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财富文章 > 死海的生死困局

死海的生死困局

上一篇 作者: 来源: [686期 A24] 更新日期:2012-03-04 下一篇

很快,死海就会真正“死亡”了。12万年前,死海也出现了水位急速下降甚至是干涸的历史,再次“死亡”可能是自然的选择,但人类活动绝对是加速这一过程的最大推力。更可悲的是,将红海水引入死海的措施,看似可行却极有可能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拯救死海就这样陷入了两难境地。

站在岩石矗立的死海岸边,以色列大学地质学系的学生艾泰高举双臂不无感叹:“2007年我刚开始读博时,还能和同学们一起坐船直接从这个码头开到海里。”—在他双手够得着的位置,空悬着一个距地面约为1.5米高的废弃码头。如今这个寂寞的码头终日在距死海水面3米以上的位置晃悠。对于艾泰而言,死海的变化仅仅是少了一点游玩的乐趣而已,可是对于死海本身,这种地质变化却是生死攸关的重要信号。

死海曾经死亡?

这个位于以色列和约旦的边界的内陆湖,是世界陆地表面的最低点。由于含盐量极高,湖里和湖边的生物都无法生存,因此这个湖一直被人们称为死海。如今,不仅仅是周边的生物,就是死海本身,也面临着“真死”的威胁—过去100年来,死海的湖水总面积缩减了几乎1/3;过去50年来,死海的水平面已经降低了约30米;最近几年,死海的水平面都以每年1.2米的速度在下降—看一看这些数字,再听听科学家对于死海有可能于2050年完全消失的预测,恐怕许多人心里都会充满了担忧。

2011年年底,在一个名为死海钻孔计划的研究中,科学家从对死海湖盆中心1000米深处提取到的沉积物的分析中,确定了在大约12万年前,这个含盐极高的湖曾经彻底干涸过!这一发现在美国地球物理学联盟会议上公布后,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前科学家们仍抱着一丝希望,认为死海中只要仍含有高达34%的含盐度,就有可能阻止湖水彻底蒸发掉,但一切希冀都在这个事实面前变得如此脆弱—既然在完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在地球极端干旱的远古时期,死海都曾经干涸过,那么现在面对沿岸激增人口对水的需求,死海会不会以更快的速度再次消失呢?

实际上,死海的渐渐缩小是有自然原因的:死海地区年降雨量只有50毫米,而蒸发量却高达140毫米,这导致死海的进水量入不敷出。但客观来说更多的还是人为因素: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以色列、约旦和叙利亚截流或分流了哺育死海的约旦河,取水灌溉农田或抽取工业用水。单单是以色列一个国家就抽用了约旦河超过60%的水,导致流入死海的河流水量剧减。过去,约旦河每年都能为死海带来13亿立方米的新鲜淡水,如今早已大不如前,它供应到死海的水量剧减到原来的7%!同时,沿岸国对死海东、西岸诸如钾、锰、氯化钠等自然资源的过量开采也是罪魁祸首之一:分布在死海沿岸的公司从死海湖水中蒸发水分提取数百万吨的矿物盐,加工成肥料或做其他工业用途。死海地下盐层的溶解导致岸边陆地下沉。如今,死海沿岸已经出现了2500个深陷的地坑,就连死海周围的公路、旅馆和化工厂都有下陷危险。以色列科学家吉东·布朗伯格忧心忡忡地指出,这是死海地区生态失衡的结果,是死海将真的死掉的危险信号。

被截留的约旦河

对于死海而言,约旦河可谓是母亲河。在干旱炎热的中东区域,水一向是珍贵的。因此对于生活在其沿岸的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人来说,这条河流至关重要。为了争夺约旦河,他们之间屡起纠纷,甚至时而引发局部战争。以色列在1964年对约旦河实施截流的举动,就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1967年中东战争的导火索,而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动员全国参战的口号之一就是:“水,以色列的生命!”甚至直到现在,以色列仍禁止巴勒斯坦人在地下蓄水层开挖新井。

如今,这种冲突非但没有缓解的迹象,反而变得更加严重了。过去6年来的极端干旱气候和当地激增的人口进一步地加剧了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这三个国家的用水冲突。在约旦河的上游,以色列的MeKorot供水公司通过加利利湖,将大量约旦河水截留下来做市民生活用水和农业灌溉,而位于下游的约旦和叙利亚也不甘示弱,纷纷在约旦河上修建大坝拦水,以色列和约旦得以控制约旦河的大部分可用水。这样一来,夹在他们当中的巴勒斯坦人就成了无奈的牺牲者。

在距约旦河西岸数十英里的地方,是一个拥有4500人口的巴勒斯坦村庄,如今这个村子只能靠当地一小口地下泉过日子。冬季时,由于有降雨,这股小泉水还能勉强维持着整村人的生存,但一到滴雨不下的干旱夏季,泉水就几乎枯竭了。每到夏季,村民家里常常会连续几个月没有水可喝,只能每天通过以色列MeKorot供水公司买水。每天勉强买得起的一箱水还要给家中饲养的家畜,如羊、马喝。此外,村民们还得为牲口买饲料,因为当地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水用来种植农作物。恶性循环的是,为了能凑够买水的钱,村民们也常常会被迫廉价卖掉部分家畜。尽管普通老百姓会为自己的处境深感不平,但显然,他们却没有丝毫办法。

但离萨拉玛村庄不远的死海岸边,却是另一番场景,以色列和约旦各自在拥有死海的这一侧海岸,密集地建造了多个五星级酒店,如凯悦、卡尔顿、皇冠等。这些酒店都拥有各自所需的私人海滩。旅游旺季时,酒店常常会爆满,夜晚来临时,酒店各色灯光在死海寂静的背景下显得尤为璀璨。由于面积日益萎缩的死海离酒店原本的位置越来越远,于是相关部门甚至不惜在酒店前开凿一道长长的水渠,将北面湖盆里的“海”水引到这些豪华酒店来,以供游客疗养之用。

分属几个国家的死海沿岸中,矛盾且充满反差的这些画面,其实只是死海用水困境的一个缩影,而死海的生死困局所涉及到,正是在全球各处可见的水资源匮乏大命题。

死海重生之惑

编辑: