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人类该如何“成功地老去”?

人类该如何“成功地老去”?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735期 A38] 更新日期:2013-03-18 下一篇

 

人类寿命越来越长,伴随的疾病也在增多,许多人在晚年不得不旷日持久地与病魔作抗争。但也有不少人,虽已活到了期颐之年,但仍然健康地生活着。与年老相关的疾病,大多数不会找上他们的门。科学家们能否揭开这些百岁老人长寿健康的真正奥秘,让更多普通人也能成功地老去?

2012年12月4日,世界上最长寿的人贝斯·库珀辞世,享年116岁。去世前几小时,这个百岁老人还有滋有味地享受着生活,做了头发,观看了一个与圣诞有关的视频。库珀1896年诞生于美国田纳西州,儿时活泼好动。她曾是一位老师,1963年丈夫去世后一直独居,直到105岁时才住进护养院。

库珀有4名子女、11名孙子、15名曾孙及1名玄孙。曾有人问她长寿的秘诀,她的儿子总结的答案是,积极乐观的生活方式、经常户外活动以及良好的家族基因。库珀自己也曾说:“我只管自己的事,不吃垃圾食品。”

凭什么长寿

世界各地遍布期颐老者。在美国,年逾百岁的老人现有7万余名,英国有1.2万,中国则有4.8万。随着生育高峰一代人口的老龄化,百岁老人群体规模还将会更进一步地膨胀。有数据显示,到2030年全球将有约100万名百岁老人。面对这些长寿明星,任何一位普通人都会想问,“你们为什么能这么长寿。”简单回答一句“我不想死”不能令人满意,而关于长寿的各种建议频频现于报端。事实上,影响人们是否长寿的两大最可能原因,倒很少被长寿者提及,那就是遗传与运气。换言之,拥有好的遗传基因,并免受各种人生意外,才能抵达期颐之年。

美国波士顿大学的老年病学家托马斯·帕尔斯曾主持一项著名的“新英格兰百岁老人研究”。研究表明,那些能活过百岁的老人大多身体健康,而与年龄相关的疾病,例如癌症与心血管疾病,竟也没有找上门。

与小于90岁便过世的老人相比,这些极端长寿的人并未出现明显的身体机能丧失,大多十分健硕,日常生活能够自理。此外,这些百岁老人的孩子死于癌症的可能性比普通人低1/3,死于心脏病的可能性也要低1/6。他们的兄弟姐妹,活过百岁的可能性是同龄人的17倍。总之,这些百岁老人是科学家眼里的大熊猫,具有极其宝贵的研究价值。

长寿基因的秘密

斯堪的纳维亚位于欧洲西北角,主要指挪威、瑞典与丹麦等国家。这里少有战乱袭扰,人民生活富裕,在南丹麦大学的基因流行病学家凯尔·克里斯坦森眼里,这里是研究人类长寿的最佳实验室。克里斯坦森认为,至少有25%的长寿可归结为遗传因素。

不过,基因在60岁之前所发挥的作用并不显著。迈入60岁后,随着年龄增长,基因的作用才愈发强烈。科学家一直在思索,有没有长寿基因?如果有,它在哪里?目前,这方面的研究不在少数。来自荷兰莱顿大学长寿项目的科学家埃琳·什拉格博姆发现,那些不长寿的人,更可能患上各种常见疾病,比如癌症、糖尿病。通过研究3500名9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找到了一组基因,并将其命名为“玛士撒拉”(Methuselah)。玛士撒拉是《圣经·创世纪》里的人物,据说活到965岁。更有趣的是,带有这组基因的人,即使过着并不健康的生活,活到100岁的概率仍比一般人高!换言之,“玛士撒拉”基因组发挥了保护效应,使人免受常见病的“进攻”。

2009年2月,德国基尔大学的科学家宣布,他们在百岁老人体内找到了共有的长寿基因,也就是FOXO3A。这种基因在95岁及以上、有日本血统的美国人体内普遍存在。它是控制细胞生长与代谢活动的关键调控分子,能调控脂肪代谢,降低胆固醇酯转运蛋白与人载脂蛋白C3。

在长寿基因方面,最著名的一篇论文来自于美国波士顿大学的保拉·塞巴斯蒂亚尼。他通过扫描人体基因组,找到150个与长寿相关的DNA序列变异。而根据这些变异预测是否长寿的可靠性,竟高达77%。换言之,这篇论文极有可能转化为实际的芯片商品,只要检测基因组,便能及早预测是否长寿。不过,这篇文章甫一发表,便惹来争议。最终,作者撤销了这篇在2010年发表于《科学》杂志的文章。撤销的原因并非造假,而是实验技术性问题可能导致了错误。

尽管长寿基因仅处于科学研究阶段,但它已成为被炒作的概念,被商人利用,进而获利。针对长寿的研究,其科学本义是更好地探索人类疾病,促进药物研发,以更有效地治疗导致大多数人死亡的疾病。

成功地老去

长寿与否并非完全由基因说了算。良好的生活方式与环境是长寿的重要辅助因素。

 “给生命以时间,给时间以生命”曾是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口号。前者是对生命长度的渴求,后者是对生命厚度的追寻。

社会学家爱娃·卡哈纳认为,衰老意味着你身边的很多人纷纷离去,意味着你必须重新适应,而长寿者采取了“预防行为”,例如体育锻炼、良好的饮食,乐于助人、开朗乐观的性格。她甚至提出一个新词,叫做“成功地老去”。1989年,她开始了一项马拉松式研究,也叫做佛罗里达退休研究。她选取一个退休社区的1000位成员,每年都会与每个人座谈。套用流行的托尔斯泰体,她的研究结果可总结为:长寿的人总是相似的,不长寿的人各有各的不同。心态积极,享受生活,喜欢与他人住在一起,容易满足的人,更容易长寿。

但对普通人而言,“成功地老去”似乎仍是一个难以企及的目标。位于伦敦的英国皇家学会,是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