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当科学联通了“视觉”与“听觉”

当科学联通了“视觉”与“听觉”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722期 A33] 更新日期:2012-12-20 下一篇

科学与艺术是人类文明的两种主要形态,同样源自那些杰出的思想和智慧,在人类的文明的发展进程中交相辉映,共同构建了我们对世界、对自我的认知体系,并为人类的未来提供新的图景。科学与艺术的碰撞是否可以产生非常不一般的艺术创想并作用于生活?跨界行为对于艺术和艺术家的个性塑造又起到什么样的意义?

几年前,英国皇家学院的科学小组曾花了大量时间研究人类语言的本质。他们试图搞清楚一个问题,人类通过听力辨别语言的能力究竟是后天习得还是先天存在的?实验的最终结果让不少人吃了一惊:人类通过听力获取语言信息的能力在已知的生物界首屈一指,并且,这种亿万年前就融进我们DNA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基本不可能后天习得。它使得人类与一般低等生物的智慧有了本质的区别。

这应该就是“倾听”对于我们自身的最大意义了。甚至可以说,它界定了人类社会存在的本质。从科学角度来说,倾听是一种具有高智慧特征的活动。在艺术层面而言,20世纪的艺术历史上,人们关于“倾听”的关注与创造激发出了之前不曾有过的艺术想象力与可能性。而这一切的关键,都取决于人们是否打开了藏匿于耳朵的“倾听”开关。

这就好比当我们在谈论内尔·哈维森的艺术创作时所遇到的情况那样。这一位英国和西班牙裔的艺术家、音乐家和表演员,他最出名的就是其后天扩充的知觉。因为先天色盲,因此他对于在自己感知范围之外的“色彩”很好奇。虽然无法直接看到颜色,但他可以利用声音的频率“听到”颜色。2004年,他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戴上eyeborg(一种帮助他接收声音频率的设备)的人。他的护照照片里也有eyeborg,所以他也被认为是第一个被官方认可的“电子人”。利用色彩扩展感知能力表演是他艺术表演的中心主题,换句话说,在哈维森的世界里,听觉经验可以直接转化为视觉经验。

当代中国诗人欧阳江河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视觉经验可以直接转化为听觉经验。一次,他在德国的著名学者保尔·霍夫曼家中倾听对方的长谈时,为霍夫曼深邃、智慧的声音所感染,“几乎听到了午后光线转暗的声音”。这一次“神游象外”的跨界之旅,似乎也在为人们说明,“倾听”二字本身所传达的虔诚和智慧。

当耳朵的“倾听”和眼睛的“观看”已经被现代科技造就得浑然一体、彼此不分,在这样的概念之下,音乐、声响、影像将重新组合为一体,人们对外在的世界必然发生多重的阅读。因此,科技与艺术的混合也就成为了各式各样跨界艺术得以产生的温床。

跨界(Crossover)是近几年来时尚界、艺术界的热词,其特点是让人们突破思维壁垒,让原本毫不相干的元素相互渗透融合,带来一种别致的美感。而“跨界”这个词早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在西方艺术界出现了,意为“跨界、交叉、融合”,用以形容原本毫不相干甚至矛盾、对立的元素,从相互渗透到相互融会,从而产生新的亮点。

回顾人类的现代艺术史,“跨界”的行为可谓不胜枚举。艺术家凡·高、高更、张大千等等都是由不同于绘画艺术的专业改行的,不同领域会带来不同的思考经验,一个有想象力的人无论他之前从事什么专业,也不会妨碍想要表达的愿望,对于视觉艺术的不同表现形式只需要两个动作:想和动手去做。

美国当代艺术家中不乏导演和演员,或者歌手,他们通常在自己的业余时间里做一些与自己专业不同媒介的创作,艺术家要用很多的时间去过一种“艺术家的生活”,从事精神上以及在体力上的劳动。

在艺术与科技结合得愈发紧密的今天,像是内尔·哈维森这样的“跨界艺术家”已经不再是艺术界的“异数”了,和他一样把科技与艺术结合在一起的艺术家还有不少。内尔·哈维森的伙伴穆恩·里巴斯是一名现代舞蹈家,她与“倾听”颜色的内尔·哈维森有过很多合作,常以颜色为舞蹈主题。两人有一个很重要的舞蹈作品叫《橘子树的声音》(Sound of orange tree),这部作品是原于内尔·哈维森对肤色的发现:黑人、白人、黄种人的肤色在eyeborg听来都属于同一个范畴的音频。他们的跨界,其实早已超越了单一的艺术层面。

而来自新西兰的行为艺术家霍诺尔·哈格(H o n o r Harger)则是一个“倾听”太空宇宙声音的人,她把科技融合到她的声音艺术中。“艺术”和“科技”的融合,让后工业社会的文化景观在人们眼里不再是冷冰冰的骨架一副,而是通过艺术家们的跨界行为结合为一体。科技和艺术的相互作用能够爆发出巨大的影响力,从而对人们的生活形成变革的力量,影响文化的发展。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