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突尼斯复兴路上的经济寒冬

突尼斯复兴路上的经济寒冬

上一篇 作者:采访 张翠容 来源:周末画报 [717期 A14] 更新日期:2012-11-30 下一篇

突尼斯是首个进入“阿拉伯之春”的国家,正当其昂首踏入民主进程之际,内陆多处却相继发生了罢工潮,工人不满沿海与内陆发展不平衡的状况未有改善,失业率与通胀高企。这个经历了“阿拉伯之春”的国家在重建过程中,该如何重构政治经济体系?笔者带着这些问题,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专访了突尼斯第二大党共和议会的建党领导者之一的法特希·扎亚比。

 

Q=张翠容 A=法特希·扎亚比

Q:我一来到突尼斯,共和议会的党徽最为吸引我,一副圆大的眼镜。宣传海报中众多年轻人全都戴上这副眼镜,给人一种活力与希望的感觉。

A:哈哈!我们的党主席莫斯库·马佐基(Moncef Marzouki)年轻时就喜欢戴这副圆大的眼镜,年轻党员为了表达他们对马佐基的爱戴,建议以此为党徽,并用红色代表创新。

Q:党的名称也很特别。

A:顾名思义,我们就是期待在突尼斯建立真正的共和精神,人民享有参与管治国家的平等权利。

Q:革命后的第一次国会大选和平进行,共和议会成为第二大党,而第一大党竟是伊斯兰复兴党。在这个一直推行世俗化政策的伊斯兰国家,伊斯兰派系成为政坛主导力量,外界都感到惊讶,原因何在?

A:政党要看其政治动员能力,政治动员能力看你所拥有的资源。其实世俗化的突尼斯也是个伊斯兰国家,外界不用惊讶,最重要是权力的分配,是否以人民利益为基础。

Q:现在伊斯兰复兴党愿与两个世俗政党分享权力,组建联合政府。你认为这个联合政府是权宜之计,还是另有所图?

A:现在三大政党都各占重要职位。伊斯兰复兴运动党的Hamadi Jeballi出任总理,我们的党主席马佐基出任总统,劳动自由民主阵线的Mustapha Ben Jaafar出任国会议长。但这个联合政府不是权宜之计,我们希望可以在伊斯兰国家发展出一套新的政治体系模式。世俗政党也好,伊斯兰政党也好,我们都拥有共同的普世价值观,两者不一定敌对,而是可以合作的。

Q:可是,在其他阿拉伯国家,例如埃及,革命过后正处于民主制度建立的过程中,伊斯兰派系与世俗派系却斗争激烈,人们担心革命会让伊斯兰主义者趁机夺权。

A:突尼斯在阿拉伯世界更应扮演一个示范的角色,我们迫切想建立共容的政治模式,更何况我们正面对后革命时代的严峻经济状况。我们深知,没有稳定的政治便没有经济的发展。最重要的是革命释放出很高的民众期望,可另一方面,革命却又吓怕了不少投资者,游客也大幅减少,市面一片萧条,这可算是我们为革命付出的经济代价。如果我们不尽快走在一起,清除前政权所遗留下来的贪腐文化,改善国家经济,社会便会分崩离析,革命理想化为乌有。

Q:我去过国会,国会门前仍有一大批失业者(主要是年轻人)在抗议政府未能为他们解困。新政府对此也一筹莫展,是吗?

A:年轻人成为高失业率时代的最大牺牲者,乃是全球的现象,这归咎于过去30年生产饱和。同时,突尼斯的大学教育普及,大学生毕业即等于失业,挫败感很大。大家都知道,政府不可能一下子就解决失业问题,但联合政府已拟好增加就业的计划,承诺到2016年为这个1000万人口的国家创造59万个工作机会。

Q:怎样履行这个承诺?目前突尼斯的失业人口已接近20%,30岁以下的失业人口更高达37%。国会门前的示威者对我说,他们快饿死了,不知还可以等多久。你认为这是政府最大的挑战吗?

A:不,政府要面对的重大挑战还有很多呢!例如通胀,这令失业苦况加剧。但,在前总统本·阿里逃往国外后,我们一群经济学家察看过去的经济数据,发现很多与事实不符,都是伪造的。这令我们大为头痛,无法掌握国家的经济实况,又如何制定政策?因此,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重整经济数据

Q:过去外界一直认为,在北非地区,突尼斯的经济表现最好。本·阿里虽然独裁,但至少带领国家迈向现代繁荣之路。难道以前的繁荣景象都是幻象?

A:可以这样说,本·阿里只是在做粉饰工作,他很懂得讨好西方国家,大推世俗化政策之余,又向他们开放市场,与国际资本大做生意。但得益的都是他和他太太的家族,他们的家族垄断了国家接近80%的企业,裙带之风甚为严重。突尼斯人私下形容本·阿里政权俨如一个庞大的黑手党。国际媒体没有看到这点,又或者故意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