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古巴教育,一个也不能少

古巴教育,一个也不能少

上一篇 作者:张翠容 来源:周末画报 [841期 A30] 更新日期:2015-01-28 下一篇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古巴小学生三年级的数学平均成绩位居世界第一,超过日本1.8分,超过美国23.8分,而从学龄前到九年级,适龄儿童的完学率高达99%,是整个西半球完学率最高的国家。然而,制裁下的古巴,仍然有对外交流的缺陷,美古建交会不会为他们带来更多的机会?

在古巴,让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当地庞大的知识群,即使在街头上,也很容易碰上能滔滔雄辩的人。他们的口号:我们的武器就是我们的意念 ( Our weapon is our ideas )。在古巴首都哈瓦那,随处都可碰到穿上白衬衫配枣红色裙/裤的学童,在我所居住的民宿,转个弯便是一所幼儿学校,再往前走不远处又有一所小学、中学,跳跳蹦蹦的孩子带着阳光的笑容,轻轻松松上学去。
在我采访过尼加拉瓜、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拉美贫穷国家后,到了古巴,第一印象便是,同样处于经济困境的贫穷社会,孩子不仅没有成为最大的牺牲者,还享有受教育的权利,不需要跑到街上乞讨生活或当擦鞋童。西方批评者对此也得承认,这是古巴不倒的力量之一。最令我啧啧称奇的是,在偏远的地方,也一样不缺学校,即使只有一个学生,学校还是会继续办下去。据统计,目前古巴共有96间只有一个学生的学校,身体力行地向世界证明,他们的教育信念,就是一个也不能少,再苦也不能苦孩子,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教育,不是孤岛
1959年古巴革命成功后,教育即成为卡斯特罗政府工作重点之一,大量资源投放在教育上,近年占去政府总预算约15%,他们视教育为革命其中一项重要承诺。在农村,哪怕只有一个学生,也不能剥削学童受教育的权利,现在古巴的老师与学生比例约1比15至20。
卡斯特罗一上台即表示,要全面扫盲。因此,他派出12万名义工跑遍所有穷乡僻壤,教导农民及其子女读书上学,令古巴的文盲率从革命前的约30%下降至接近0。不过,当时美国中情局企图干扰扫盲运动,参与扫盲运动义工多番受到恐吓,至少一名遭谋杀。古巴的教育便由此含有了两个主调:反美与爱国。有一次,我采访一所学校,观察他们一天的学习活动。在早晨集会中,他们不停背诵古巴历史伟人的爱国教诲,还有社会主义的价值。
革命后的古巴,政府国营化所有学校,学校质素平均,这包括大学在内。政府规定孩子从6岁开始必须入学至16岁为止,之后可按选择进修,所有大学和进修学院都是免费的,还有书簿和食宿津贴,大家可以安心去学习。外界或许批评古巴教育过于意识形态化,但在我所访问过的古巴老师中,他们都称,他们在小班教学中重视培养学生的批判思维和创意能力。
事实上,古巴的教育质素是拉美之冠。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调查,古巴三四年级学生的数学和语文能力,在拉美名列前茅。
此外,古巴的教育也不是一座孤岛。虽受到美国制裁,但古巴与拉美一些国家,以至美国和欧盟部分成员都有合作项目。目前有16个发展中国家共200多万人借鉴古巴发明的“我能够”扫盲方法成功脱离文盲。这套方法是把字母与数字合在一起,透过视听教育让文盲在65天内学会识字和书写。

对外,仍需努力
不过,最吸引我注意的,就是不时出现于大街小巷的中国留学生,当中有大量医科生,还有修读西班牙语和其他学科如农业、旅游、哲学、文学等的学生。原来,古巴一直欢迎发展中国家学生来古巴研习,学费全免之余也一样可以与本地生享有书簿住宿津贴。
近年随着古巴进入改革高峰期,中国成为重要的参考对象,两国还于2006年签订协议,两国加强互访,自2006年开始,数千中国留学生到古巴学习,与此同时,古巴学生在中国的人数也有显著增加。
我访问了几位中国留学生,他们对古巴的师资竖起大姆指。一位来自成都的黄姓医科学生说,他特别感动于教授曾向他说:把古巴医生精神带回中国去,落实人人享有医疗的基本权利。可是,也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对学习的环境条件叫苦连天。一位来自北京的学生说,在古巴学习的一大困难是上网,因此很难进行多媒体教学,其次是参考书籍,古巴人都会全归咎于美国的制裁。除学生外,大学教授也面临相同困难。一位任教于哈瓦那大学的历史教授,研究美国和古巴早期的外交关系,但不易获取美国的历史资料,更遑论最新发展材料了。
从事教育工作的艾莲娜·卡劳氏 ( Elena M. Canals) 说,在面对美国制裁下,国家出现了一股很强的凝聚力,人们感于要自强不息,而知识就是社会的财富,也是维系国家核心价值的力量之一。除了传统教育受到重视,具有古巴特色的民众自主教育,也默默在古巴扎根。
艾莲娜补充说,民众自主教育目的是迈向民众权力 (popular power),人人可管理自己的生活,一切从小区做起,即提高人民的社会觉醒和参与小区事务的动力,通过加强知识和拓宽小区参与管道来带动社会变革。目前有一国际非政府组织马丁·路德纪念中心(CMMLK)与古巴政府合作,推动民众教育项目。
艾莲娜说,教育是参与式民主的重要基础,她问:“为什么你们在外只懂拿着美式民主的一套标准衡量我们?为什么美国仍以冷战思维继续制裁我们?”古巴的教育让人民对社会主义有期许,但经济的困境导致学习环境艰难,也使有的年轻人希望能够冲出古巴。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