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英国王室不是政治的一部分

英国王室不是政治的一部分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719期 A14] 更新日期:2012-12-13 下一篇


说到现在世界上还继续着君主立宪制的国家,说起如今著名的王室,英国王室受关注的程度,无人能出其右。但是,近日凯特王妃、哈里王子的裸照风波,却给这个古老的王室带来不小的冲击,也引来人们对于英国王室未来的争论。作为伊丽莎白女王的次子、哈里王子的叔叔,安德鲁王子对于英国王室成员的私生活与肩负的责任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


Q=杨澜 A=安德鲁王子

Q:您觉得您母亲最大的功绩是什么?人们说她提供了一种延续性,让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东西仍在人们生活中改变着。

A:持久的领导力、智慧、从不贸然应答。身居其位,她是在引领着变化。在某些方面她更好地选择了居于幕后。她很擅长此道。我想,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在过去60年里持续保持良好的领导。这是她让我折服的地方。

Q:您母亲受到广泛的尊崇。但是人们仍然不时地争论王室存在的必要性与重要性。您对此有什么观点?

A:如果你身处某种政治制度,就如同我们已延续了近800年的君主立宪制,一旦被打破了,就别想去修复它。大家都知道各自需要做什么,也都知道自己需要怎样应对。因此,问题是要让这个制度造福于所有人。我们(王室)不是政治的一部分,而是社会的一部分;我们处于社会之中,而不是凌驾于社会之上。

Q:在中国,人们对像您父亲和母亲那样持久的婚姻非常尊崇。我想,当女王看到她的孩子不顺,比如婚姻不顺的时候,这对她是个打击吗?

A:她从来没有提过。

Q:她给过什么意见或建议吗?

A:不,没有。我的情况和我哥哥稍有不同,他的前妻惨死于一次毁灭性的车祸,莎拉和我自始至终都很努力。不论我们是离是合,还是分居,我们总是把孩子放在两人关系之前。从许多方面看来,这都对我们很有帮助,因为它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离婚,令人们只想到其弊端。因此,我俩能保有亲密朋友的关系,也保证我们在很多与孩子有关的事情上能一起努力,并促使我们还能一起处理许多别的事情。所以从很多方面来看,是否离婚无关紧要,因为女王关心的是儿子、前儿媳和她的孙子孙女们之间的关系。如果孙子孙女想和奶奶待一段时间,亲近亲近,女王就知道他们和爸爸妈妈的关系都不错。其余事情实际上和婚姻没有什么关系。我倒不是建议人们这么去做。这只是从一个不同视角看待离婚。

Q:您认为王室年轻一代给它的传统和历史带来了哪些变化 ?我看过一个对您女儿的采访,她们告诉记者,公主的身份有时候会给她们带来困扰。

A:我觉得生活在改变,在开始一种新变化。正如你谈话开始提到的,生活在媒体的严密关注之下,现在不只是媒体,每个人都有手机,你到哪里都有人拍摄。不论在哪儿,几秒钟后就可能有摄影者把你的影像传到网上。所以,没有一刻你能放松下来。很难给孩子们解释清楚,她们的生活将持续地受到密切关注。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们)就会理解了。

Q:您是否试图去帮她们应对这一切?

A:我们一直坚持一个很简单的原则,就是她们只能依靠自己,以及依靠彼此。她们说过在言行上互相支持,这就很好,她们已经游刃有余了。她们都顺利完成学业,念完大学,成绩都不错。一个已经找到全职工作,今年9月上班,另一个还在看自己到底想做什么。她们已经能够处理好这些事了。我们让她们自信地做自己,同时记住她们在各自岗位上的责任。

Q:您以王子的身份曾经担任英国国际贸易与投资特别代表,为什么?

A:我做这些就是为了给英国未来的繁荣创造条件,这是建立在英国所拥有的国际贸易历史和传统的基础上的。但是如果你去看一看,我们需要为维持这些传统而做些什么,你就会看到英国目前所面临的一些别的问题,比如说技术、教育,以及鼓励年轻人创业、鼓励商界思考如何更好地利用其资金,这也许将影响海外贸易的模式。

Q:您还通过亲身的观察和经验,看到了世界贸易领域的变化。哪些变化在您看来对英国未来是至关重要的?您看到了一 些新兴市场,比如……

A:你说得对。我所在的位置,使我得以从一个与众不同的视角去看全球贸易。实际上,中国过去几年来的贸易增长是有目共睹的。总体而言,英国和中国,乃至亚洲的关系是需要我们更加关注,并全力投入的。我也是中国多年的朋友了,我指的是中国式的长期朋友。

我不是政客,不需要套近乎,这一点比较关键,它能使我们创造机会,缔结牢固的关系,不论中英两国政府间发生什么变化,我们双方仍然能够继续对话。中英之间需要发展一种关系,并对此予以鼓励,而且我觉得整个亚洲都很重要,我们需要和亚洲建立联系。我们不能允许自己的衰退,成为一个不怎么重要的国家。

Q:您是否觉得自己试图造成的真正影响在某种程度上被人们小瞧了?

A:或许被媒体小瞧了,但并没有被贸易界小瞧。某些情形下,我所拥有的头衔会妨碍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