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奥巴马讲话和特朗普的疯狂

奥巴马讲话和特朗普的疯狂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887期 A8] 更新日期:2016-04-08 下一篇



12月6日晚上,全美除了有线频道之外的所有电视台,都中断常规节目,接入总统奥巴马在椭圆办公室的讲话。上次他关于击毙本·拉丹的中断常规节目讲话,还让人记忆犹新,这次也是关于反恐议题—奥巴马向全国宣布:南加州枪击案因为涉及IS(“伊斯兰国”),是恐怖袭击。

在南加州一个少有名气的小城圣贝纳迪诺,12月2日上午11时,28岁的二代巴基斯坦移民法鲁克和他的岁妻子、巴基斯坦婚配移民马利克,将女儿叫人代管之后,在市政设施“环境卫生局”内开枪杀害人、伤人,后被警方击毙。调查发现,妻子马利克早在脸书上匿名向IS 效忠,因此FBI 正式把这场枪击案升调成恐怖袭击。

这次事件无疑代表着美国本土恐怖事件模式的重大改变—从被中东恐怖组织如“基地组织”等直接领导,转变为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式的间接影响导致,再到今天的被IS 直接煽动。法鲁克是二代移民,本身就是环境卫生局的职员,是实现“美国梦”的典型,但在移民妻子的影响和在IS 的煽动下,走向极端,购买大量武器,滥杀无辜。
也就是说,IS 在互联网上的恐怖召唤,那些制作精良的杂志、视频和歌曲,的确会对生活在西方,尤其是生活在美国的穆斯林产生扭曲性影响。在美国这样枪支泛滥、对枪支基本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管理的国家,枪支问题导致恐怖主义威胁发展成为更加难以预防的“独狼式”行动,给美国反恐带来了巨大挑战。
奥巴马之所以采用等同于“击毙本· 拉丹”的讲话规格,是因为南加州枪击案造成了非常复杂的政治局面:美国有800万穆斯林人口,如果不重视这种新型恐怖模式,那么美国很快就会恐怖事件不断,但如果扩大化对穆斯林的监视,就会造成公民权利大幅度受到损害,倒过来反而催生更多的穆斯林走向极端。
所以,奥巴马此次演讲主要追求两个方面的平衡:第一,加强各种措施坚决反恐;第二,表明这不是伊斯兰宗教的错,要求团结穆斯林社群。奥巴马的思路当然是对的,任何人现在做美国总统,只要他不是疯子,一定会得出同样的结论。但平衡的演讲,肯定是无力的,所以这次总统讲话,对他苛刻的人认为是“软弱”,而对他同情的人也觉得是“无新意”,没有显示出打断常规电视节目进行演讲的必要性。

奥巴马的话音刚落,第二天,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就发表声明,要求在国会制定出清晰的新反恐措施之前,禁止任何穆斯林进入美国国境。这的确就是奥巴马提醒美国人别去做的那个“典型范本”。

特朗普这样的发言,作为政治人物来说,基本上算是疯了。所以,几乎每个共和党政客都极为清晰地和特朗普的讲话划清界线,两党政治人物从来没有如此统一战线。特朗普的主张,不但从操作上说不可行,最关键的是,一旦美国这么做,美国就不再是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国度,而且他的说法为IS 等恐怖组织提供了最好的宣传和动员。这样的人,竟然仍然在共和党民调中超过所有其他候选人20%以上,可见美国共和党目前的问题所在,也让人能够理解,为什么麦卡锡时代曾经在美国存在。

必须要理解,美国为什么会赢得冷战?是因为麦卡锡抓走了所有的苏联间谍和美国共产党,还是左翼的马丁·路德·金走向华盛顿,推动了民权运动的发展?很明显,无论马丁·路德·金和他的美国左翼伙伴在意识形态上和苏共有多么相像,是他们点燃了美国少数族裔对国家的由衷热爱,正是这种真心的爱国,帮助美国和西方战胜了苏联。

奥巴马所面临的,也是一场和IS 等恐怖主义组织在美国和全球穆斯林中的新“冷战”,如何最大程度争取穆斯林支持主流的世界体制?必须一方面打击源头,一方面争取穆斯林的“心灵和头脑”(Hear ts and Minds)。也就是说,美国白宫需要新的“肯尼迪”和“里根”,清晰价值观、争取人心,但不需要新的“杜鲁门”和“尼克松”,纵容迫害和鼓励阴谋。
这场反对IS 的战争,美国肯定不能孤独于全球同盟,因为几乎所有重要国家都受到了IS 的直接和间接威胁。在冷战中,美国领导西方阵营获得胜利,但在这场反恐新“冷战”中,美国似乎并不是特别情愿肩负领导责任,虽然无论如何,美国都是恐怖主义的最终假想敌。这有奥巴马总统的个人执政风格问题,但更重要的是,整个美国民意孤立主义情绪在上升。所以才有更多的保守选民支持特朗普这样的疯子来“一刀切”禁止穆斯林进入美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