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数学期货

数学期货

上一篇 作者:黄恒 来源:周末画报 [845期 A34] 更新日期:2015-02-25 下一篇

数学能力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与先天有关,但数学焦虑症却存在于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老百姓中。
由于一个国家工业化和信息化的基础是数学,英国担心数学教育的欠缺会影响未来的竞争力;而自信如美国也开始忧虑曾经引以为豪的体制和政策优势不再能弥补落后的数学教育成果。

数学这货,事关先天,更与预期相关。
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儿科内分泌学家马丁·芬肯2014年9月发表的论文指出,孩子数学不好的“责任”可能在于妈妈,因为孕妇的甲状腺素水平会影响胎儿大脑发育。他追踪研究了1200名孩子从胎儿期到入学后的表现,发现胎儿期处于最低甲状腺素水平的宝宝,入学后算术成绩落后的概率高达90%。
生活中更普遍的现象是,智力水平正常,甚至解题考试水平也足够正常,但还是答不对突然出现的简单数学问题。比如英国首相卡梅伦,2月2日在一所学校做提高数学水平演讲时,记者猛地发问:“9乘8得多少?”首相好不尴尬地回答道:“嗯我只在和妻子送孩子去学校的路上才背乘法表。”英国日前刚发布教纲,小学毕业时都得会背12乘12的乘法表,所以教育部长摩根也遇到了同样的突击提问,比卡梅伦的稍难些,11乘12,她当即表示“不会回答任何数学问题”。
其实,他们未必真的算不出来,尽管英国慈善机构2013年的调查显示,49%英国成年人数学水平仅相当于9到11岁的孩子。这更像是一种焦虑症。芝加哥大学心理学教授沙恩·贝洛克有论文证明,一想到数学就头疼是真事。他找来14个平时没有过度焦虑的志愿者,让他们从事与数学相关的活动,比如收数学课本、走向数学课教室、了解毕业时数学成绩以及验证数学等式,与此同时,借助功能性磁共振观察志愿者大脑活动。结果显示,对数学的预期,即想到要做数学题,志愿者大脑会做出类似于生理性疼痛的反应;更有趣的是,当志愿者解题时,数学焦虑程度却与岛叶或大脑其它神经区域活跃度不存在关联,“这显示,令人头疼的并非数学本身,而是对数学的预期”。
英国政府眼下焦虑的也是对数学的预期,担心它影响未来的竞争力。世界经济论坛2013年对148个国家和地区开展的数学和科学教育质量排名中,英国总成绩名列第50位,小学生的数学计算能力排名26。经合组织秘书长教育政策特别顾问安德烈斯·施莱歇撰文称,英国数学教育的欠缺可能使出生在2012年这一代人一生遭受4.5万亿英镑经济损失。
这并不是过分担忧,国家不可能依靠文学或者法学生存,工业化和信息化的基础是数学。以中东为例,以色列有世界顶尖的魏茨曼科学研究所,伊朗数学家米尔扎哈尼去年拿下了“数学界诺贝尔奖”的菲尔兹奖,成为首名获得这一奖项的女性。想想其它中东国家有什么?内乱、专制或者民主?这不是一种语境。同样,中国孩子背诵的九九乘法表,虽然不一定能造就多少数学家,但各种工程技术能力,哪怕山寨能力,也不是凭空而来。
美国的数学期货走势比较奇特。上世纪60年代,国际教育成就评估协会开展“国际数学研究”,调查12个发达国家的数学教育成果,当时美国在各项排名中差不多都倒数第一,现在依旧岿然不动。《大西洋月刊》说,美国已经这么长时间考试成绩不佳,倒用不着担心,反正“我们的增长并没有落在其它发达国家之后”。不过,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教育经济学家埃里克·哈努谢克认为,这样的日子快到头了,因为美国经济优势建立在公开市场、安全财产权和总体优惠的税率上,还有世界领先的高等教育和吸引各国优秀人才的移民政策,而上述优势其它国家学起来比提高美国孩子的数学成绩更容易。
所以,美国也有拉动数学期货指标的努力。2002年小布什签署了雄心勃勃的法案,《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此后,各州为防止因学生成绩不达标而遭受严厉惩罚,纷纷降低标准要求。到了奥巴马年代,总统竞选时,他对罗姆尼的主攻点之一便是抨击后者不懂数学,提出的经济措施相当于1+2=5,不过,6年下来,貌似他在教育、医保、移民、税收政策上的表现变成了试卷上的一个大黑疙瘩。罗姆尼还是没有修炼成一名伟大的演员,否则,当时就该反问奥巴马:“你说,1+2等于几?”没准他会告诉人民是6呢?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