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流派与偏见

流派与偏见

上一篇 作者:黄恒 来源:周末画报 [843期 A36] 更新日期:2015-02-12 下一篇

阅兵式看多了,也会衍生出各种流派:印度的“狂欢派对流”,哈萨克斯坦和大多欧洲中小国的“复古仪仗流”,俄罗斯和法国的“胜利纪念流”,乌克兰的“拔刀流”。作为围观者,若只忙着就形式浅白地惊叹和吐槽,无疑会暴露偏见,因为隆重展示背后的内涵,不仅关乎民族荣耀、国家胸怀,更可能是战略的体现。

普世的事情做多了,从烹饪到足球,再到琴棋书画和歌舞,自然生出流派,有了流派,便有了门户、自满和偏见。
阅兵式也属于普世行为,跟集权或者民主没关系,一看到这三个字就自行脑补为希特勒拍摄阅兵纪录片的女导演雷芬斯塔尔或者平壤正步颠,也是一种心理疾病。美国总统就职典礼程序中同样有阅兵式,只不过大多数人没见过,包括阅兵式在内的整套观礼套票,奥巴马时代标价6万美元,小布什时代10万。
印度每年1月26日的“共和国日”阅兵大概是遭中国网民吐槽最多的,不光是愤青,还有言必称平等、潜意识中一直在寻找歧视对象的伪自由主义者。其实,人家这个阅兵式,本来就属于“狂欢派对流”,重点是热闹,老百姓欢乐,所以才会有俄制苏-30战斗机护航美制C-17运输机飞过主席台的混搭,看得奥巴马稍有尴尬;所以才会有各种造型和难度系数的摩托车人塔,才会有边防部队的骆驼方队,红黄剑条裹头巾和长袍的打扮,看着像《一千零一夜》剧组的群众演员。
这群花枝招展的骆驼平日里执行战备执勤任务,和“复古仪仗流”的阅兵式内涵又不一样。2014年哈萨克斯坦“祖国保卫者日”阅兵式专门有个阿哈尔捷金马队,也就是中国古书中的汗血宝马,颇有《指环王》中洛汗骠骑的神韵,不过真不能用来打仗。欧洲大部分中小国家的阅兵式都属这一流派,制服颜色亮丽,使用大红、湛蓝甚至艳粉色,戴平顶圆筒帽,让人想起18世纪的油画或者“皇家爱尔兰燧发枪手团”一类的名词。那时候,由于枪支射击精度有限,交战双方以短兵相接为主,醒目浮华的制服可以让对方士兵丧失意志。
“复古仪仗流”旨在记忆一个年代的荣耀,与今日政治并无太多关联,这是它和“胜利纪念流”阅兵式的根本区别。俄罗斯的“胜利纪念日”阅兵,前半场主题就是复古,高唱《神圣的战争》,展示英雄团队旗帜,身着二战时普通红军和海军士兵的粗糙棉衣,仿佛想要验证莎士比亚的话:“穿着华丽的部队总是失败的部队。”俄罗斯以前五年一次阅兵,后来改成一年一次,这么做与其说是在向西方展示肌肉,不如说是在提醒人们,现今国际秩序该由谁来参与和维护,更要紧的则是召唤本民族的精神力。尽管仗打得一般,法国每年国庆也要在香街阅兵,一战和二战的重要胜利日再加演。巴黎阅兵式会邀请老对手德国参加,充分体现欧洲一体化法德轴心的现实,同时展示法兰西的胸怀。
荣耀这种事,娘娘腔的学者不懂,他们主要善于出卖,太过现实。更现实的阅兵式属于“拔刀流”,直接从队列奔战场而去,这其实倒是原始本意。当初,斯大林红场阅兵已成为20世纪最深刻的影像记忆。去年,乌克兰独立日阅兵,政府军这边的确有些部队于独立广场接受完总统波罗申科检阅后直接上车去了东部前线;反政府那边也是这样,别出心裁的是还在阅兵式上让数十名政府军俘虏集体亮相,围观人群高喊“法西斯”。去年,最诡异也最杀气腾腾的一场阅兵发生在伊拉克摩苏尔,“伊斯兰国”武装开着破破烂烂的皮卡车和缴获的精美的美式重炮现身。
所以,作为围观者,别忙着对各类神奇的阅兵式惊叹,别人这么做,一定有这么做的道理,不是逗比二字可以概括。真论起来,风靡大江南北、突袭过罗浮宫的广场舞,大妈们自己觉得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别人眼里八成是另一回事。不过,中国大妈们能通过广场舞这样一种形态将多种艺术形式粗糙地结合在一起,不仅流行,还能吸引大量商业赞助,完全是一种深刻体现民族性的行为艺术,刀枪不入红灯照,比20年前外汇市场上著名的“渡边太太”厉害多了。再说,人家广场舞也是分流派的,特别期待它能超越阅兵式,具有更广泛的普世性,日后出现“洛可可风广场舞”或者“达达主义广场舞”小组。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