瘾真的存在生理反应。貌似普通的食物同样具有成瘾性,与咖啡、茶、火锅里的罂粟壳还有也门人嘴里嚼的卡特一样。虽然臭鳜鱼是否属于此列还有待科学验证,但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汉堡包或者热狗,这些高热量的垃圾食品都是。对了,汉堡王223日刚推出新菜单,永久性地出现该公司62年来的革命性新品种——热狗。

汉堡王的热狗据说热量比大皇堡少一半。可是,每条热狗的含钠量依然超过950毫克,与一个麦当劳“巨无霸”不相上下。一下摄入这么多盐的效果是,半小时后,它会引起脱水症状,使你误以为自己又饿了。2015年佐治亚大学研究表明,不仅如此,垃圾食品还可能破坏向大脑发出饱腹感信号的神经,使肠道和大脑出现沟通障碍,同样造成吃很多还没饱的假象。今年2月,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用老鼠做的实验更进一步发现,垃圾食品会使大脑起奖励作用的区域腹侧被盖区多巴胺水平上升,促使老鼠索要同类食品欲望增强。

标准化刺激欲望,这其实才是工业化饮食的精髓,也是工业化色情的精髓,莞式服务就是另一个行业的麦当劳化复刻。这样看来,此前针对垃圾食品造成大面积肥胖的警告,并没有找到对症之处,有些不会让人变肥婆,却越吃口味越重的餐饮,同样可疑,同样可能对神经、大脑和智商造成损害,甚至是不可逆的。

人类对每种能吃上瘾的东西,都有这样一个共同的认知历程,譬如苦艾酒。这种酒呈浅绿色,是用苦艾溶在酒精里,再加大茴香等调味剂制成,传说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有人拿给他东西喝,喝的就是苦艾酒。19世纪初销量很大,1910年法国一国就达3600万升,不过,法国19148月发布紧急禁售令,不是别的,只是因为一战爆发,为了防止它影响军队备战和士气。后来,科学家才发现问题实质所在,苦艾酒里含有致幻的侧柏酮,可能导致肺结核、癫痫和可遗传的精神错乱。

更极端的例子是安非他命,当然,食品和毒品并不能划等号,尽管安非他命的作用原理也是增加多巴胺分泌。安非他命最开始当缓解充血的药物使用,就像拜耳药厂最开始推出海洛因是当止咳剂,后来发现它有严重副作用,失眠和厌食,但并没有被禁用。1936年明尼苏达大学的学生首次亲身体验,可以将它用于彻夜狂欢和考前开夜车。二战中,各国军方继续发挥,专门给轰炸机组成员和丛林作战特种兵用,美军发了1.8亿粒,日本连建筑工人都配发。最应急的案例,1960年肯尼迪与尼克松展开那场具有历史意义的电视辩论前,“快感医生”马克斯·雅各布森给即将出镜的前者注射了一针。

问题在于,上述这些东西,哪怕人类认识到了成瘾的原因,也很难戒掉,俗话吃记吃不记打。因为它们都具有现实存在的功能性,填饱肚子或醉生梦死。争论点无非在于:人,究竟本质堕落成瘾,还是被引入歧途。美国健康专家早就建议,热狗中钠的含量不应超过450毫克,可是在这个大号帝国,那些领食物券的民众早已吃上瘾,市场上根本找不到不带劲的品种。倡导健康的明星和生活家,经常在报纸上描绘“一篮在沙斯塔山附近采来的羊肚菌和牛肝菌”,固然美妙,却和曹雪芹描写大观园中的人情世故一样,展示的只是一幅阶层特权的画卷。

这种炫耀是不是也是一种刺激多巴胺的上瘾途径呢?我觉得,既然人们总会上瘾,吃上瘾至少比说谎或者吹牛上瘾实在。现实的政治可能就是在这几种瘾者中做出选择。遥想当年,默克尔大妈在啤酒节上端着一盘子香肠和一大扎啤酒,被人不小心撞一身;遥想当年,克林顿先生在新罕布什尔州预选,一口气买回12个甜甜圈大嚼,而现在参加预选的克林顿夫人绝对只吃最绿色的有机食品。当初她还住在白宫的时候,大厨们绞尽脑汁,如何用米糊和奶替代奶油,用豆腐替代奶酪,否则就会被炒鱿鱼。不和吃上瘾的人民在一起,这可能就是阻止她搬回宾夕法尼亚大街1600号过把总统瘾的“食物鸿沟”。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