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韩国教育的丛林法则

韩国教育的丛林法则

上一篇 作者:冯柯 来源:周末画报 [843期 A16] 更新日期:2015-02-12 下一篇

当教育逐渐变成吸金产业,教师、学生都被囚禁其中,是哪里出了问题?谁应该被责怪?是得了“教育焦虑症”的“狼爸”“虎妈”?
是唯分数至上的教育体制?是紧缺的教育资源?还是整个社会的浮躁攀比?在韩国,父母、学校、社会等多重因素的推动,使得教育领域成为一片弱肉强食的森林,学生不堪重负,老师也充满了困惑与不安。

韩国首尔一所女高三年级学生在埋头做题。“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制度,让许多学生削尖脑袋争取有限学位
美国校园里常常流传着一个颇具种族歧视的段子:如果你在非考试期间的图书馆里看到了一个背影,那么这个人不是中国人就是韩国人。在很多美国人眼里,亚洲学生是有“教育焦虑症”的,他们挑灯夜读、奋笔疾书,生怕知识的浪潮无情地将他们拍打在沙滩上。
这种对考试如宗教一般的狂热催生了中韩独特的教育文化。相比起中国,“虎妈”生产基地韩国似乎更加焦虑。在教育的投资上,人口仅有5000万的韩国投入了GDP的7%,相比之下,中国还仅仅维持在4%。除此之外,中国一线城市教师的工资稳定在月薪5000-8000元人民币,而韩国中学为了吸引人才,甚至开出高达40-50万元人民币的年薪。近日,英语补习教师金基勋更是以百万年薪荣登教育界土豪榜,而他只是理所当然地将这一切解释为“多劳多得”。
60年里,韩国从一个文盲大行其道的教育弱国一举成为国际领先者,就连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对韩国教师的福利体系和学生表现赞不绝口。可是,人们只看到笼罩在成绩之上的光环,却不知这个教育体系里令人窒息的一面—很多时候,成绩骄人的学生成了被大众消费的天才,离成功总有一步之遥;收入颇丰的老师也不得不面临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竞技场上的韩国教师
与中国普通高中和补习班的制度颇为相似,每个韩国学生在进入大学以前都要面对两类学校—普通学校和培训学院。由于制度还不够完善,中国的补习班在正规性上屡遭质疑。相比之下,韩国的培训学院和普通学校具有等同地位,提供差生补习、优秀生进阶和考前辅导。目前,韩国拥有数以万计的培训学院,它们无处不在,在这个蓬勃的市场里常常为了潜在客户争得鱼死网破。
年薪百万的金基勋就是培训学院的一名英语教师,主要负责网络授课。每天,他要录制一份3小时的课程视频,上传网络并以每小时约4美元的价格出售。他每周工作60多个小时,虽然收入不菲,却也极为辛苦。视频上,他不仅要讲课,还要耍帅、卖萌、讨学生欢心。课外,他要帮助学生批改作业,撰写考试教材。目前,他已经完成了200多份培训班讲义。
在韩国,教师的确是一个“金饭碗”,但却并非“铁饭碗”,年薪百万也意味着能被一纸合同随时解约。每年,这些培训学院都要开除近10%的在职教师,学生满意度就是评估的唯一条件。面对这样的压力,“累”成了很多韩国培训学院教师的口头禅。
29岁的中国姑娘王嘉琪目前在一所韩国学校教授中文。她向《周末画报》记者透露,自己每月约7000-10000元的工资只能勉强维持房租和日常开销,税和保险还要自己负责。虽然多劳多得,但这份工作的压力却难以负荷,她需要5点起床,常常忙到没时间吃饭、上厕所,甚至是写课前板书。最累的时候,她曾站着上了10多个小时的课。“最大的困境就是付出跟收获不成比例。”她有些无奈地对记者抱怨,“虽然工资水平比中国高,但是太累。”
压力渐增、焦虑不堪的不只是培训学校的老师,普通初中教师申殊彬发现,“丛林法则”早在几年前就渗入了整个教育行业。过去,教师一直享受公务员的优厚待遇,女性更是可以在产后休假3年,但朴槿惠的改革让很多教师前途堪忧—一旦她推行的公务员退休金制度改革被议会所通过,教师的退休金就会大幅度削减。除此之外,韩国晚婚的盛行和低生育率令这一代小学生数量骤减,政府对教师的需求量也随之下降。在大幅度裁员后,很多像申殊彬一样留下的“幸运儿”常常要一个人照顾数十名学生,有些时候根本忙不过来。
相比之下,中国教师虽然在工资水平上远远不及韩国教师,一线城市的收入水平稳定在5000-8000元,二线城市2500-3500元,但老师们的工作时间却相对自由。山东一所公立小学的老师Cathy为记者展示了她的作息时间表,在校时间大多稳定在早7点和晚5点之间。“教师这份职业的稳定性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劳逸结合的工作方式也会让我有充足的个人时间。”她悠悠解释道。另外一位同在山东的苗老师也表示自己极少加班。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教师没有自己的焦虑,大多数认为工资与付出不成正比,因为他们往往需要在工作时间以外处理大量的行政问题,包括职称考试、德育辅助等等。很多时候,教师的精力被各种繁冗的规章制度分散,使他们难以专心教学。

功利的培训产业
2012年,Jonathan Levine为《纽约时报》撰文,鼓励年轻的美国人去崛起的东方寻找机会,而教英语就是不错的选择。美国留学生艾瑞克·莱特成了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第一批实践者,他也在韩国第一次见识了“培训学院文化”。中国、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均有“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制度,这项考试制度让许多学生削尖脑袋去争取僧多粥少的就读席位,尤其是在韩国,一流大学意味着最好的工作机会、强大的校友网络。为此,“狼爸”、“虎妈”们挥金如土,平均每个家长在孩子教育上的花费达到了工资的25%。
在韩国,英语是高考重点科目,因此母语是英语的莱特颇受欢迎。如今,已在多家培训学校兼职的他不无感慨地告诉记者,和美国“几乎零存在的培训行业”相比,韩国将培训做成了“产业”,这项产业和电子、科技产业一样,是韩国GDP的重要组成部分。相比之下,虽然中国培训行业近几年也方兴未艾,但在数量、市场化和正规性上远不及韩国。
  • 1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